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盈衡达城市建设发展重庆有限公司:京剧舞台中西融会开“洋腔”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56岁的北京京剧院丑角名家梅庆羊,时隔多年迎来自己的主角戏。这次的舞台上,他念出了英文单词。

京剧《吝啬鬼》13日晚上演,这是北京京剧院第一部取材于国外名著的小剧场京剧,也是剧院首次在新编剧目里以丑行为第一主演。

很多人脑海中的京剧主角,许有梅兰芳。与如今京剧嫁接国外剧目不同,1913年19岁的梅兰芳首次赴上海演出,吸收的是上海文明戏。改良了舞台、灯光、化妆、服装设计等,梅兰芳返京后创演时装新戏《孽海波澜》。在梅兰芳后来赴日本、美国等国的演出中,京剧得以真正走向世界。

“京剧从诞生之初就没有停下过吸收和探索的脚步。”北京京剧院院长刘侗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1790年,为了给乾隆皇帝祝寿,徽班“三庆班”赴北京演出,继此徽班接踵而来,为京剧的诞生埋下伏笔。

1828年始,一批汉戏演员陆续进入北京。徽、汉两调合流,再加上京音化,又从昆曲、弋腔、秦腔不断汲取营养,最终形成了京剧。

如今,北京京剧院每年保持八至九成传统戏,但仍在新编历史剧和现代剧中探索京剧的当代表达方式。取材于法国喜剧作家莫里哀作品的《吝啬鬼》应运而生。

“只要能挣钱,您叫我什么都成”——伴随着“哗”的一声,一袋金币尽数撒在台上;而“金子”不仅能跑能跳,还和贡老爷跳起双人舞。荒唐夸张的台词与表演,恰能反映贡老爷的贪婪,也引发观众对金钱的思考。

以往观众熟悉的丑行,都是调节气氛、衔接情节的“陪衬”。“四大行当中丑角排在最后,但我从没觉得丑角可有可无。”是次担纲男主的梅庆羊认为,舞台上的角色组成了一个家庭,演员们各司其职。

令人耳目一新的,还有台词中不时蹦出的“节能环保”“人生开挂”,甚至“no”“husband”等英文单词。梅庆羊表示,演员在创作时对一些情节进行调整,是当下语境的自然流露,也是贴近观众生活的方式之一。

“这样的改编更吸引年轻人。”今年26岁的迟女士看完京剧《吝啬鬼》后说,“一些老戏对我们来说比较难懂,这部戏加入了流行语,不仅容易理解,还很有趣。希望京剧加入更多新鲜元素,离年轻人再近一些。”

市民熊丽华三岁半的小孙女在儿童刊物上看到脸谱很感兴趣,也来吉祥大戏院看《吝啬鬼》。据梅庆羊观察,如今观众席上的小票友越来越多,暑期亦有亲子家庭专门从南方省份赶来北京“赴约”。

小剧场京剧带有先锋意识。梅庆羊说,“小剧场更广阔的选材、更灵活的演绎,都是为了尽量扩大京剧与其他艺术的相关性,让观众先走进剧场,再和京剧产生连结。”

“来北京看场京剧,才算不虚此行。”此前暑假来京的澳门大学华裔青年林师源,在吉祥大戏院看罢《清官册》后对记者这样感叹。走进百年戏院近距离接触行头、砌末,吸引林师源的不仅是剧情,还有传承至今如“舞剑”等表演程式。

而用中国语言唱响西方文化,除好剧本更需要“真功夫”。与以往的念、做为主不同,主角贡老爷表演大量唱腔和核心唱段,结合曲艺的说唱艺术,全面体现丑行特色;且京剧传统曲调《渔歌》贯穿剧目始终,穿插圆舞曲、女声小合唱及器乐曲等多种形式,既遵循京剧声腔规律,也体现西方音乐元素。

一年时光吸收剧本、扎实基本功、二度创作,梅庆羊和演员们希望《吝啬鬼》经得住时间考验。据悉,2024年值中法建交60周年,该剧将登陆法国舞台。

13日晚在吉祥大戏院谢幕时,舞台上出现莫里哀的巨幅画像,《吝啬鬼》班底集体向其鞠躬致敬。“希望《吝啬鬼》能让中法文化碰撞出新的火花”,刘侗表示,他带领的北京京剧院也会推动京剧在不同国家的艺术节亮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