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京剧流派的继承与发展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觉得,流派首先要继承,怎么叫继承呢,京剧讲究“口传心授”,老师要手把手的教,徒弟要认真的学。学的过程中,不要走样。没经老师教、或者师父去世后,学生才演出的,不能算是继承。

实际教学的过程,很难。老师的条件是这样的,徒弟的条件是那样的,所以,老师怎样教,是个学问。四个字:因材施教。师父要无私。学生有无悟性、是否勤奋、是否热爱这行,也很重要。如果教不得其法,学不得其道,不会有效果,师徒还会不愉快。当年,一位名家给说《太平桥》,教完,让学生走一下,效果就是不行,一遍又一遍反复,师徒都尴尬了,最后师娘出来打个圆场,师徒才有台阶下。所以说,教学很难。因为难,很多学生就不愿意和老师学,拜师就是挂名而已。学戏,应该不断努力。学了,不等于会了;会了,不等于好了;好了,不等于精了;精了,还要精益求精。就继承来说,现在有人做了一辈子,还没有做好。过去老先生们艺术好,一个字:饿。不努力就挨饿。现在的条件太好了,努力的就少了。继承做不好,何谈发展呢?

发展:什么是发展呢,有一种原因是前辈的艺术特点中有些不适合自己,适前辈本人,后人在实践中加一些

发展创新的人,开始的时候一定遭一些非议,谭鑫培先生、梅兰芳先生、马连良先生等,他们的改革,当时都受一些非议,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大部分观众还是认可的。哪一种艺术都不可能让全部的观众认可,争取到大部分就很理想了。

发展、改革,要扎实的继承,充分地理解流派的精髓,并掌握。起码得在台上演10年,然后再排自己的戏,再谈发展,而且还是要以老戏为主,多演老戏,自己的新戏为辅,不断体会,不断改正。还有一点很重要,不要毫无思想地盲目迎合,迎合观众、迎合领导、迎合大赛,要用自己的艺术征服观众,京剧的魂不能丢,不能变成话剧京唱。

应该不应该创新呢?我觉得应该。张君秋先生,聪明、勤奋,天时、地利、人和俱占,王派、梅派、程派、尚派的戏都唱过,最后,诞生了张派。他不创新,就不会有张派。程砚秋,不创新就不会有程派。继承的很牢固了,再创新是可以的。程砚秋晚年和杨宝森灌制《武家坡》的唱片,还在研究,还在改。

但是,我不赞同盲目的改革创新。现在有好多演员,没演几年传统戏,就排新戏,得了M奖B奖,为了获奖而排新戏,就不是发展。四大名旦得过什么奖?排戏是为了演出,得有票房,让观众喜欢去看你的戏。我不知道现在的新戏的生命力能维持多久。推广京剧艺术我觉得应该以传统剧目为主。

张火丁老师的一些新戏就立住了,《江姐》、《白蛇传》,大家都爱唱。特别是《白蛇传》,前辈那么多名家都唱出来了,这戏能立住不容易。改革创新是很难的事,首先演员要有能力、有胆识、有团队。编剧,作曲,舞美,道具,服装,表演,方方面面,都要优秀,你的新戏才能立住。创新,要有真才实学,有良好的传统戏基础,要让观众认可,要有票房。没人看,就失败了。知名度也很重要,一些观众就是奔着演员去的。排新戏还要有良好的心态,受得了非议,不管这非议出于什么目的,是不是正确的,都要顶得住。采纳正确的意见,不断改正。观众认可、喜欢,有票房,广为传唱,就是证明,就是成功。

继承一个流派,要正确理解这个流派,继承不是复制。每个人条件都不同,想和流派创始人完全一样,绝不可能。怎样继承?程砚秋曾对江新蓉说:“只要气口、润腔、字头、字尾能按我的方法,就是程派。千万不要硬憋着嗓子学我,现在我年纪大了,一不小心露出喉音,你千万别学我的毛病。”所以,要正确理解流派,领悟流派的精髓,体会流派的特点,形似,更求神似。“学我者生,像我者死”。要学习一个流派的优点,而不是过分夸大其所谓的“特点”,甚至去学毛病。毛病易学,优点和内在的神髓,难学。流派的特点绝不是一些“大舌头”、“哑嗓子”、“闷吼”“云遮月”等外在的东西,学习中着意放大了这些,就是缺点、。侯宝林的相声,好就好在学优点,不。学优点,难。

继承流派,要全面。这是个美好的愿望。但现在是不可能的了。程派为例,程砚秋去世,一些戏就失传了,程砚秋的也是没见过的。后人就无法继承了。其他流派也同样。每个流派就只剩那么一、两出戏了,已无法恢复原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