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大闹天宫》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大闹天宫》剧本唱词

角色

孙悟空:武生
李长庚:老生
玉帝:老生
李天王:净

剧情

孙悟空到龙宫借用兵器,龙王对他十分藐视,骗他去搬定海神针铁。不料孙悟空神通广大,把定海神针铁变为称手的兵器金箍棒。龙王悔恨,到天宫恳求玉帝捉拿孙悟空。李长庚献策招抚。把孙悟空骗到御马监养马。孙悟空识破秘密,大闹御马监,返回花果山,树立起“齐天大圣“的旗号。李长庚再上花果山,假意请他赴会蟠桃宴。孙悟空来到天宫,从仙女口中得知蟠桃宴并未邀请于他,一怒之下,大闹瑶池,饱吃金丹。玉帝派二郎神捉拿孙悟空,因他食用金丹,已变成钢筋铁骨,刀枪不能伤身。玉帝又把他送到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用火烧炼。结果,孙悟空仍然活跃地跳出炉来。天宫集中兵力,在李天王率领之下,和孙悟空大战。最后被机智而勇敢的孙悟空打得大败。孙悟空在众小猴欢呼簇拥之中,高唱凯歌,胜利回山。

注释

一九七七年九月中国京剧院一团复排此剧,此剧本为翁偶虹为谷春章重新修改。

京剧《大闹天宫》剧本唱词

【序幕】
(花果山。众猴送孙悟空入海借宝。)
众猴(内同唱)保卫花果山, 

穿海入龙潭。

龙宫求借宝刀銛,

横扫强梁除隐患。

春风暖水帘,

豪气焕灵岩。

愿大王乘兴而去得意返。

(孙悟空跳到更高的山头上,拱手而别,翻下。水声。灯暗。)
【第一场】
(龙宫。幕启。众水族跳水旗舞引敖广同上。敖广饮宴。龟丞相侍立。虾将上。)
虾将(白)启禀龙君:花果山水帘洞天生大圣孙悟空来拜。

敖广(白)呃!本爵安居东海,从不认得什么天生大圣,传旨不见!

蟹将(内白)报!

(蟹将急上。)
蟹将(白)孙悟空闯进龙宫来了!

敖广(白)啊!

(敖广惊立。)
孙悟空(内哪吒令)啊哈穿——

(孙悟空翻上。)
孙悟空(哪吒令)穿波涛汪洋,

翻波涛汪洋,

分水越宫墙。

见玳瑁珊瑚光摇荡,

水晶宫真明爽,

俺只待呼虾问蟹见龙王。

借问龙王何在?

虾将、
蟹将(同白)这就是我家龙君!

孙悟空(白)龙王请了。

敖广(白)野客何来?

孙悟空(念)三星洞中得道,花果山上称王。你我铁桥相界,入水来拜街坊。

(敖广傲慢。)
敖广(白)哼!

(念)与你夙无来往,擅闯龙宫猖狂!

孙悟空(念)某有小事求助,何用虚礼文章?

(敖广大剌剌。)
敖广(念)何事求助于我?

孙悟空(念)乞借宝器干将。

敖广(白)要它何用?

孙悟空(念)只因山魈木怪,勾结一伙成帮。妄想毁灭我寨,把我子孙杀伤。

敖广(念)就该迎敌对垒,

孙悟空(念)奈无称手刀枪!若蒙赐借宝器,一举扫灭强梁。

(敖广得意。)
敖广(白)嗯!

(念)你到龙宫借宝,算你造化荣光。只怕重器难举,

孙悟空(念)何妨试在当场。

敖广(白)这个……好!

虾、蟹二将,把那三千六百斤的通灵宝刀抬上来!

虾将、
蟹将(同白)啊——

(虾将、蟹将同抬大刀。)
敖广(白)你且试来。

孙悟空(白)这……

(孙悟空不屑一视地拿起大刀,舞动几下。)
孙悟空(白)嗳!不称手!

敖广(白)你有多大膂力,出此狂言?

孙悟空(白)轻得很!

敖广(白)嗯!

(敖广不忿。)
敖广(白)好!把那七千二百斤的方天画戟抬上来!

虾将、
蟹将(同白)啊。

(虾将、蟹将同抬画戟。)
敖广(白)你再试来!

孙悟空(白)待俺试来。

(孙悟空舞画戟,舞到酣处,戟折数段。)
孙悟空(白)哎呀呀,不中用的东西!

敖广(白)啊?七千二百斤的方天画戟,还不中用,你这野客,也忒狂傲了!

孙悟空(白)俺老孙天生神力,等闲之物,难称我手。

(敖广怒。)
敖广(白)龙宫无有了!

孙悟空(白)嘿嘿!可怜你这堂堂海藏,竟无俺老孙用武之器,倒叫俺好笑啊,哈哈哈……

(敖广恼羞成怒。)
敖广(白)嗯!

龟丞相(白)啊——龙君……

(龟丞相凑过去,附耳低语。)
龟丞相(白)那定海神针……

敖广(白)噢、噢、噢。孙悟空!俺海藏有一定海神针,乃禹王治水之时,镇定海底之宝,从古至今,无人动得。老夫有意奉送,只怕你也动它不得。

孙悟空(白)俺若动得它呢?

(敖广负气。)
敖广(白)俺就送与你用!

孙悟空(白)一言出口?

敖广(白)决不反悔。

孙悟空(白)好!海藏一观。

敖广(白)带路海藏。

(起音乐。换海藏景。定海神针光芒四射。)
敖广(白)你来看,这就是定海神针!

(光、声效果。)
孙悟空(鹊尾犯)觑着伊——泛霞光烛天高,

似砥柱撑海礁。

说什么定海神针,

亘古无人动摇。

俺怪他——

(孙悟空摇动神针。声光效果。)
孙悟空(鹊尾犯)有些碍手碍脚,

俺叫他——

(孙悟空用力摇动神针,使神针缩小。)
孙悟空(鹊尾犯)节节矮,寸寸消,

变一个如意棒儿,能大能小。

(孙悟空将神针缩成金箍棒。兴极而舞。孙悟空大舞金箍棒。敖广、众水族看得眼花撩乱,心惊胆颤。敖广在孙悟空舞棒中夹白。)
敖广、
众水族(同白)好大神力!好力!神力无穷!法力无边!

(孙悟空舞至兴尽,把金箍棒变为寸针,藏于耳内。)
孙悟空(白)哈哈哈……倒是个称手的兵器,多谢了!

(敖广一把扯住孙悟空。)
敖广(白)哎呀大圣呀!神针离位,海底动摇,我这龙宫就不安宁了!请大圣赐还于我,再奉它宝。

孙悟空(白)呀呸!你有话在先,怎能言而无信?

敖广(白)我量大圣,动他不得,一时戏言,与你做耍。

孙悟空(白)啊?俺老孙岂是你们做耍的么?

敖广(白)恕我糊涂冒犯,食言有愧。

孙悟空(白)恕我认真从事,却之不恭。

敖广(白)你还是不还?

孙悟空(白)不还便怎么样?

敖广(白)这个……撞钟擂鼓!

(虾将、蟹将同撞钟擂鼓。〖急急风〗。敖钦、敖顺、敖闰各执兵器引众水族同上。)
敖钦、
敖顺、
敖闰(同白)大哥何事惊慌?

敖广(白)妖猴无礼,抢走定海神针!

孙悟空(白)住口!分明你言而无信,怎说是抢?

敖钦、
敖顺、
敖闰(同白)管你抢与不抢,快快还与龙王!

孙悟空(白)你们失信于人,真真岂有此理!

敖广、
敖钦、
敖顺、
敖闰(同白)有理无理,我等不许,众水将,围住了!

(众水族、敖广、敖钦、敖顺、敖闰同围上孙悟空。孙悟空从容不迫地取出金箍棒。)
孙悟空(白)嘿嘿!

(孙悟空从容御敌,边打边唱。)
孙悟空(雁儿煞)却怎生闹吵吵把刀枪列?

有谁敢把俺挡拦者!

挡着俺呵,

管叫恁棒下身亡,目前命绝,

恁休逞雌黄口,卷澜舌!

(敖广、敖钦、敖顺、敖闰、众水族同被打得狼狈闪躲。)
孙悟空(白)不恭啊,不恭!

(雁儿煞)恁且来、来、来,好好说一句献与大圣,

俺便深深地谢。

(白)告辞了!

(孙悟空下。龙宫动摇,水声效果。)
敖钦、
敖顺、
敖闰、
众水族(同白)神针被夺,龙宫不安,如何是好?

敖广(白)待我上奏天宫,捉拿妖猴!

(灯暗。)
【第二场】
(音乐中现出灵霄殿。玉帝正座,众仙吏、马王、天喜、李长庚分侍左右。敖广捧笏恭立。)
玉帝(粉蝶儿)扰我清闲。

海龙王,

何事惊颤?

敖广(白)臣启陛下:今有花果山水帘洞妖猴孙悟空,大闹海藏,欺压老臣,抢去定海神针,四海动荡,龙宫不安。伏乞速派天兵,扫荡妖孽。

(玉帝惊。)
玉帝(白)噢。妖猴如此猖狂,今日搅乱海藏,说不得就要动荡灵霄。

李长庚,传孤旨意,调集天兵,速灭妖猴!

李长庚(白)且慢。臣启陛下:那妖猴乃三百年前,天产石猴,他有天地育化之身,降龙伏虎之能。若派天兵擒拿,只怕徒劳往返。

(李长庚停顿,把节奏压下来。)
李长庚(白)不如用牢笼之计,将他宣上天来,授以微末仙职,一,显我上界之仁;二,免得劳动人马。

马王(白)臣启陛下:那妖猴野性,天宫不可收留。

天喜(白)臣启陛下:小小妖猴,怎能与臣等同列仙班,有伤大雅,不可收留。

敖广(白)臣启陛下:那妖猴抢去定海神针,海藏动摇,他既敢大闹海藏,说不得就敢扰乱天宫。伏乞玉帝,速派天兵天将,征剿捉拿,万万不可收留。

玉帝(白)这个……

李长庚(白)臣启陛下:那妖猴初得人身,不知世故,一派天真。只要严守机密,施以怀柔,他纵然性野,得天宫之教化,自然循规蹈矩,俯首贴耳。这也显示玉帝宽洪大量之怀,普救众生之德。

玉帝(白)这个……授他何职?

李长庚(白)御马监缺少个正堂司事,就封他为弼马温,为陛下养马。

玉帝(白)好。

(念)依卿所奏宣妖猴,

李长庚(念)得罢休时且罢休。

玉帝(念)敖广仍把东海守,

敖广(念)空朝玉阙难报仇。

(白)咳!

(敖广叹气下。玉帝写好牒文。)
玉帝(念)纶音付于长庚手,

(李长庚接过牒文。)
李长庚(念)花果山前用机谋。

(李长庚下。)
玉帝(白)罢朝设宴。

众仙吏(同白)隐蔽灵霄。

(众仙吏自两边分下。)
马王(白)嘿,玉帝如此宽容,我等难以忍受!

天喜(白)是啊。待那妖猴上天之后,你我去至御马监,我以文才,你用武略,与他些厉害的颜色,重重地羞他一场!

马王(白)好!

马王、
天喜(同出队子)胆大妖猴,

大闹龙宫理不周,

御马监内把他羞,

文武兼施用鞭抽,

管教妖魔驯服低头。

(马王、天喜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花果山。)
众人(内同伴唱)水帘洞飞珠泻玉灿云霞,

花果山鸟语花香参造化。

(众小猴、四健将在伴唱中嬉戏舞蹈。一猴跳上石台,吹海螺。〖急急风〗。四小猴、孙悟空同上。)
孙悟空(粉蝶儿)孕育洪荒,

俺可也孕育洪荒。

吸烟霞,摘日月,

吞吐万象。

(〖水龙吟〗。孙悟空上高台。)
孙悟空(念)大闹龙宫海波扬,

众小猴、
四健将(同念)海波扬,

孙悟空(念)镇伏四海拱手降,

众小猴、
四健将(同念)拱手降。

孙悟空(念)神针化做金箍棒,

金盔金甲献猴王。

众小猴、
四健将(同念)雄壮!辉煌!

(众小猴、四健将同大笑。)
孙悟空(白)好一个雄壮,辉煌!哈哈哈……

小猴甲(白)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大圣爷爷拜访龙宫,借用兵器,那龙王大话欺人,言而无信——

小猴乙(白)我来讲。恼得大圣性起,闹翻龙宫——

众小猴(同念)镇伏四海龙王,献上定海神针。

孙悟空(笑)哈哈哈……

(白)说得不错,说得不错。

小猴甲(白)今日我们就把这闹龙宫的事儿,学上一学,做个玩耍,祝贺大王。

孙悟空(白)好个有趣的玩耍。

(小猴甲跳到孙悟空面前。)
小猴甲(白)我学大圣!

孙悟空(白)唔。

(孙悟空摸小猴甲头。)
孙悟空(白)好好好。

(小猴甲向众猴。)
小猴甲(白)我学大王。

小猴乙(白)我学东海龙王。

小猴丙(白)我学西海龙王。

小猴丁(白)我学南海龙王。

小猴戊(白)我学北海龙王。

小猴己(白)我学虾兵。

小猴庚(白)我学蟹将。

孙悟空(白)好好好,你们快快学来。

小猴甲(白)唔!

众小猴(同白)唔!

小猴甲(雁儿落)冲波浪,入海洋,

冲波浪,入海洋!

(小猴甲入水式。)
众小猴(同雁儿落)吓坏了鱼鳖虾蟹龟和蚌。

(众小猴同翻躲。)
小猴乙(雁儿落)我是那老龙王急忙忙把诡话讲。

(小猴乙挺身而出,把小猴甲挡回。)
小猴甲(雁儿落)激得俺性儿起,

激得俺闹一场。

(小猴乙一拦、两拦;小猴甲踢小猴乙座子。)
小猴乙(雁儿落)慌忙,俺这里擂动鼍鼓,

俺这里擂动鼍鼓聚水将!

(小猴乙坐着唱,做擂鼓状。)
小猴甲(雁儿落)俺呵,打得你,拱手降,

打得你,拱手降!

(小猴甲拉起小猴乙,五小猴同上前,小猴甲揪小猴乙毛,小猴甲吓退五小猴。)
小猴甲(白)快献宝来!

众小猴(同雁儿落)无有宝,快躲藏。

(小猴甲追得众小猴乱跑。众小猴同逃下。)
小猴甲(白)哪里走!

(小猴甲做追状,跳矮子下。)
孙悟空(白)哈哈哈……有趣呀,有趣!

(抽头不断。七小猴拥李长庚同上。)
李长庚(白)不要啰唣,我是来见你家大王的。

五小猴(同雁儿落)擒来了,老龙王,

喜滋滋,献大王。

(同白)启禀大王:我们把老龙王真个捉来了!

李长庚(白)呃!我不是什么老龙王,我是三十三天的李长庚。

孙悟空(白)唔?你是李长庚?

李长庚(白)不错,我就是上界的李长庚。

(李长庚神气十足。)
孙悟空(白)吔!

(孙悟空跳下高台。)
孙悟空(念)此老来从天上,倒也神气堂皇。且把来意道其详,

(孙悟空向众小猴。)
孙悟空(念)尔等休得莽撞。

五小猴(同白)唔。

李长庚(念)我奉玉帝敕旨,

孙悟空(白)做什么?

李长庚(念)请你同上天堂。

孙悟空(白)请我做甚?

李长庚(念)大王威名镇四方,我们久仰久仰。

孙悟空(念)分明一派鬼话,哪有真诚心肠!

李长庚(念)现有玉牒在身旁,玉帝十分盼望。

(李长庚欲开读牒文,孙悟空劈手抢过。)
孙悟空(白)呃!

(念)不必装模作样,

(孙悟空把牒文扔与众小猴。)
孙悟空(念)有话说在当场。

李长庚(白)啊,啊……

(李长庚有些着荒。)
孙悟空(念)天宫若是好地方,

(白)果然新奇热闹么——

(念)老孙倒可一往。

(李长庚抓住机会,施展诡计。)
李长庚(念)他问天宫景象,原是好耍儿郎。莫嫌老朽鼓舌簧,与你试说几样。

孙悟空(白)快快讲来。

李长庚(白)哎呀呀,那天宫上的景象,新奇得很,热闹得很喏!

(石榴花)恁看那清空碧朗,闪灵光,

瑞蔼蔼祥云散奇香。

还有那乘鸾跨鹤随意翱翔。

一个个霞佩云裳,

一处处金碧辉煌,

凌参造化好景象。

(白)大王,那天上有三十三座天宫,七十二重宝殿。一宫宫琉璃造就,一殿殿白玉装成。奇花异草,到处芬芳;瑞兽灵禽,见人歌舞。那酒有酒海,桃有桃园,丹有丹房,宝有宝库。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无一不奇;看的,听的,玩的,耍的,无一不妙。还有千千万万的好马,供你乘骑。真所谓包罗万象,奥妙无穷,一时难以说得尽致也!

(石榴花)阆苑福地多异样。

孙悟空(石榴花)好叫我心驰意往,上云乡。

(白)哈哈哈……哎呀妙啊!原来天宫之中,这等好耍,还有千千万万的好马,供我乘骑!

子孙们,待我先去看上一看,果然是好,就带你们一同前往。

众小猴(同白)多谢大王。

孙悟空(白)老头儿,俺老孙就与你同上天宫。

李长庚(白)多谢赏光。

孙悟空(白)子孙们!

众小猴、
四健将(同白)大王。

孙悟空(念)我去后切莫把刀枪轻放,

众小猴、
四健将(同白)我等不敢。

孙悟空(念)待回来告尔等天宫景象。

众小猴、
四健将(同白)我等愿闻。

孙悟空(念)我此去决不忘花果弟兄,

众小猴、
四健将(同白)我等也不忘大王。

孙悟空(念)便回来接尔等水帘众将。

众小猴、
四健将(同白)我们等候大王。

孙悟空(白)小心看守!

老头儿随俺来!

(孙悟空翻跟头下。李长庚惊愕。)
李长庚(白)啊?你家大王呢?

小猴甲(白)我家大王,驾起筋斗云,上天去了!

李长庚(白)何为筋斗云?

小猴乙、
小猴丙(同白)筋斗云就是云筋斗,一翻就是十万八千里。

李长庚(白)哎呀!老夫枉列仙班,从来不曾见过筋斗云。

(李长庚一望。)
李长庚(白)哎呀,他已踪影不见,叫我怎能赶得上?哎,待我拼了老力气,尽力追赶。

喂!大王慢走,大王慢走,老朽赶你来了。

(李长庚做慌张赶状,下。众猴对李长庚的慌张神气大笑。)
众猴(同笑)哈哈哈……

小猴甲(白)你们看,大刚翻了一个筋斗云,就把那个老头儿吓坏了!

小猴乙、
小猴丙、
小猴丁、
小猴戊、
小猴己、
小猴庚(同白)小猴你们看,咱家大王,把眼儿一睁,腿儿一弓,臂儿一松,腰儿一撑,说道,呔!你们小心看守,老头儿随俺来!

(小猴乙、小猴丙、小猴丁、小猴戊、小猴己、小猴庚同学孙悟空翻跟头下。众小猴、四健将同学李长庚慌张神气。)
众小猴、
四健将(同白)喂!大王慢走!大王慢走!老朽赶你来了!

(众小猴、四健将同学李长庚慌张追赶状,有的连滚带爬。)
众小猴、
四健将(同笑)哈哈哈哈……

(众小猴、四健将愉快地同下。灯暗。)
【第四场】
(御马监。监正、监副同上,做刷马、赶马等动作。)
监正、
监副(同越恁好)闹垓垓刷马洗槽,

闹垓垓刷马洗槽,

急忙忙多加草料。

(马嘶。)
监正、
监副(同越恁好)拦不住紫燕咆哮,

止不住龙媒奔跳,

好叫人心下添焦躁。

(同白)怕的是弼马温来了呵!

(同越恁好)俺这里忙把青竹竿儿套着,

紫金鞭儿撵着,

忙把栅儿关着。

逢迎新任免烦恼,

逢迎新任免烦恼。

监正(白)寅翁。

监副(白)堂翁。

监正(白)新弼马温上任来了,你晓得他是哪一个呀?

监副(白)听说是下界的一个猴妖!

监正(白)噤声,噤声!什么猴妖?你好大的胆哪!他本是通灵石猴,天生大圣,神通广大,厉害得很。我们必须小心伺候,不可冲撞。

监副(白)他既有广大神通,为何屈居这小小的弼马温呢?

监正(白)哎呀呀,你好不晓事。他初得人身,不知世故。我家玉帝,与他这样一个微末的官儿,原是牢笼于他。

监副(白)哎呀呀,倘若被他识破,岂不要大闹一场?

监正(白)所以太白星君,再三嘱咐我等,叫我们多磕头,少讲话,千万不要说破这弼马温的底细。

监副(白)此事关系重大,我们必须小心一二。

监正(白)岂止小心一二,必须谨慎再三。

(孙悟空内嗽声。)
监正(白)你看,弼马温穿着官服,摇摇摆摆来了。小心,小心!

监副(白)谨慎,谨慎!

(监正、监副小心翼翼地刷马。孙悟空穿官衣、持扇子、斯文地走上。)
孙悟空(笑)哈哈哈……

(玉山颓)莫笑为官游戏,

到天宫原为好奇。

(孙悟空左右看马。)
孙悟空(玉山颓)喜匹匹尽是龙驹,

更萧萧莫非骐骥。

(孙悟空用手抚马。)
孙悟空(白)哎呀,马呀!

(玉山颓)我是尔等知己,

休错认是凶残暴戾。

(白)管监的官儿呢?

监正、
监副(同白)伺候大人。

孙悟空(玉山颓)你们殷勤多看觑,

莫呵斥,

养得形神两超逸,

养得形神两超逸。

(〖起万年欢〗。孙悟空入公座。)
监正、
监副(同白)卑职参见大人。

(监正、监副同拜。)
孙悟空(白)喂,喂!俺老孙不要这个调调儿,起来,起来。

监正、
监副(同白)多谢大人。

孙悟空(白)什么?

监正、
监副(同白)多谢大人。

孙悟空(白)呃!什么大人?要叫大王!

监正、
监副(同白)是、是、是。多谢大王。

(监正、监副又磕一头。孙悟空厌烦。)
孙悟空(白)起来,起来。

(孙悟空见桌上物件,都很新奇。翻看文簿,拿笔在薄上画了个斜十字,翻篇又勾。监正见势不妙,忙拦阻。)
监正(白)啊大王,这簿上乃是宝马的名号,不要涂抹。

(孙悟空无闻,涂。监正、监副急得无办法。)
孙悟空(白)我来问你,这监有多少好马?

监正(白)好马多得很,这里是骅骝、紫燕、绿駬、飞黄。

监副(白)还有骕骦、赤兔、驼影、超光。

监正(白)上驷三万六千匹。

监副(白)中驷十万八千匹。

监正(白)下驷不计其数。

孙悟空(白)唔,有这么许多?

(孙悟空兴奋。)
孙悟空(白)它们的脚程如何?

监正(白)哎呀呀,个个有九逸之能。

监副(白)匹匹是八骏之选。

孙悟(白)哪个最好?

监正(白)飞黄最好。

孙悟空(白)好,你们骑来我看。

监正(白)骏马性烈,卑职等降他不住。

孙悟空(白)嗯!你们在此看马,怎说降他不得?分明是偷懒!欺瞒!

监正(白)大王不要生气,卑职等骑来,卑职等骑来。只是——

孙悟空(白)只是什么?

监正(白)倘若我等跌下马来,还请大王宽恕。

孙悟空(白)无妨事,无妨事。倘若真个难降,待老孙指拨尔等。

监正(白)如此,多谢大王。

(监正转向监副。)
监正(白)寅翁请来乘骑。

监副(白)不敢。卑职无能,还是堂翁乘骑。

监正(白)寅翁先骑,倘若降他不得,再看我的手段。

监副(白)堂翁既有手段,何不大显身手?

监正(白)定要看看我的手段?

监副(白)领教,领教。

监正(白)好。我且谁备挨摔者。

(监正、监副同牵马。马性烈,踢跳咆哮。)
监正、
监副(同调笑令)奉大人令传,

奉大人令传,

大胆儿把马来牵。

(监正上马。马跳起来。监正大惊。)
监正(白)哎呀!

(调笑令)只见它踢跳喧嘶打转转,

急忙忙扯着了金嚼环,

战兢兢也不敢加鞭。

(白)救命啊!救命啊!

(监正颠下马来。监副赶来牵马,牵不住。孙悟空一把牵住。)
孙悟空(笑)哈哈哈……

(调笑令)呵哈,恁!

(孙悟空向监正。)
孙悟空(调笑令)恁在这御马监内将些个草料儿来谋克赚,

它今日向你报冤。

(抽头。)
孙悟空(白)卸去鞍鞯。

(孙悟空命监副卸鞍鞯。)
孙悟空(调笑令)呵哈且——

且看俺抓鬃骣马试一番。

(孙悟空边唱边上马。)
孙悟空(白)好马!哈哈哈……

(马不住声嘶。)
孙悟空(白)老孙面前休放野!

(调笑令)老孙也不动蛮。

(抽头。)
监正、
监副(同白)看仔细!

孙悟空(调笑令)呵哈,俺!

俺可也非弄险,

这不过牛刀试开端。

(孙悟空趟马,马极驯,缓缓徐行。孙悟空下马,马不跳。)
孙悟空(三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监正、监副同接过马。)
监正、
监副(同白)好手段!好手段!大王真真是好手段!

天喜(内白)天喜星君选马!

孙悟空(白)何事喧哗?

监正(白)天喜星君,前来……拜访。

孙悟空(白)哦,天喜星君,前来拜访?

监正(白)正是。大王快快迎接。

孙悟空(白)哪个迎接于他?叫他自己进来!

(孙悟空拂袖而下。)
监正(白)怎样?

监副(白)怎样?

监正(白)代!

监副(白)替!

监正(白)迎!

监副(白)接!

监正、
监副(同白)有请天喜星君。

(四云童、天喜同上。)
天喜(出队子)满怀锦绣,

要以文章服猴头,

且看状元信口诌,

舌剑唇枪有讲究,

摇摇摆摆,

自觉风流。

监正、
监副(同白)迎接星君。小官叩头。

天喜(白)免。

监正、
监副(同白)谢星君。

天喜(白)喏!正堂官儿呢?

(监正回头看孙悟空未在。)
监正(白)他俱怕星君虎威,不敢参见。

天喜(白)怎么,他怕了我么?

监正(白)正是。

(天喜拍手大笑。)
天喜(白)喏,喏,喏,你家状元公先声夺人,他见也不敢见了。真所谓,不着一字,占尽风流,未发一语,神鬼皆愁。我他了,我他了,今日饶他一番,明日再来选马。

来,打起状元锣,展开状元旗,带过状元马,转回状元府。

四云童(同白)遵法谕。

(天喜有意识地在监内摇摇摆摆转一个圈子。)
天喜(出队子)精神抖擞,

到底状元胜一筹,

妖魔闻名暗地溜,

满面春风笑悠悠,

鞭叩金橙,

凯歌低讴。

(孙悟空暗上。)
孙悟空(白)呔!

(天喜出其不意,吓一跳。)
孙悟空(白)什么人在此鸣锣?

天喜(白)喏!天喜星君状元公。

孙悟空(白)是个酸溜溜的人儿,倒也好耍。

天喜(白)喏!你!你!你分明怕了我了!你怕了我了啊,哈哈哈……

(天喜狂笑。)
孙悟空(白)啊?

(孙悟空莫名其妙。)
孙悟空(白)我老孙怕你何来?

天喜(白)你怕我是天上第一,人间无二,天子门生,御笔亲点的状元老爷!

孙悟空(白)啊!

天喜(白)这状元老爷,是万中挑千,千中挑百,百中挑十,十中挑三,三中挑一,要经过大考小考,乡考会考,春秋两考,金殿一考,才考出我这状元老爷。

孙悟空(白)如此说来,你的学问大得很?

天喜(白)哼哼!也非状元夸口,我腹内有五车之书。

孙悟空(白)无非是碎铜烂铁。

天喜(白)我胸中有八斗之才。

孙悟空(白)不过是残茶剩饭。

天喜(白)上至三坟五典,八索九丘,无一不通,下至诗词歌赋,行令猜谜,无一不晓。

孙悟空(白)如此说来,你倒会猜个谜儿?

天喜(白)堂堂状元公,哪有不晓得猜谜的道理!

孙悟空(白)好,我有个猜字谜儿,你可猜得着?

天喜(白)任你说来,状元公一猜就中。

(孙悟空略一思索,故意拿天喜取笑。)
孙悟空(白)好!你且听来:自大有一点。是个什么字?

(天喜思索。)
天喜(白)自大有一点?是个“臭”字。

孙悟空(白)猜得不错。半边墙,立个犬。是个什么字?

(天喜思索。)
天喜(白)是个“状”字。

孙悟空(白)不方不尖?

(天喜思索。)
天喜(白)是个“元”字。

孙悟空(白)不咸不甜?

(天喜思索。)
天喜(白)是个“酸”字。

孙悟空(白)非雾非烟?

(天喜思索。)
天喜(白)是个“气”字。

孙悟空(白)勇往向前?

(天喜思索。)
天喜(白)是个“冲”字。

孙悟空(白)人扛二棍,一长一短?

(天喜思索。)
天喜(白)是个“天”字。

孙悟空(白)共猜几个字?

天喜(白)“臭”、“状”、“元”、“酸”、“气”、“冲”、“天”。共是七个字。

孙悟空(白)什么?

天喜(白)臭状元酸气冲天。

孙悟空(白)着啊!臭状元酸气冲天。倒叫俺好笑啊!哈哈哈……

天喜(白)唗!胆大猴头,为何戏耍你状元老爷?

孙悟空(白)你道什么?

天喜(白)我是状元老爷!

孙悟空(白)嘿嘿!我看你不是什么状元老爷,你是个象牙饭桶。

天喜(白)啊?

左右,他叫我什么?

孙悟空(白)我叫你象牙饭桶!

天喜(白)这象牙饭桶,是哪里的典故啊?哎呀,看他不出,却有如此奇才。我这堂堂状元公,倒被他考住了。

左右,快快回府,开书库,打书箱,查书目,翻书囊,找一找这象牙饭桶,出在哪一部,哪一页。嘿嘿,象牙饭桶!哎呀,象牙饭桶!惭愧,惭愧,惭愧呀!哦哦……

(出队子)寡闻孤陋,求荣反辱把人丢,

自信才学世无俦,

还有能人在上头,

打点书箱,再读几秋。

(天喜哼哼唧唧干唱,不必唱完就可以下去。)
孙悟空(笑)哈哈哈……

(哪吒令)笑酸丁,喳喳!

吔!他卖弄才华。

满肚皮絮花,

却装作风雅。

好叫俺笑哈哈!

(抽头。孙悟空入大座。幕内鸣锣。)
孙悟空(白)呀!

(哪吒令)又听得锣声炸!

(〖急急风〗。四侍从、马王同上。搜场。〖四击头〗。)
马王(白)马王到!马王到!马王到!

孙悟空(白)嗬嗬!

(哪吒令)又一个狂徒妄自尊大!

(白)呔!什么人在此喧哗?

马王(白)马王在此!

孙悟空(白)原来是个老马。

(监正低声。)
监正(白)大王,大王,这是马王爷,我们的上司到了。快快迎接,不可冲撞。

孙悟空(白)休得啰唣!

(孙悟空指马王。)
孙悟空(白)呃!我不管你什么马王牛王,老孙面前,不许你张牙舞爪,卖弄猖狂!

(孙悟空拍惊堂木。)
马王(白)孙悟空!你今做了弼马温,就是俺靴尖下的官儿。俺今前来查马,快快伏地叩首,迎接于俺。少若迟延,定要治罪!

孙悟空(白)你且住了!俺不晓得什么弼马温,俺在此玩耍,你查俺何来?

马王(白)俺马王管尽天地之马,怎么查你不得?

孙悟空(白)怎么,你管尽天地之马?

马王(白)嗯!俺管尽天地之马。

孙悟空(白)我来问你,那弦子上的码儿,你也管得了么?

马王(白)这个?

(叫头)孙悟空!

(白)你这小小的弼马温,不过是人间的马伕头儿,与俺天宫的尊神,刷马清槽,牵马坠镫,扬鞭就走,勒缰即住,官卑职小,无品无级。适才天喜星君前来选马,你竟敢言语冒犯,羞辱天神,就是一行大罪!如今上司到此,你还敢口出狂言,以小犯上!

孙悟空(白)住口!我把你们这些骗人的猪狗,俺老孙在花果山上,称王做祖。怎么?骗俺到此,与你们刷马清槽!快快传话金星,转告玉帝,俺老孙以宽宏之量,饶他们一遭,若是恼了俺的性儿啊,嗬嗬,俺定要打翻天宫!

马王(白)一派胡言。来呀!与我拿下了!

(四侍从同赶上前抓住孙悟空。孙悟空怒极。)
孙悟空(白)咋!咋!咋!气煞我也!

(鹊踏枝)呵呵!激!

(孙悟空跳出桌子。)
孙悟空(鹊踏枝)激得我眸开竖!

恼!

恼得俺气转呆!

恁看那金星玉帝毒似蜂虿!

原来是欺瞒哄骗浑无赖。

俺本是顶天立地圣佛仙,

喒怎能不尴不尬学那折腰态。

(马王指挥左右。)
马王(白)快快擒缚!

(四侍从、孙悟空同开打。孙悟空佯被马王捉住,四侍从同围扑过去,孙悟空乘机由四侍从空隙中闪出,四侍从慌忙之间,捉住马王。孙悟空忙用定身法,定住四侍从、马王。孙悟空上公案,看看四侍从、马王很好笑。)
孙悟空(笑)嘿嘿!

(鹊踏枝)笑你们形形色色一伙奴婢态。

(白)俺去也!

(落幕。)
【第五场】
(灵霄殿。大锣加钹抽头。李长庚引天喜、马王狼狈同上。)
李长庚(念)好个刁恶猴头,

天喜、
马王(同念)猴头。

马王(念)文武难用机谋,

李长庚、
天喜、
马王(同念)机谋。

天喜(念)卖弄文才落场羞,

李长庚(念)见玉帝,诉冤仇,

马王、
天喜(同念)派天兵,把他收,

李长庚、
天喜、
马王(同念)擂鼓撞钟,

擂鼓撞钟朝玉楼,

不灭此妖誓不休。

(李长庚、天喜、马王同擂鼓撞钟。〖急急风〗。一阵慌乱。在乐声中现出灵霄殿。众仙吏、玉女、玉帝同上。)
玉帝(白)唗!好一群不知礼仪的逆臣,孤家正在饮宴,有何大事,撞钟擂鼓?

李长庚(白)非是臣等乱击钟鼓,那孙悟空识破机密,反出御马监,回转花果山去了!

玉帝(白)啊,有这等事。定是你等招惹于他。

李长庚、
天喜、
马王(同白)这个!

(李长庚、天喜、马王对看。)
李长庚(白)既是陛下追问,为臣不敢隐瞒,只因马王——

马王(白)臣启陛下:那妖猴实实无礼。天喜选马,被他羞辱;为臣查马,也被他痛打。并非臣等招惹于他。

玉帝(白)啊!妖猴如此猖狂,其情可恼!

赵天君(内白)走啊!

(赵天君急上。)
赵天君(白)启奏玉帝:孙悟空闯出天门,在花果山上,高立一旗,自称“齐天大圣”。

玉帝(白)有这等事?快快紧闭天门。

赵天君(白)遵旨。

(赵天君下。)
玉帝(白)李长庚,替孤传旨,命哪吒率领天兵天将,速往花果山水帘洞,捉拿妖猴。

李长庚(白)遵旨。下面听者,玉帝有旨,命哪吒率领天兵天将,速往花果山水帘洞,捉拿妖猴!

众神将(内同白)领法旨!

(幕内擂鼓。三冲头。加战鼓。哪吒伤左臂败上。)
哪吒(白)参见玉帝,大事不好了!

玉帝(白)何事惊慌?

哪吒(白)为臣被妖猴杀得大败。他还要闯入天门,打上灵霄!

玉帝(白)啊!小小猴头,如此刁恶!多派兵将,定要收伏!

李长庚(白)且慢。依臣看来,增兵再战,恐难收伏,兴师动众,徒劳往返。不如将他再请上天宫……

玉帝(白)啊?再请上天宫?难道真真称他为齐天大圣,与孤分庭抗礼不成?

李长庚(白)非也。明说是请,暗中是骗。将那妖猴,骗上天宫,就在这灵霄殿后,埋伏六丁六甲、十二元辰,一声暗号,将他擒缚。

(玉帝满意。)
玉帝(白)嗯……

(李长庚更阴险地说。)
李长庚(白)然后再派兵将,把那花果山水帘洞的妖孽子孙,剿灭一空,永绝后患!

玉帝(白)哈哈哈……真乃妙计。但不知你怎样诓骗那妖猴?

李长庚(白)今乃蟠桃大会之期,陛下玉牒虚称,为了庆贺他齐天大圣的名号,开此盛宴,请他赴会,他必欣然而来。

玉帝(白)好。

(玉帝写玉牒。)
马王、
天喜(同白)啊,星君此去,多加小心。

李长庚(白)老夫随机应变,谁似你等骄躁糊涂!

马王、
天喜(同白)惭愧,惭愧。

玉帝(白)李长庚,玉牒在此。

(玉帝付玉牒。)
李长庚(白)遵旨。正是:

(念)舌尖藏利刃,一语扫妖氛。

(李长庚下。)
玉帝(白)众神将,埋伏者!

众神将(同白)啊!

(隐蔽灵霄殿。)
天喜(白)哎呀妙啊!

(出队子)奇谋,奇谋,

老奸巨猾有来头。

大小妖猴一网收,

舌尖杀人胜吴钩,

比我才华,更上层楼。

(天喜下。)
马王(白)嘿嘿,酸气冲天!

(马王下。)
【第六场】
(花果山外景。群山起伏,花果鲜艳。山头上立“齐天大圣”大纛。纛下有罗圈椅。四小猴各举刀枪,在乐曲声中挥舞而上。)
小猴甲(念)大王一鼓败强敌,

小猴乙(念)撕破天宫鬼画皮。

小猴丙(念)要把威名超玉帝,

四小猴(同念)高竖哦!

(冲头。)
四小猴(同念)齐天大圣旗!

(幕内号角声。)
四小猴(同白)看旌旗招展,觱篥齐鸣,我家大圣,奏凯回山也!

(〖急急风〗。众小猴各举旌旗同上。一猴擎黄罗伞随孙悟空同上。)
四小猴(同白)祝贺大王,一战凯旋!

孙悟空(笑)啊哈哈哈……

(醉花荫)前呼后拥,威风浩,

立旗号,齐天也那皎皎!

排雄阵,砺枪刀,

败瘟神,驱。

管叫他胆战魂消,

玉帝折腰!

按不住,怒气冲霄,

蔑看天宫——

(李长庚上。)
李长庚(白)李长庚求见大圣。

孙悟空(白)啊!

(醉花荫)这老儿又来耍滑溜溜的圈套!

四小猴(同白)李长庚又来求见!

孙悟空(白)押到花果山前!

(〖急急风〗。四小猴押李长庚同走圆场。众小猴同列队大纛旗下。孙悟空跃上罗圈椅。)
孙悟空(叫头)李长庚!

(白)你与天宫玉帝,狼狈为奸,欺藐于我。又命哪吒挑战,败北而逃。此时又来做甚?你与我说!你与我讲!

(孙悟空做椅上身段。李长庚装作一副可怜相。)
李长庚(白)哎呀大圣啊。

(江儿水)蠢神太狂妄,

玉帝无主张。

来谢罪,拜请多原谅。

孙悟空(白)俺老孙大量海涵,既往不究。你来看!

(孙悟空做椅上身段。)
孙悟空(白)这大旗之上,标立何名?

李长庚(白)齐天大圣!齐天大圣!

孙悟空(白)着!着!着!俺老孙大圣齐天,要与天宫分庭抗礼,你们服也不服?你说!你讲!你要与我讲!

(孙悟空做椅上身段。李长庚装作惶恐。)
李长庚(白)哎呀呀,大圣威名齐天,我天宫怎敢不服,怎敢不服哟。

(江儿水)秉洪钧,深符天地望,

这名号谁敢不奉上。

众小猴(同白)哈哈哈……你们倒也知趣!

(李长庚抓住机会,施展阴谋。)
李长庚(白)因此我家玉帝,下牒相邀,恭请大圣,再上天宫。

孙悟空(白)啊?又来请俺做甚?

李长庚(白)一来与大圣赔礼,二本庆贺这齐天大圣的名号,玉帝设下蟠桃大会,遍请西天诸佛,大罗群仙,齐来瞻仰。从此,九天九地,四极八纮,俱仰大圣威名也!

(江儿水)愿把圣名揄扬,

请驾光临,好叫诸天瞻仰。

孙悟空(白)怎么讲?

李长庚(白)恭请大圣光临蟠桃大会,庆贺齐天名号。

(李长庚呈上玉牒。)
孙悟空(白)咋!咋!咋!起过了!

(冲头。孙悟空接看玉牒。背躬。)
孙悟空(叫头)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