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紫钗记·折柳》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紫钗记·折柳》剧本唱词

角色

霍小玉:五旦
李益:冠生
浣纱:贴旦

剧情

唐诗人李益先与已故郡王之女霍小玉相好,后来从军有功,别娶他姓,霍小玉抑郁而亡。

注释

出自明汤显祖所撰《紫钗记》传奇,是一个悲剧。
《紫钗记》流传演唱的唯此《折柳、阳关》,在原本中是一个折子,后世改题为两出。曲文典雅深奥,颇不易解,而旋律缠绵悱恻,很具特色,是小冠生与闺门旦的唱功戏。

京剧《紫钗记·折柳》剧本唱词

(众人随中军同上。)
中军(白)马来。 

众人(同金钱花)渭城今雨清尘,清尘。

轮台古月黄云,黄云。

催花羯鼓去从军。

枕头上,别情人;

刀头上,做功臣。

中军(白)俺乃玉门关外刘节镇老爷麾下领兵骁将是也。只为土番征战河西,军中少一记室,命新科状元李老爷为参谋,着俺领兵迎接。

众将!

众人(同白)有。

中军(白)速往灞桥伺候!

众人(同白)吓!

(同金钱花)枕头上,别情人;

刀头上,做功臣。

(中军、众人同下。浣纱引霍小玉同上。)
浣纱(白)车来。

霍小玉(金珑璁)春纤余几许?

绣征衫亲付与男儿。

河桥外,香车驻,

看紫骝开道路。

(白)奴家只为李郎,仓促西征,因此禀过母亲,往灞桥送别。

浣纱(白)启郡主:前面已是灞陵桥了。

霍小玉(白)咳!哪里是灞陵桥,分明是一座消魂桥也!

浣纱(白)老爷尚未到来,请郡主歇息片时。

霍小玉(白)有理。

(浣纱、霍小玉同下。众人喝道引李益同上,书童随上。)
李益(念)旌旗日暖散春寒,洒湿沙场泪不干。花里断肠人一刻,明朝相忆路漫漫。

(白)下官李益,名魁春榜,官拜翰林,奉旨往西镇参军,只为军情紧急,火速起行也。

(众人同喝道。)
李益(点绛唇)逞军容出塞荣华,

这其间有喝不倒的灞陵桥跨。

接着阳关路,

后拥前呼。

(浣纱上。)
浣纱(白)老爷请住马,郡主在此送别。

书童(白)老爷,郡主拉笃送别哉。

李益(白)咳!

(点绛唇)百忙里陡的个雕鞍住。

(白)吩咐暂住头踏。

书童(白)吓!嘚,暂住头踏。

(众人同允,同下。霍小玉上。)
霍小玉(白)吓李郎。

李益(白)夫人。

(念)出门何意向边州,

霍小玉(念)匹马今朝不少留。

李益(念)极目关山何日尽,

霍小玉(念)断肠丝竹为君愁。

李益(白)咳!

霍小玉(白)吓李郎,今日虽是荣行,难教妾不悲怨。此是灞陵桥,妾待折柳尊前,一写阳关之思。

李益(白)多谢夫人。

霍小玉(白)浣纱看酒。

浣纱(白)有酒。

霍小玉(白)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