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赤桑镇》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赤桑镇》剧本唱词

角色

包拯:净
吴妙贞:老旦
家院:老生
王朝:净
马汉:净
张龙:老生
赵虎:净

剧情

包拯立铡包勉,并令王朝合肥下书告知嫂娘吴妙贞。吴妙贞见信,气急,立即去找包拯,大骂负义。包拯晓之以理,劝说嫂娘,并许诺给吴妙贞养老送终。吴妙贞申明大义,以酒勉包拯为百姓要公而忘私。叔嫂冰释如初。

京剧《赤桑镇》剧本唱词

【第一场】
王朝(内白)马来! 

(王朝手持马鞭上。)
王朝(念)合肥下书信,面交吴夫人。

(白)只因我家大人在长亭之上铡了包勉,又恐吴夫人怪罪。为此修书一封命某去至合肥,面交吴氏夫人,就此马上加鞭。

(王朝下。)
【第二场】
(吴妙贞上。)
吴妙贞(引子)桑榆暮年,喜我儿,欢乐堂前。

(念)苍松翠柏耐霜秋,萱草堂前乐无忧。幸喜安居身康健,有儿戏彩复何求?

(家院暗上。)
吴妙贞(白)老身吴氏妙贞。先夫早年去世,膝下一子,名唤包勉,曾为萧山县令,不知何故,唉!被解职回家。兄弟包拯,官居龙图阁大学士,闻得他要往陈州放粮。也曾命我儿包勉去往长亭与他饯行,他叔侄见面,也好倾诉衷肠。正是:

(念)久别又重逢,叔侄表衷情。

(王朝上。)
王朝(白)来此已是。

里面有人么?

家院(白)做什么的?

王朝(白)烦劳通禀:开封府王朝求见老夫人。

家院(白)请稍待。

启禀太夫人:开封府王朝求见。

吴妙贞(白)唤他进来。

家院(白)是。

太夫人唤你,随我进来。

王朝(白)是。

小人王朝,参见太夫人!

吴妙贞(白)罢了。你家大人今在何处?

王朝(白)现在赤桑镇馆驿之中。

吴妙贞(白)不侍奉你家大人,到此何事?

王朝(白)奉了我家大人之命,前来下书。

吴妙贞(白)啊?我也曾命我儿包勉去往长亭,与你家大人饯行,难道他叔侄二人不曾见面么?

王朝(白)已然见面。

吴妙贞(白)既已见面,还与我下的什么书信哪?

王朝(白)启禀太夫人:少公子他……

吴妙贞(白)他怎么样?快些讲来。

王朝(白)现有我家大人书信在此,太夫人一看便知。

吴妙贞(白)待我看来。

(念)上写包拯多拜上,拜上嫂娘吴妙贞。弟往陈州把粮放,叔侄相逢在长亭。

包勉初任萧山县,贪赃枉法害黎民!国法条条难容忍,铜铡之下断尸身!

(白)哎呀!

(吴妙贞晕坐椅上,信落地。)
王朝、
家院(同白)太夫人醒来!

吴妙贞(西皮导板)我心中似刀绞肝肠痛断,

(叫头)包勉!姣儿!哎,儿呀……

(西皮散板)叹我儿铜铡下死得可怜!

怪包拯全不念叔侄情面,

(哭)我的儿呀!

(西皮散板)去找那负义人报仇伸冤。

(白)家院,吩咐车辆伺候!

王朝(白)太夫人,去不得!

吴妙贞(白)休得多口!

(家院搀吴妙贞同下。王朝追下。)
【第三场】
(张龙、赵虎同上,包拯上。)
包拯(西皮三眼)恨包勉他初为官贪赃罔上,

在长亭铜铡下丧命身亡。

命王朝下书信合肥县往,

嫂娘亲闻凶信定要悲伤。

闷悠悠坐馆驿心中惆怅,

(马汉上。)
马汉(白)启禀相爷:吴氏夫人来到赤桑。

包拯(白)呀!

(西皮散板)嫂娘亲为此事来到赤桑。

(白)随我出迎!

(张龙、赵虎自两边分下。王朝扶吴妙贞急上。)
包拯(白)嫂娘!

吴妙贞(白)好奴才!

(西皮小导板)见包拯怒火满胸膛!

包拯(白)嫂娘!

吴妙贞(西皮快板)骂声包拯负义郎!

我命那包勉长亭往,

与你饯行表衷肠。

谁知道你把那良心丧,

害死我儿在异乡。

有何脸面你活在世上?

快与我儿把命偿!

包拯(白)嫂娘!

(西皮散板)嫂娘年迈如霜降,

路远奔波到赤桑。

包勉他初任萧山县,

(西皮快板)贪赃枉法似虎狼。

小弟居官法执掌,

岂能坐视负君王?

叔侄之情何曾忘,

怎奈这王法条条……

吴妙贞(西皮快板)你昧了天良!

国法今在你手掌,

从轻发落又何妨?

包拯(西皮快板)弟也曾前思后又想,

徇私舞弊犯王章。

吴妙贞(西皮快板)手摸胸膛你想一想,

我是包勉他的娘。

包拯(西皮快板)还望嫂娘多体谅,

按律严惩法制伸张。

吴妙贞(白)住口!

(西皮二六板)你休要花言巧语讲,

恩将仇报负心肠。

想当年嫂嫂将你来抱养,

衣食照料似亲娘。

你与那包勉俱一样,

(西皮快板)长大习文章。

龙虎之年开科场,

高榜得中伴君王。

到如今做国法执掌,

你不该铡死包勉丧尽天良。

我越思越想气往上撞!

包拯(白)嫂娘!

吴妙贞(西皮摇板)你是个人面兽心肠!

包拯(白)嫂娘啊!

(西皮散板)劝嫂娘息雷霆弟有话讲,

且落座细听我表叙衷肠。

(白)嫂娘啊!恩嫂!小弟自幼被爹娘抛弃,多蒙兄嫂抚养。如今养育之恩未报,谁知包勉贪赃枉法,国法难容,私情难佑。还望嫂娘宽恕小弟!

(二黄二六板)自幼儿蒙嫂娘训教抚养,

金石言永不忘铭记心旁。

前辈的忠良臣人人敬仰,

哪有个徇私情卖法贪赃。

到如今我坐开封国法执掌,

杀赃官除恶霸伸雪冤枉。

未正人先正己人己一样,

责己宽责人严怎算得国家栋梁。

小包勉犯王法岂能轻放,

弟若徇私,上欺君,下压民,败坏纪纲,我难对嫂娘!

吴妙贞(二黄原板)听包拯一席话暗自思想,

他忠心秉正、共而忘私,方算得盖世的忠良。

恨我儿他不该贪赃罔上,

按律条铡包勉理所应当。

怎奈我失却了终身靠养,

(白)罢!

(二黄散板)倒不如我碰死在赤桑!

王朝、
马汉(同白)使不得!使不得!

包拯(白)呀!

(二黄散板)见嫂娘只哭得泪如雨降,

纵然是铁面人也要心伤。

劝嫂娘息雷霆,你从宽着想,

吴妙贞(哭)儿呀……!

包拯(白)孝巾伺候!

嫂娘呀!

(二黄碰板)劝嫂娘,休流泪,你免悲伤,养老送终弟承当,百年之后,弟就是戴孝儿郎。

(二黄散板)今日事望嫂娘将弟宽放,

我还要去陈州赈济灾荒。

(白)嫂娘,宽恕小弟吧!宽恕小弟!

(马汉接孝巾下。)
吴妙贞(二黄散板)小包拯他把那赔情的话讲,

句句话感肺腑动人心肠。

为黎民不徇私忠良榜样,

万不该责怪他我悔恨非常!

叫王朝,

王朝(白)有。

吴妙贞(二黄散板)你与我将酒斟上,

王朝(白)是!

吴妙贞(二黄碰板三眼)表一表为嫂我这一片心肠。

(二黄原板)此一番去陈州去把粮放,

休把我吴妙贞挂在心旁。

饮罢了杯中酒起身前往,

为百姓公废私理所应当。

包拯(白)好嫂娘!

(西皮快板)嫂娘亲她把那真情话讲,

肺腑言感天地荡气回肠。

明是非主正义贤良高尚,

劝包拯爱黎民永做忠良。

深施礼谢嫂娘恩高义广!

(西皮散板)小弟我放粮回,我孝敬嫂娘。

(包拯扶吴妙贞同下。王朝、马汉同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