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滚鼓山》剧本唱词

角色

张飞:净
刘封:丑
廖化:老生

剧情

蜀汉张飞,镇守阆中。忽见廖化匆遽前来,报告荆州失陷,至上鄘告急,刘封不肯发兵,关公已为吕蒙所害。张飞恨刘封甚,欲往杀之,乃移兵上鄘,诳取刘封手中剑、印,甘言蜜语,愿助以弑父袭位。复为划策,将一大铜鼓装载,混进成都。刘封受其愚弄,张飞隧掷大铜鼓于山下,刘封因此毙命焉。

注释

是剧事实,全属无稽之谈,亦不近情理,究系何人编排,无从探悉。枥老笔墨余闲,至各舞台消遣睡魔,恒见此种戏剧,排在开场之前三出内,可知时下推重之名艺员,均不屑串演,一试好身手。然荟萃之区,莫如北京、上海,既有此名称,且不时排出,本考当然有采取主人,不欲以糟粕视之也。

京剧《滚鼓山》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龙套、四上手、旗牌、张飞同上。)
张飞(点绛唇)执掌兵权,威风八面,雄兵万,扶保江山,指日扫中原。 

(念)忆昔结义在桃园,扶保大哥锦江山。二哥镇守荆州地,吾镇阆中把名传。

(白)吾姓张名飞字翼德。自从桃园结义以来,大破黄巾,扫灭吕布,三顾茅庐,聘请诸葛先生。战无不胜,攻无不取。可恨孙、曹,屡屡与我弟兄作对。但愿早灭孙、曹,江山归成一统,方称俺老张之意。

三军们,伺候了。

(探子上。)
探子(白)启禀三千岁,廖将军到。

张飞(白)廖化到此,必有所为。有请。

探子(白)有请。

(〖吹打〗。廖化上。)
廖化(白)三千岁!

张飞(白)廖将军,请坐。

廖化(白)有坐。

张飞(白)将军不在荆州,来到阆中做甚?

廖化(白)三千岁,大事不好了!

张飞(白)何事惊慌?

廖化(白)二千岁中了东吴吕蒙之计,败走麦城,被吴、魏两国围困,受害归天去了!

(张飞拉廖化。)
张飞(白)你待怎讲?

廖化(白)归天去了!

张飞(三叫头)二哥!兄长!

(张飞昏。)
廖化(白)三千岁醒来!

张飞(西皮导板)听一言不由人三魂不在,

(三叫头)二哥!兄长!二哥吓!

(西皮摇板)点点珠泪洒下来。

二哥为何归天界,

再与廖化说开怀。

(白)廖将军,我家二哥,素与东吴交好。那孙权为何下此毒手?

廖化(白)三千岁有所不知:只因孙权,曾命诸葛瑾,来到荆州求亲。二千岁不允,曾经言道:“虎女焉能匹配犬子”,将诸葛瑾赶出帐去。不想那诸葛瑾回到东吴,搬动是非,故而孙权,设此毒计。

张飞(白)原来如此。想俺二哥,既然败至麦城,为何不到上鄘,借兵相助?

廖化(白)哎吓三千岁吓!二千岁也曾命廖化,去到上鄘,搬兵求救。怎奈刘封,坐观成败,不肯发兵,并将末将赶出帐外。

张飞(白)就是他!

廖化(白)正是。

张飞(白)小奴才吓!

(西皮摇板)听一言来怒气生,

大骂刘封小畜牲!

俺二哥麦城被兵困,

你竟胆敢不发兵。

你手抚胸膛想一想,

他是尔的什么人。

越思越想心头恨,

我不杀你气怎平!

(白)刘封这小奴才,如此丧心昧良,俺老张岂肯与你甘休。

来,起兵前往!

廖化(白)且慢!

张飞(白)廖将军为何阻拦?

廖化(白)想那刘封,有我主赐他尚方斩杀宝剑,又有九头狮子鱼耳印。三千岁此番前去,只怕画虎不成,反类犬也。

张飞(白)将军但放宽心,俺老张自有道理。

(廖化暗下。)
张飞(白)众将官,兵发上鄘武印山。

(四上手同允。〖泣颜回〗。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大铠、刘封同上。)
刘封(念)营门战鼓响,军士赛虎狼。

旗牌(内白)三千岁到!

刘封(白)有请。

(四龙套、四上手、旗牌引张飞同上。〖吹打〗。)
刘封(白)参见三叔父。

张飞(白)罢了。一旁坐下。

刘封(白)三叔父多日不见,身体可好?

张飞(白)为叔的倒好,你可好?

刘封(白)侄儿尚好。但不知叔父,打从何处而来?

张飞(白)咱老子打从成都而来。

刘封(白)既从成都而来,我父王身体可好?

张飞(白)你父甚是安泰。

刘封(白)我那二叔父,现在荆州不知身体安泰否?

(张飞做沉吟。)
张飞(白)这个奴才,他倒同我装起傻来了。

刘封,你还不知么?

刘封(白)小侄不知吓。

张飞(白)你二叔父,兵败麦城,已在玉泉山前,归天去了!

(刘封做惊骇。)
刘封(白)吓!我二叔父,怎么归天了?

张飞(白)只因孙权,遣诸葛瑾前来提亲,你二叔父不允,将他赶出了营外。不想他在孙权面前,搬动是非,联合曹操,故而全军覆没。

刘封(白)既然如此,待侄儿发兵,前去与我二叔父报仇。

张飞(白)且慢!

刘封(白)三叔父为何阻拦?

张飞(白)我且问你,你这上鄘城,有多少人马?

刘封(白)现有十万雄兵。

张飞(白)既有十万雄兵,却也不少。今日为叔的,要帮助与你。

刘封(白)三叔帮助,必定成功。

张飞(白)但是一件。

刘封(白)哪一件?

张飞(白)必须将尚方斩杀宝剑、九头狮子鱼耳印,交付俺老张,方可前去。

刘封(白)倘若杀退孙、曹两路兵将,三叔还要交付侄儿才好。

张飞(白)那是自然。看印拜过!

(刘封抱剑举印。〖牌子〗。张飞拜,刘封拔剑欲杀张飞,退。张飞起,接印、剑,刘封拜,张飞欲杀刘封,退。)
刘封(白)印、剑也交付三叔,望三叔传令起兵。

张飞(白)慢来,慢来。

刘封(白)却是为何?

张飞(白)为叔的还有一言,要同我儿言讲。

刘封(白)叔父有何金言,当面请讲。

张飞(白)咱老张打从成都而来,见你父年迈,只恐不久人世。倘若晏驾,这汉室江山,不知何人承袭?

刘封(白)倘若我父王晏驾,这江山定是阿斗的了。

张飞(白)不能,不能!

刘封(白)为何不能?

张飞(白)想那阿斗,年轻幼小,怎能坐得江山?他是不能得够。

刘封(白)阿斗年幼,不能执掌江山,只怕就要让与关兴坐了。

张飞(白)关兴正在服孝之中,不能登基继位。

刘封(白)关兴不能,还有三叔父的儿子张苞,也坐得。

张飞(白)俺乃异姓之人,也不能坐。

刘封(白)如此说来,这江山竟无人可坐了。

(张飞哭。)
张飞(白)只怕这江山,就、就是我儿你的了!

刘封(白)小侄若坐,只恐满朝文武不服。

张飞(白)说什么满朝文武不服。你今既有十万雄兵,待老夫帮助与你,倘有不服者,即按军法从事。

刘封(白)倘能叔父替侄儿保驾,侄儿登了大宝,定封叔父为一字并肩王之位。

张飞(白)好!好!好!据俺老张看来,事不宜迟,倒不如点动人马,先到成都,将你父王刺死,我儿就可身登大宝,你看如何?

刘封(白)此事可以做得么?

张飞(白)做得的。

刘封(白)如此就起兵前往。

张飞(白)且慢。为叔的有一计在此。

刘封(白)有何妙计?

张飞(白)为叔的有一铜鼓,将你装在鼓内,就说是外国进来之宝,你父那时定要观看,待为叔在一旁,一鞭将鼓打开,你就势一刀,可就将你父刺死了。

刘封(白)此计甚好!

张飞(白)众将官,起兵蝎子山。

(众人同允。〖水龙吟〗。众人同走圆场。)
张飞(白)来,将铜鼓抬上来。

(四上手抬鼓同上。)
张飞(白)我儿藏在鼓内。

(刘封去盔,四上手推刘封入鼓内。)
张飞(白)众将官!

(众人同允。)
张飞(白)将鼓与我掷于山下!

(四上手同抛鼓。)
四上手(同白)刘封尸骨碎如齑粉!

(张飞三笑。)
张飞(白)刘封已死,方解俺老张心头之恨!

众将官,去往成都,待俺报与大哥知道便了。

(〖牌子〗,〖尾声〗。众人同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