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牡丹亭·叫画》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牡丹亭·叫画》剧本唱词

角色

柳梦梅:巾生

剧情

书生柳梦梅,寄居梅花观中,病后偶游废园,于假山石下,拾得一幅美人画像,带回寓所,展玩赞叹,为之倾倒不已(此画实乃杜丽娘之像)。

注释

此剧是出巾生的独脚戏,唱念、做表,极为细腻,必须揣摩神情,曲曲传出,方为合适。

京剧《牡丹亭·叫画》剧本唱词

(柳梦梅上。)
柳梦梅(白)待我展开,观玩一番。 

(二郎神)能停妥,

这慈容只合在莲花宝座。

咦,为甚独立亭亭在梅柳左?

吓,不栽紫竹,边傍不放鹦哥。

(白)原来不是观音。哪!

(二郎神)只见两瓣金莲在裙下托。

(白)吓,是尊嫦娥!吓,又不像吓!我想既是嫦娥呵!

(二郎神)并不见祥云半朵。

嗳,也非是嫦娥。

(白)既不是观音,又不是嫦娥,喂,难道人间女子不成?

(二郎神)吓哈哈哈!这画蹊跷,

教人难揣难摩。

(白)呀呸!只管胡思乱猜。看帧首之上,有小字数行,待我看来。

(念)“近睹分明似俨然,远观自在若飞仙。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

(白)吓!原来人间女子的行乐图。吓!何言不在梅边在柳边呢?啊呀,真乃奇哉怪事也!

(集贤宾)蟾宫哪能得近她?

(白)唔,

(集贤宾)怕隔断天河。

(白)美人,你有此容貌,怕没个好对头,为甚傍柳依梅去寻结果?

(白)想天下姓柳、姓梅的,却也不少,偏偏小生么,叫做柳梦梅。若论起梅边,小生是有份的;那柳边么,啊呀呀呀,也是有份的㖸!

(集贤宾)喜偏咱梅柳停和。

(白)看这美人,有些熟识得紧,曾在哪里会过一次的,怎么一时再也想不起?

(集贤宾)我惊疑未妥。

(白)吓,

(集贤宾)似曾向何方会我。

(白)吓,我想起来了!记得去春,曾得一梦,梦一大花园,梅树之下,立着一位美人么,喏喏喏,就是她。她说柳生吓柳生,与俺有姻缘之分,发迹之期。喂,美人可是你说的?是也不是?阿呀是也不是吓!

(集贤宾)你休见左,

敢则是梦中真个?

(白)唔!待我仔细认她一认,唵!看这美人,半枝青梅在手,却似提掇小生一般。

(莺啼御林)她青梅在手诗细哦,

逗春心一点蹉跎。

小生待画饼充饥,

姐姐似望梅止渴。

她未曾开半点么荷。

咦!她含笑处朱唇淡抹。

(白)哈哈!看这美人,这双俊俏的眼睛,只管顾盼着小生。小生走到这边,喏喏喏,她也看着小生。待我走到那边,咦咦咦!哈哈!她又看着小生。啊呀美人!你何必只管看着我,何不请下来相叫一声?吓美人,请吓,请请请吓!呀呸!柳梦梅呀,你好痴也!

(莺啼御林)晕情多,

如愁欲语只少口气儿呵!

(白)小娘子,你画似崔徽,诗如苏蕙,行书逼真卫夫人也。小生虽则典雅,怎及得小娘子万分之一?蓦地相逢,不免步韵一首:

(念)“丹青妙处欲天然,不是天仙即地仙。”

(白)唔,地仙,竟竟竟是地仙!哈哈!

(念)“欲傍蟾宫人近远,恰如春在柳梅边。”

(白)岭南柳梦梅熏沐敬和。吓小娘子,这是小生的拙作,少不得么,还要请教,啊呀,还要请教㖸!

(簇御林)她题诗句,声韵和,

猛可的害相思颜似酡。

(白)啊,不是这等,待我狠狠的叫她几声。喂美人!小娘子!小姐,啊呀,我那姐姐吓!

(簇御林)向真真啼血你知么?

(白)莫怪小生,

(簇御林)我叫,叫得你喷嚏一似天花唾。

(白)咦!下来了。

(簇御林)嗳,动凌波。

(白)请坐㖸。

(簇御林)盈盈欲下,

(白)呀呸!

(簇御林)全不见些影儿哪。

(白)吓小娘子,小生孤单在此,少不得将小娘子的画像,做个伴侣,早晚么,玩之,叫之,拜之,赞、赞、赞之!

(尾声)俺拾得个人儿先庆贺。

敢柳和梅有些瓜葛?

美人吓!

只被你有影无行盼煞我。

(白)吓小娘子,这里有风,请到里边去。唷,小娘子是客,自然小娘子先请,小生么,随后。唵,请吓!请请请吓!阿呀来㖸!哈哈哈!

(柳梦梅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