刘杰杨杨的“盼”——我兴趣盎然地欣赏杨杨的京剧专场

author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对花枪》选场、《李逵探母》,我一瞧这戏码儿,决定坐头一排,看杨杨的情感表达如何。
2023年7月28日,“杨柳风”这里有戏—国家京剧院“百日集训”拔尖人才折子戏专场演出在梅兰芳大剧院小剧场开锣,优秀老旦演员献艺者是杨杨。剧场门口十个花篮左右排列,大幅剧照引人注目,不少年轻观众走入剧场,有的还捧着花来,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杨杨扮演的姜桂芝是微笑出场的,在《对花枪》前边的戏中,她得知丈夫罗艺在瓦岗寨,引发思念与见面的,深情地唱起了108句这个大段,表达了深深的盼夫之情。“我自幼随父把花枪练”唱罢掌声四起,响过出场时的“碰头好”。这一大段如小自传一般的唱,让观众深入地了解了女主人盼夫之情,感受到姜桂芝为人之妻的浓烈情感。
在以前观众心中,老旦演员是拄着棍子唱,有时是合着眼扮盲人唱,这折《对花枪》不是如此。我注意到杨杨的面部表情,唱到当年提亲事的时候,一副青春少女的羞涩上了面颊,“花枪结缘做了好夫妻”又是满脸的幸福模样。罗艺征战离家,妻子难舍难离,“痛断肠”的唱,拖腔低回凄美,“盼夫郎”排比句的唱,一句深入一层。此时,杨杨已经深度化为姜家集的姜桂芝,“盼”在她的唱腔,表演,特别是眼神中充分表达出来,引观众也期盼她们夫妻团圆。只见杨杨凝视着二人习武结缘的旧花枪,在伴唱声中缓缓踱步,思念、盼望、更为强烈,内心世界通过做表告之观者。唱腔转入快节奏,以“喜洋洋”挑高收尾,观众席上掌声雷动。感情的转化在儿孙告之罗艺否认发妻,晴天霹雳,令桂芝如棒击头颅,爱之深,盼之切,恨之加码,决定交战,甩水袖,展现花枪女王之英武、果断之威,后边的剧情下回分解,吸引戏迷买票看全本戏。这时我有点遗憾,但我也如桂芝一般地盼,她盼夫部,我盼杨杨演全剧。因为杨杨的盼之情让我感动,做戏成功。
《李逵探母》要拄棍合着眼来表演,看眼神不重要了,要听唱念,看身段。由于长子李达不孝反而老母,李老太加倍思念离家十几年的二子李逵,“乖孩子你回来吧,看一看你瞎眼的老妈妈”,唱得情深意切,让人湿了眼眶。这出戏的情感变化先是在李达恶行时,表现出李母的惨痛、失望与愤怒,追李达而去的跪蹉步以及拄棍而起的艰难过程,尽显窘境与无奈,后是在李逵到来时的爆发。我还感到欣赏杨杨在戏中的唱腔是一幸事,“大不该打伤人把大祸闯下,”接下来的“难以还家”,得知李逵来临时一句“铁牛孩儿回家转”,更是表达盼儿心切,喜出望外的情感,唱得高亢入云,令人震憾,收获了滿堂喝彩。再看杨杨的表演,当李逵念起“打花巴掌嘚正月正,老太太爱看莲花灯”,杨杨甩掉拐棍,蹉步向前,抱住爱子,抱头相拥之时悲喜交汇俨然一发大号。为人母,为人子,看至此处,无不动容。杨杨在这出戏中的“盼”,以团聚结束。这种盼望与姜桂芝的盼望有所不同,探母是老人苦挨中盼,对花枪是喜悦中盼,探母为情,桂芝是夫妻情,同样的盼,将人类的情感抒发一片,展示戏曲艺术的魅力。这两出戏为一个专场演出,对演员是个考验,可喜的是杨杨的“答卷”很棒,把“盼望”大写在舞台之上,用唱念做表把两位女性,一位中年,一位老妪,一位武艺超群,一位盲眼母亲不同之盼表现得层次分明,有同有异,是为演员的功力。
杨杨是中国戏曲学院硕土研究生,曾师承多位老旦名家,擅演《洪母骂畴》《目莲僧救母》《望儿楼》《杨门女将》等多出剧目,又参加过文旅部、北京市文化艺术基金项目和中央电视台等举办的多项活动,专场演出上的两出戏得到了京剧表演艺术家袁慧琴亲授,也获得了观众的好评,谢幕时,观众大呼“再来一段”,杨杨面对七,八位献花者和全场观众,加唱了《钓金龟》“叫张义”一段,结束了专场演出。
早年老辈人管进戏园子叫“听戏”,谁说“看戏”谁是外行。如今时代发展了,戏要听,也要看,表、做、舞也与唱念一样重要。杨杨这两出戏是唱功的,但她把两个女主人公的“盼”演绎得很完美,引人动情入戏是为成功。
姜桂芝有盼,李母有盼,我作为老戏迷也有盼,盼着欣赏杨杨的大戏。

 

摄影:刘伟 刘泽 李津津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