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与甜 -往事钩沉-菊坛文萃-戏曲艺术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刊登在36期《北京戏剧报》《轰动梨园界的一桩奇冤命案》一文,介绍了我父亲刘汉臣早年被军阀褚玉璞杀害的前后经过。看完之后,那隐埋在我心里的辛酸苦水又涌上心头。

我父亲为人正派,性情耿直。他受到当时进步文艺的影响,与一些进步艺人如欧阳予倩先生等同台演出过《打渔杀家》等戏。他被杀害时,我母亲正怀着我。父亲被害后不久,家里两次遭到褚玉璞手下兵痞们的抢掠,价值约三千银元的家产被洗劫一空。

 

我生下地后还未满月,全家就被赶出了天津,母亲逃到外婆家里。祖母带着我,雇了一条小船连夜漂泊南下。老祖母怀中紧搂着我坐在船头,盛敛着父亲尸首的棺材停放在船尾。情景真是凄惨之极!我们一路风雨凄苦地来到大上海。好歹托人将父亲葬在了万国公墓。那以后,我和母亲失去了联系。我七岁学戏、九岁登台,过早开始了体尝人间的艰苦生活。那时,常有一位穿着竹青大褂的中年人来看望我,他让我喊他“干父”,还教了我《女起解》等几出戏。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欧阳予倩先生。

 

解放后,我到杭州进了剧团。一九五八年,梅兰芳先生率剧团南下演出,途经杭州,在刘连荣先生的帮助下,我找到了失散三十多年的生身母亲,全家终于团圆了。。。

我现在艺术学校教学,我决心尽园丁的职责,为培养文化事业的人材努力做出微薄的贡献。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