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响马传》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响马传》剧本唱词

角色

秦琼:老生
程咬金:净
尤俊达:净
徐世芳:丑
秦母:老旦
朱能:丑
单雄信:净
徐勣:老生
:净
侯君集:武丑
樊虎:丑
连明:净
邓芳:净
徐亮:净
齐彪:生
李豹:净
王伯当:生
谢映登:生
魏征:老生
罗成:小生
王君可:生
史大奈:净
秦安:外
秦妻:旦
尚怀忠:武丑
宋强:净
陶旺:净
王周:生

剧情

尤俊达与程咬金既劫皇纲,尤俊达诈称母丧,以作遮掩。秦琼亲探武南庄,识破其诈,假奠祭为名,盘搜不已,尤俊达大窘,程咬金挺身而出,秦琼仗义允代担当。县官徐世芳惧之威,责打秦琼。单雄信等在贾家楼祝寿,程咬金见秦琼受责,再当众自承,秦琼劈牌烧批,以示决绝。引军到历城,秦琼知众友无备,乃冒名故使擒去,不意程咬金亦来,被擒。秦琼又计诱离境,三十六友大反山东,至瓦岗聚义。后知中秦琼计,欲斩秦琼,秦琼以言激之,乃计摆恶阵,暗伏火炮、浮桥等,欲诓瓦岗群雄至此,一网打尽。秦琼得王周之助,预先观阵,默识于心,及瓦岗群雄到来,秦琼为响导,合力破阵,大败。

注释

1959年翁偶虹就京剧《贾家楼》、《打登州》并据评书《响马传》,增写“武南庄”一段,更吸收晋剧、河北梆子《秦琼观阵》内容,重加编写。以秦琼、程咬金为主,中国京剧院演出。李少春饰秦琼,“观阵”一场唱做兼重,发挥了表演艺术才能。

京剧《响马传》剧本唱词

【第一场】
(粉孩儿牌。八军士押龙衣纲、邓芳、徐亮同上。)
邓芳、
徐亮(白)俺—— 

邓芳(白)邓芳。

徐亮(白)徐亮。

邓芳(白)贤弟请了。

徐亮(白)请了。

邓芳(白)你我奉靠山王之命,押解皇纲,运往长安,我想这一十六万饷银,关系非小。看前面已是济州长叶岭,此地惯出响马,你我要小心一二。

徐亮(白)大哥但放宽心,我等在靠山王帐下,身为太保,武艺高强,慢说无有响马,纵有响马,凭着我等武艺,管叫他活的来,死的去!

邓芳(白)话虽如此,也要多加小心。

(徐亮冷笑。)
徐亮(白)嗬嗬……

(念)小心不小心,见面定输赢。

邓芳(念)休得说大话,提防人外人。

(白)军士们!小心谨慎,趱行者!

八军士(同白)啊!

(粉孩儿牌合头。众人同下。)
【第二场】
程咬金(内白)呔!众好汉,随咱老程来呀……

(程咬金拉斧子上。尤俊达持五股叉、朱能持短把刀、四庄丁随同上。)
程咬金(笑)哈哈哈……

(扑灯蛾)兴冲冲,喜洋洋,手中大斧亮堂堂,今日要会老贼靠山王、靠山王。

尤俊达(白)大哥!

(扑灯蛾)程大哥,要提防,老贼手下人马强。你我只为劫皇纲,谨慎小心休卖狂,休卖狂。

程咬金(白)嗳!

(扑灯蛾)尤俊达,你错讲,老程会的是靠山王!当年我父为大将,被杀死在战场。十几年来江湖闯,至今仇恨记心旁。今日会见面,定把老贼大开膛!

尤俊达(白)程大哥,靠山王替那昏王杨广,打点了一十六万饷银,咱二人将它劫下,人不知鬼不晓,待等机缘,招兵买马,占山为王,岂不逍遥自在?依我看来,报仇事小,皇纲事大。

程咬金(白)皇纲事小,报仇事大。

尤俊达(白)皇纲事大。

程咬金(白)报仇事大,报仇事大!

朱能(白)嗳,我说两位瓢把子。杀了,才能劫得皇纲,要劫皇纲,就得杀死。这头不着那头着,两头一着才对杓。只要程爷的大斧子一抡,皇纲跑不了,也活不了!

程咬金(白)还是朱能儿说得爽快。只要俺大斧一抡——

(京白)连人带皇纲,我都给他们包圆儿喽!

尤俊达(白)好!你我绕道速行,长叶岭等候于他!

程咬金(白)长叶岭去者!

(〖急急风〗。众人同走圆场。)
尤俊达(白)来此已是长叶岭。

程咬金(白)等候!

(〖四击头〗。众人同虚下。粉孩儿牌合头。八军士押龙衣纲、邓芳、徐亮同上。)
程咬金(内白)呔!老儿,程爷爷等候多时了哇呀……

(程咬金、尤俊达率朱能、四庄丁同上。程咬金架住邓芳、尤俊达架住徐亮。)
程咬金(白)你们哪个是?

邓芳(白)俺乃靠山王……

程咬金(白)啊!

邓芳(白)大太保邓芳!

徐亮(白)二太保徐亮!

程咬金(京白)原来是两个干儿子!

(叫头)呔!

(白)快叫那老儿出马!

邓芳、
徐亮(白)俺父王坐镇登州,未曾起驾。

程咬金(白)怎么讲?

邓芳、
徐亮(白)未曾起驾!

程咬金(白)咋、咋、咋!

(京白)哎哟,我白来喽!

尤俊达(白)呔!快将皇纲留下,饶尔等不死!

邓芳、
徐亮(白)一派胡言,看枪!

(四庄丁打败八军士,劫皇纲同下。)
邓芳、
徐亮(白)呔!胆大响马,竟敢劫夺皇纲,通上尔等名来!

程咬金(白)听了!

(念)一程一尤显英豪,咬金俊达姓名标。饷银龙衣收下了,俺要招兵买马做战袍。

邓芳(白)哦,你叫程达尤金?

程咬金(白)什么程达尤金,看斧子吧!

(程咬金打邓芳、徐亮同下。)
尤俊达(白)程大哥,不必追赶。皇纲到手,开市大吉。

程咬金(白)嗳!不吉,不吉。

尤俊达(白)怎么不吉?

程咬金(白)未曾会着,岂不是不吉!

朱能(白)我说程爷,管他不,皇纲到手,咱们快办后事要紧。

程咬金(白)大丈夫敢做敢当,还有什么后事呢?

朱能(白)程爷,您不知道。想当年我们尤爷,在二贤庄上,金盆洗手,声言不再作案。如今劫了一十六万龙衣纲,公差缉捕,那还不在话下,倘被绿林闻知,怎对得起总瓢把子单雄信哪!

尤俊达(白)这个?朱能不必多口,某家自有安排。啊,程大哥,你可愿再会?

程咬金(白)父仇未报,怎不愿再会?

尤俊达(白)既然如此,你必须听我调遣。

程咬金(白)只要会着,能报父仇——

(京白)你说什么我听什么。

尤俊达(白)好。大哥回到武南庄,藏在夹壁墙中,不可出头露面。

程咬金(京白)那不把我憋死了吗?

尤俊达(白)为报父仇,只得忍耐一时。

程咬金(白)怎么咋?又是为了报父仇,那你就往下说。

尤俊达(白)如今,皇纲被劫,那必然行文搜捕,倘若破案,大哥怎能再会;若不破案,必然亲押皇纲,二次重来。那时你会、报父仇,手中大斧岂不是真的开张了么?

程咬金(白)只要能报父仇,就这么办。

尤俊达(白)待小弟安排。朱能儿!

朱能(白)瓢把子有何吩咐?

尤俊达(白)回庄之后,备办孝服,高搭丧棚,每日僧道唪经,就说老夫人今日身亡。

程咬金(白)慢咋,慢咋,你怎么咒起老太太来啦?

尤俊达(白)为了掩人耳目,只好如此。

程咬金(白)那就对不起老伯母啦!好,一咒十年旺,愿老伯母越活越硬朗。

尤俊达(白)多谢大哥孝心。朱能儿,速去安排。正是:

(念)掩人耳目且躲藏,

程咬金(念)夹壁墙中我闷得慌。

尤俊达(白)回庄啊!

(程咬金、尤俊达率朱能、四庄丁同下。)
【第三场】
秦琼(内白)二位贤弟!

樊虎、
连明(内同白)秦二哥。

秦琼(内白)随愚兄武南庄走走。

樊虎、
连明(内同白)啊。

(秦琼、樊虎、连明同上。)
秦琼(西皮流水板)当年结拜二贤庄,

单雄信对我叙衷肠。

揭开了绿林名册把底亮,

我把那响马弟兄当作手足行。

今日有人劫皇纲,

行文到大堂。

差遣了樊虎、连明、秦琼来查访,

一路行来暗思量。

尤俊达,武南庄,

事有可疑探端详。

二位贤弟随我往,

(胡琴哑笛。)
连明(白)啊,二哥。想那尤俊达曾在二贤庄上,金盆洗手,声言不再作案,我想劫夺皇纲之人,未必是他吧?

樊虎(白)二哥办案多年,真要是输了眼睛,绿林道传为笑谈,六扇门儿留个话靶儿,岂不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儿啦吗?

秦琼(白)哈哈……贤弟!

(西皮流水板)多谢贤弟好心肠。

二位只管随兄往,

看我怎访龙衣纲,自有主张。

樊虎(白)二哥是玻璃眼睛琉璃心,说得准,料得就,真要是应了您的话,贾家楼罚我作东。

连明(白)也算上我。

秦琼(白)这个酒,是吃定了你们了。哈哈……

(西皮散板)好弟兄一路上说说讲讲,

(秦琼、樊虎、连明同走圆场。内作念经梵乐效果。)
樊虎(白)哟嗬!

(念)庄里搭白棚,僧道念高经。

(樊虎看丧条子。)
樊虎(念)六月二十四,家中一口灵。

连明(白)六月二十四,就是劫皇纲的日子,敢情他们家出了丧事了。

(秦琼冷笑。)
秦琼(笑)嗬嗬……

(西皮散板)这就是愈描愈真的亲口供状,大有文章。

(〖哭皇天〗。朱能穿孝服、托烧纸上,焚纸,猛然看到秦琼,暗吃一惊。)
朱能(白)秦二爷,您来啦?

秦琼(白)朱能儿烦恼烦恼。

朱能(白)罪孽深重。秦二爷,您吊祭我们老夫人来啦?请,请,请。

秦琼(白)老夫人病故,我怎么一些儿也不知啊?

朱能(白)恕报不周。

秦琼(白)你家庄主呢?

朱能(白)陪灵守孝。

秦琼(白)哪日起?

朱能(白)六月二十四。

秦琼(白)什么时候?

朱能(白)黄昏时候。

秦琼(白)可曾出门?

朱能(白)热孝在身,不敢出门一步。

秦琼(白)怎么讲?

朱能(白)从六月二十四那天起,我们庄主未曾出门一步。

秦琼(白)为母守孝?

朱能(白)一点也不含糊。

秦琼(白)哎呀呀,他为高堂守孝,你的回答也妙。

朱能(白)我给您回禀一声。

秦琼(白)不敢惊动他了啊……

(西皮摇板)漫天撒谎俱是假,

嘴巧舌能信口答。

庄主面前替我回句话,

你就说他热孝在身,我不敢惊动他。

朱能(白)送秦二爷。

秦琼(白)走了。

(秦琼、樊虎、连明同下。朱能一望、两望。)
朱能(笑)哈哈哈……

(数板)秦叔宝,秦叔宝,任你心灵与嘴巧。你在公门来办案,我们早已安排好。劫皇纲,二十四,二十四,人死了。一人没有分身法,这就把你蒙住了,蒙住了!

秦琼(内白)贤弟,带路。

(樊虎、连明捧祭礼同上,秦琼上。)
秦琼(西皮快板)尤俊达安排好圈套,

假作母亡出丧条。

我把祭礼准备好,

看一看谁的计谋高。

(朱能出乎意料之外。)
朱能(白)秦二爷,您又来啦,我给您言语一声。

(朱能下。起牌子,秦琼、樊虎、连明假作上祭,扫看四周。)
(朱能引尤俊达同上。尤俊达一边走,一边和朱能耳语,一边整理孝服,慌手忙脚。)
朱能(白)本家给您道谢啦!

(秦琼拍尤俊达一下。)
秦琼(白)尤贤弟!

尤俊达(白)二哥,二哥。

秦琼(白)你办的好大事啊!

尤俊达(白)小弟不曾办得什么大事。

秦琼(白)老伯母福寿全归,亏你办得如此热闹啊!

尤俊达(白)哎呀呀,此乃人子常情,何劳夸奖。

秦琼(白)虽是人子常情,也亏你有分身之术!

尤俊达(白)这个?

樊虎、
连明(白)尤庄主您的神通不小啊!

尤俊达(白)啊!

(尤俊达欲发作。秦琼转向樊虎、连明。)
秦琼(白)二位贤弟,暂且回去,兄在此小作盘桓。

樊虎(白)是啦。尤庄主,咱们是心照不宣。有什么话,您跟我们二哥说,我们哥儿俩可是不陪啦。兄弟,咱们走咋。

连明(白)走咋。

(樊虎、连明同下。)
尤俊达(叫头)秦二哥!

(白)你言来语去,疑心于我,难道我老母身亡,还是假的不成?

秦琼(白)嘿嘿,说真便真,说假便假。

尤俊达(白)怎见得?

秦琼(白)你孝服不正。

尤俊达(白)啊!

秦琼(白)不去陪灵。

尤俊达(白)嗯!

秦琼(白)座中无亲无友。

尤俊达(白)啊!

秦琼(白)家人自在安闲。休道是老丧在堂,令人不信,就是做戏么,你也做得不像啊!哈哈哈……

尤俊达(白)二哥,俺尤俊达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平白无故,假作丧事何来?

秦琼(白)嘿嘿,你倒反问于我!待我说破你的妙策:当年你在二贤庄上,金盆洗手,声言不再作案,如今——

(尤俊达心虚。)
尤俊达(白)啊!

秦琼(白)如今你在小孤山长叶岭,劫夺了一十六万龙衣纲,只怕公人破案,绿林知情,因此假办母丧,掩盖遮瞒!你这妙计,只能瞒哄旁人,焉能瞒你秦二哥呀哈哈哈……

尤俊达(白)啊!如此说来,你并非前来吊祭,分明是破案追赃!

秦琼(白)此话从何说起?

尤俊达(白)你是历城县的捕快呀!

秦琼(白)不错,我是历城县的捕快。我来问你,为何与二贤庄交好甚厚?

尤俊达(白)英雄相爱。

秦琼(白)为何与贤弟常来常往?

尤俊达(白)义气相投。

秦琼(白)着啊!既然是英雄相爱,义气相投,我当真前来破案不成?

尤俊达(白)不为破案,却为何苦苦盘问于我?

秦琼(白)哎呀贤弟呀!想那龙衣纲不义之财,劫得倒也爽快!愚兄接得此案,吃惊不小,因此前来,问一个虚实真假。只要你说了实情,兄也好心中有底,早作提防。绿林若问,有愚兄替你担待;官府若追,有愚兄替你承当。俺秦琼的双肩虽小,却担得起这一十六万龙衣纲!

尤俊达(白)这个吗!

(尤俊达有些动摇。)
秦琼(白)贤弟啊!

(西皮散板)英雄理当心相照,

一字点破何需描。

再三劝说你不晓,

程咬金(内白)尤俊达!

(凤点头。程咬金上。)
程咬金(西皮散板)尤俊达你休要再把舌饶。

(白)你躲开这儿吧!

(程咬金转向秦琼。)
程咬金(白)原来是秦二哥呀!二哥您好啊?

秦琼(白)好,贤弟可好?

程咬金(白)我好。老太太好吗?

秦琼(白)好,好,好。

程咬金(白)老太太快六十啦吧?

秦琼(白)不错,六十岁了。

程咬金(白)对呀,我妈都五十八啦!

秦琼(白)哦哦,你是哪个呀?

程咬金(白)好,您忘了我啦?咱们俩小的时候常在一块玩儿,踢球打嘎儿撢脑台儿,我揪你的蓝布褂儿,你撕我的帘儿,您都忘了,我的秦二哥!

秦琼(白)哦!你是……

程咬金(白)啊?

秦琼(白)还是想不起来呀!

程咬金(白)闹了半天,您还不知道我是谁哪?我就是程咬金,外号程老虎,小名叫大丑子!

秦琼(白)你是程咬金?

程咬金(白)不错!

秦琼(白)程老虎?

程咬金(白)是我。

秦琼(白)哎呀呀,你我弟兄分别多年,不想在此相会,真真是意外之喜!

程咬金(白)意外之喜!

秦琼(白)啊?

程咬金(白)啊?

秦琼、
程咬金(同笑)哈哈哈哈……

尤俊达(白)原来他们是通家之好。

朱能(白)敢情还是发孩儿哪!

程咬金(叫头)尤俊达!

(白)方才俺在夹壁墙内听得明白,二哥此来,原为保护我弟兄,你反疑心二哥,百般地狡辩,这不是把好朋友当作冤家痞啦吗?

尤俊达(白)这个……

程咬金(白)哪个吧!

(程咬金转向秦琼。)
程咬金(白)秦二哥!咱对你实说了吧!打劫一十六万龙衣纲,乃是我与尤俊达二人所做,咱咬金非为贪图富贵,只为杀却,与父报仇。方才尤俊达冲撞二哥,二哥休得见怪,只因他曾在二贤庄金盆洗手,不再作案,如今劫了皇纲,只怕绿林知晓,不敢说出实情!咱咬金不懂什么金盆洗手银盆洗脸,这长叶岭之事,只当俺一人所做,不与尤俊达相干。话已讲明,咱要到公堂自首,与二哥分忧解愁。来来来,快快与咱上绑!

秦琼(白)贤弟啊!

(西皮原板)程贤弟休要忒鲁莽,

劫皇纲为绿林生色增光。

你二人但把心宽放,

秦叔宝双肩能承当。

程咬金(白)二哥!

(西皮快板)二哥义气高万丈,

只怕你连累受灾殃。

快快将某来,

为朋友解愁肠理所应当。

尤俊达(白)二哥!

(西皮散板)适才间多得罪二哥海量,

尤俊达跟随你去上公堂。

(白)二哥!长叶岭之事,实是我弟兄二人所为,方才小弟一时鲁莽,得罪二哥,如今情愿自首公堂,与二哥销差完案哪!

秦琼(白)二位贤弟,不必如此,既然说明此事,你等不必担忧。你来看,愚兄的双肩虽小,却担得起这一十六万龙衣纲!从今以后,官府若追,有愚兄一人担待;绿林若问,有愚兄替你担当。话已讲明,告辞了。正是:

(念)今日暂别来日长,塌天大祸我承当。

(白)请。

(秦琼下。)
尤俊达(白)好朋友!

程咬金(白)本来是好朋友!

走马(内白)传箭到!

朱能(白)启庄主:传箭到。

尤俊达(白)有请。

(走马持绿林传箭上。)
走马(白)武南庄好汉听者。

尤俊达(白)大哥。

走马(白)七月十六日,秦伯母六十寿辰,本道好汉,各备寿礼,专诸巷一齐拜寿。请!

尤俊达(白)请!

(走马下。)
程咬金(白)啊,贤弟,这是什么调调儿?

尤俊达(白)此乃绿林传箭,七月十六日,为秦伯母前去拜寿。

程咬金(白)怎么咋?七月十六是秦老伯母寿诞之日,这么一说,我得给怹拜寿去。

尤俊达(白)那个自然。到了那日,绿林中的英雄聚会一堂,热闹得很。

程咬金(白)好!我大大的备份寿礼,七月十六,与秦伯母拜寿去者!

(程咬金下。)
尤俊达(白)真是个直爽的汉子!

朱能(白)不错,是个直爽的汉子,您可得留神。

尤俊达(白)怎么?

朱能(白)到了七月十六那天,秦府内是高朋满座,俱都是山南海北、水旱两路的英雄,程爷要像今儿个似嗒,把皇纲之事,一字不留,全盘托出,当着众家英雄,您是何言答对哪?

尤俊达(白)幸而有你提起,我不免去至后面,嘱咐程大哥,叫他酒席宴前,不要提起长叶岭之事,也就是了。正是:

(念)只为他,心粗胆壮,

朱能(念)谨提防,失口张扬。

(尤俊达、朱能同下。)
【第四场】
(旗牌甲上。)
旗牌甲(念)登州奉钧旨,历城传滚单。

(白)只因皇纲,在长叶岭被劫,靠山王大怒,也曾传谕历城县,限期搜捕,至今尚无消息。今奉老大王之命,再传滚单,历城催捕,就此前往。

(旗牌甲走圆场,击鼓。〖急急风〗。四衙役、徐世芳同上。徐世芳台口一亮。旗牌甲举单恫吓。)
旗牌甲(白)历城县,接滚单!

(旗牌甲扔下滚单、即下。起乱锤。徐世芳展开滚单一看,愈看愈哆嗦,一直哆嗦到公案桌后。徐世芳连拍公案。)
徐世芳(白)传秦琼!传秦琼!

衙役(白)传秦琼!传秦琼!

(樊虎、连明应声同上,边上边说。)
樊虎、
连明(白)秦琼不在,秦琼不在。

徐世芳(白)秦琼不在,樊虎、连明,滚单又到,你先领刑!打!

樊虎(念)老爷且慢动刑,

连明(念)听我把话说明。

樊虎(念)糊里糊涂就打,

连明(念)也不答应。

徐世芳(白)什么答应不答应!拿不着响马,就得挨打,传板子,给我打!

旗牌乙(内白)滚单到!

樊虎(白)您接滚单。

徐世芳(白)怎么没完啦!

(快风入松牌。旗牌乙上。)
旗牌乙(白)历城县听者!前者限期十日,捉拿响马,如今尚无消息。今再宽限十日,至期不获,总镇罢官!

(一锣。)
旗牌乙(白)府尹流配!

(一锣。)
旗牌乙(白)历城县就地!

(一锣。)
旗牌乙(白)你要仔细了!你要打点了!

(风入松牌合头。旗牌乙欺徐世芳半个圆场。)
旗牌乙(白)接滚单!

(旗牌乙下。)
徐世芳(白)哎哟我的妈哟!传秦琼!传秦琼!

(秦琼上。)
秦琼(白)参见太爷。

徐世芳(白)唗!胆大秦琼,前者命你捉拿响马,事过九天,响马未曾拿到,如今滚单不断,又限期十日,再要拿不到响马,总镇府尹罢官,我的性命难保。来呀,传板子给我打!

秦琼(白)太爷,小人打不得。

徐世芳(白)怎么打不得?

秦琼(白)皇纲一案,太爷自去办理,还是小人访查?

徐世芳(白)要你干吗嗒?自然你去访查!

秦琼(白)却又来。既是小人访查,打坏了小人的腿,小人是怎样去查?怎样去访?

徐世芳(白)可是自古以来,也没有捕快不挨打的道理呀!打坏了你的腿,爬着也得给我去!来呀,给我打!

秦琼(白)太爷且慢动刑,响马有了。

徐世芳(白)你瞧,不打不成,一打就有啦。响马在哪儿哪?

秦琼(白)现在太爷堂上!

徐世芳(白)哎呀我的妈哎,现在我的堂上?

(徐世芳指衙役。)
徐世芳(白)是你?是你?是你?是谁呀?

秦琼(白)就是太爷你!

徐世芳(白)什么?老爷我——

秦琼(白)太爷你!

徐世芳(白)哎,我说秦琼,你可不许血口喷人哪!

秦琼(白)小人怎敢血口喷人。秦琼领命办案,刚刚几日,你便动刑拷打,打坏了秦琼,少不得要养伤一月,调治半年,那响马岂不闻风而逃,再难查访。如此看来,你打的是秦琼,护的是响马,岂不与响马!

徐世芳(白)啊?你是打这么来的。好!你,我不打啦,我打他们,来呀,打樊虎、连明!

秦琼(白)且慢,他二人愈发打不得!

徐世芳(白)怎么?连他们都打不得啦?

秦琼(白)想那官军押解一十六万饷银,声势浩大,劫夺之人,必是三十一群,五十一伙。打坏了樊虎、连明,小人就孤掌难鸣。看起来,你还是护庇那响马。

徐世芳(白)得,得,得。你又来了。干脆,你,我不打啦。他们,我也不打了。这是批票,这是捕牌,我全交给你们,到期给我交差。咱们可是这么着:公堂一句话,不许耍无赖,再要拿不着,提防你的脑袋!退堂。

(徐世芳、四衙役同窝下。秦琼拉樊虎、连明同下堂。)
樊虎(白)嗬!我说二哥,这两句话您回答得倒也不错,可是咱这差使,怎么交啊?

秦琼(白)嗬嗬嗬……贤弟!

(西皮散板)上堂只管装聋哑,

莫把朋友来举发。

樊虎(白)小弟知道。可是他要催得紧哪?

秦琼(西皮散板)休看他风风火火来头大,

官场中的事儿不过是流水落花。

连明(白)话虽如此,那狗官的板子,也要提防一二。

秦琼(西皮散板)为朋友免不得受些牵挂,

此时暂如剑在匣。

拼着挨他几顿打,

借酒消愁我们不管他。

(白)饮酒去呀!哈哈哈……

樊虎、
连明(同白)对!喝酒去!

(秦琼、樊虎、连明同下。)
【第五场】
(齐彪、李豹、王伯当、谢映登、单雄信同上。)
单雄信(西皮摇板)涉水登山精神爽,

(西皮流水板)一路行来趁秋光。

此番拜寿在专诸巷,

久别了秦二哥叙叙衷肠。

我劝他早把那胸襟放,

又何必身在公门苦倍尝。

大丈夫要把那动地惊天事业创,

学一个扭转乾坤、倒挽银河洗太阳。

好汉英雄把真诚话来讲,

(众人同走圆场。徐勣、魏征同上。)
徐勣、
魏征(同白)众位英雄。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单雄信(同白)二位先生。

徐勣、
魏征(同白)到专诸巷拜寿去么?

单雄信(白)正是。

徐勣、
魏征(同白)幸会了啊哈哈哈……

徐勣(西皮快板)旧雨相逢豪兴狂。

英雄本色多倜傥,

真个是满天星斗焕文章。

兴高采烈历城路上,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单雄信、
徐勣、
魏征(同白)请。

(众人同走圆场。罗成、王君可、史大奈同上。)
罗成(白)众位英雄。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单雄信、
徐勣、
魏征(同白)啊,罗公子,与秦伯母拜寿去么?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正是。

单雄信(白)幸会了啊哈哈哈……

(西皮散板)大泽龙蛇起四方。

大家谈笑一路往,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请。

(众人同走大圆场。)
单雄信(西皮散板)专诸巷拜伯母共奉霞觞。

(起山坡羊牌。单雄信叩门。秦安上,转请秦琼上。)
秦安(白)启禀二爷:众家英雄齐来拜寿。

秦琼(白)哦,哦,哦,他们都来了!快快准备酒宴。

秦安(白)遵命。

(秦琼上前相迎。)
秦琼(白)单贤弟。

单雄信(白)秦二哥。

秦琼(白)徐、魏道长。

徐勣、
魏征(同白)叔宝兄。

秦琼(白)王、谢二位。

王伯当、
谢映登(同白)秦二哥。

秦琼(白)齐彪、李豹。

齐彪、
李豹(同白)二哥您好。

秦琼(白)哎呀,罗成表弟。

罗成(白)表兄驾安。

秦琼(白)哎呀,二位仁兄。

史大奈、
王君可(同白)二哥忒谦。

秦琼(白)请哪!哈哈哈……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笑)哈哈哈……

(众人同走圆场。拉开二幕,寿堂。牌子住。)
秦琼(白)列为光临,秦琼未能远迎,当面恕罪。

单雄信(白)岂敢。各路英雄远道而来,一来是为老伯母拜寿,二来探望二哥,共商大事。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请出伯母,我等拜寿。

秦琼(白)有请老夫人。

秦安(白)有请老夫人。

(秦安下。秦母上,秦妻随上。)
秦母(四平调)草堂上展开那英豪气象,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伯母!二嫂!

秦妻(白)众位英雄。

单雄信(白)单雄信拜见伯母。

秦母(白)老身还礼。

(四平调)难忘高谊二贤庄。

罗成(白)甥男罗成,拜见舅母。

(罗成转向秦妻。)
罗成(白)啊,表嫂。

秦妻(白)表弟免礼。

秦母(白)你爹娘可好啊?

罗成(白)问候舅母金安。

秦母(四平调)见罗成好叫我心花开放。

王伯当(白)王伯当拜见伯母。

谢映登(白)谢映登拜见伯母。

齐彪、
李豹(同白)(齐彪)(李豹)拜见伯母。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王君可)(史大奈)拜见伯母。

徐勣、
魏征(同白)(徐勣)(魏征)拜见伯母。

秦母(白)劳动了,劳动了,劳动了啊哈哈哈……

(四平调)敢劳列位登山涉水到专诸巷,叫老身我怎敢承当。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伯母请上,我等拜寿。

秦母(白)老身不敢,不敢,不敢哪哈哈哈……

(单雄信、齐彪、李豹、王伯当、谢映登、徐勣、魏征、罗成、王君可、史大奈同叩头拜寿。)
秦母(念)愿你们义气久长,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王君可、
史大奈(同念)老伯母万寿无疆。

秦母(笑)啊哈哈哈……

(四平调)豪杰欢聚在一堂,

三山五岳地久天长。

程咬金、
尤俊达(内同白)走啊!

(〖水底鱼〗。程咬金、尤俊达同上。)
尤俊达(白)来此已是秦二哥的府上,你我通候一声。

程咬金(白)得啦吧!我从小儿就踢破了门坎儿,没这些个酸礼,你跟我进来啵!

(程咬金拉尤俊达同入内,见众人。)
尤俊达(白)列位哥弟。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尤贤弟。

尤俊达(白)你们都来了。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都来了。

秦琼(白)程、尤二位贤弟来了。

程咬金(白)来晚啦,来晚啦。老太太哪?

(程咬金望见秦母,凑过去。)
程咬金(白)老太太,您好啊?您硬朗啊?

(秦琼向秦母。)
秦琼(白)这就是咬金贤弟。

秦母(白)哦,哦,哦,你就是咬金?多年不见,倒是精壮壮一条好汉了。

程咬金(白)可不是多年不见啦吗,我小的时候,还在您胳膊腕儿上拉过青屎哪!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笑)哈哈哈……

(程咬金向尤俊达。)
程咬金(白)兄弟,干什么来啦,先给老太太拜寿吧!

(程咬金、尤俊达同给秦母拜寿。)
程咬金、
尤俊达(同白)愿老伯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秦母(白)生受你们了,哈哈哈……

秦琼(白)程贤弟,见过列位英雄。

程咬金(白)列位英雄,我叫程咬金,外号程老虎,小名大丑子!认识不认识嗒,您多包涵,我来个罗圈揖喽!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我等还礼。

程咬金(白)今天秦老伯母六十整寿,我程咬金一步来迟,少时借老太太的寿酒,先罚我三杯。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好一个直爽的汉子!

秦母(白)秦琼,酒宴可曾齐备?

秦琼(白)已在贾家楼设宴。

秦母(白)好生款待列位。

秦琼(白)是。

秦母(白)列位多饮几杯。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程咬金、
尤俊达(同白)多谢老伯母。

秦母(白)恕老身失陪了,啊哈哈……

程咬金(白)老太太,您慢着点。

罗成(白)舅母看仔细。

(秦妻搀秦母同下。樊虎、连明同急上,秦琼正引单雄信、齐彪、李豹、王伯当、谢映登、徐勣、魏征、罗成、王君可、史大奈、程咬金、尤俊达同出门,相遇。)
樊虎、
连明(同白)二哥,您上哪儿?

秦琼(白)贾家楼款待宾朋。来,来,来,见过列位。列位,这是自家兄弟樊虎、连明。

樊虎、
连明(同白)列位英雄。

单雄信(白)可是与秦伯母前来拜寿。

樊虎、
连明(同白)不瞒您说,昨晚上暖寿,就给老太太磕过头啦。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程咬金、
尤俊达(同白)好朋友。贾家楼一同饮酒。

樊虎(白)不成,不成。二哥,您这儿来吧。麻绳儿捎水,紧得厉害!

秦琼(白)怎么?

樊虎(白)您算算今儿个是几儿啦——三、六、九。

秦琼(白)哦,哦,是了。列位,衙中有事,小弟去去就来。罗表弟,替我款待宾朋。失陪了。

(秦琼、樊虎、连明急同下。)
程咬金(白)啊!看二哥慌张而去,莫非有什么事故不成?

单雄信(白)是啊,看二哥变脸变色,定有什么要紧之事。

程咬金(白)这要紧之事?莫非为了皇——

(尤俊达听程咬金要说出“皇纲”二字,心中一惊,暗中揪了程咬金一把。)
尤俊达(白)黄酒、白酒,贾家楼预备多时,大家一同饮酒。大哥,饮酒去,饮酒去!

程咬金(白)哦,哦,喝酒去,喝酒去。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请。

(起一江风牌。众人同下。)
【第六场】
(贾家楼。单雄信、齐彪、李豹、王伯当、谢映登、徐勣、魏征、罗成、王君可、史大奈、程咬金、尤俊达同在幕内,各坐筵席。)
单雄信(内白)列位请。

(〖急三枪〗。开幕。)
侯君集、
尚怀忠(内同白)走!

(侯君集、尚怀忠同上。)
侯君集、
尚怀忠(同缕缕金)急急走,暗留神,

迟来一步误时辰。

专诸巷里拜伯母,

贾家楼上会知音。

(白)来此已是贾家楼!酒保,酒保!

(酒保上,边上边说。)
酒保(白)来啦,来啦,来啦。

侯君集(白)楼上可有众人饮酒?

酒保(白)山南海北,不计其数。

侯君集(白)兄弟,就是这儿。

尚怀忠(白)快上楼。

酒保(白)二位贵姓?我给您言语一声。

侯君集(白)哈!

(念)相逢不必提名姓,

尚怀忠(念)俱是龙华一会人。

侯君集(白)后站!

尚怀忠(白)留神你的腿。

(侯君集、尚怀忠轻巧地上楼。)
酒保(白)嗬!高来高去,我的爷!

(酒保随后上楼。)
侯君集、
尚怀忠(白)呦嗬!众位哥哥。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程咬金、
尤俊达(同白)侯、尚二位。

侯君集、
尚怀忠(同白)我二人路见不平,宰了个坏的,救了个好的,因而一步来迟,望乞恕罪。

单雄信(白)路见不平,英雄本色,贤弟何必过谦。

徐勣(白)可曾到秦府拜寿?

侯君集(白)徐先生,您怎么啦?我二人若不到秦府拜寿,怎知列位俱在贾家楼哪!

尚怀忠(白)先生,您夙来自比诸葛亮,这回您可诸葛黑啦!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程咬金、
尤俊达(同白)取笑了,哈哈哈……

侯君集(白)徐先生,您别脸红,我给您满个盅儿。

(侯君集与徐勣敬酒。)
徐勣(白)不敢,不敢。

侯君集(白)真格的,本家儿哪?

徐勣(白)衙中有事。

侯君集(白)哎!真乃是身在公衙内,般般不自由。秦二哥一身的好武艺,对人好义气,可为什么不跟咱们哥们儿,隐遁绿林,行侠作义,偏要身在公门,受那份儿窝囊气呐!

尚怀忠(白)秦二哥样样儿都好,就是这点儿叫人纳闷儿。

程咬金(白)嗳,你二人休怪俺家二哥。俺二哥身在公衙,暗中却与绿林办事。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同白)着啊,绿林之中,受他的恩惠不小。

侯君集(白)嘿!这才是:

(念)知心不怕山河远,地北天南义气长。

单雄信(白)着啊!

(念)同心共饮长寿酒,义气千秋日月光。

(西皮导板)借寿筵风云会贾家楼上,

(西皮原板)众英雄笑开怀酒满霞觞。

二贤庄与绿林时常来往,

弟兄们行侠作义各占一方。

恨杨广无道君凶残,

众百姓水深火热遭祸殃。

有一日展开了风云志向,

扯义旗占山岗大反朝堂。

徐勣(西皮快板)单二哥他把实言讲,

闯江山立事业才称心肠。

众弟兄不必多猜想,

叔宝兄他岂肯久困公堂。

幼年丧父把老母奉养,

当捕快不过是暂敛锋芒。

他与俺绿林道暗中来往,

随机应变自有主张。

程咬金(白)着啊!

(西皮散板)二哥的义气口难讲,

绿林哪个不沾光。

来来来放开沧海量,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程咬金、
尤俊达、
尚怀忠、
侯君集(同西皮散板)这一杯祝二哥快乐安康。

(乱锤。秦琼上。秦琼已在公衙受刑,由樊虎、连明同搀扶。)
秦琼(西皮散板)狗官无情施刑杖!

连明(白)狗官毒打二哥,他这是官报私仇!

秦琼(西皮散板)铜筋铁骨能承当。

樊虎(白)二哥,为朋友挨顿板子,咱们哥们儿是含糊不了。可是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当着列位朋友,您可得小心一二呀!

连明(白)是啊,若有破绽,众朋友苦苦追问,怎对得起程、尤二位!

秦琼(白)哦!

(西皮散板)抖擞精神——

(秦琼装作未受刑的模样。)
秦琼(西皮散板)贾家楼上!

樊虎(白)对!就这么走,一点儿也露不了。

(秦琼、樊虎、连明同上楼。单雄信、齐彪、李豹、王伯当、谢映登、徐勣、魏征、罗成、王君可、史大奈、程咬金、尤俊达、尚怀忠、侯君集同离位。)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程咬金、
尤俊达、
尚怀忠、
侯君集(同白)二哥!

秦琼(白)列位。

(西皮散板)失陪了众弟兄罚我三觞。

(白)秦琼失陪,罚我三杯,罚我三杯。

侯君集(白)二哥慢咋。我二人一步来迟。

尚怀忠(白)理当罚我三杯。

秦琼(白)啊,侯、尚二位贤弟,何时到此?失迎,失迎。

侯君集(白)虽然迟来一步。

尚怀忠(白)可也给老太太磕过头啦。

秦琼(白)愈发愧煞秦琼,罚酒当饮,罚酒当饮。

(秦琼举杯欲饮。侯君集向前抢杯。)
侯君集(白)不能,不能,二哥给我。

(尚怀忠向前抢杯。)
尚怀忠(白)二哥给我。

秦琼(白)秦琼怎敢。

(秦琼向后退步。侯君集向前抢杯。)
侯君集(白)二哥忒谦。

(尚怀忠向前抢杯。)
尚怀忠(白)二哥忒谦。

(秦琼向后退步。)
秦琼(白)秦琼不敢。

(秦琼一不留神,退到桌边,碰着棒伤,失口出声。)
秦琼(白)哎呀!

(小乱锤。)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程咬金、
尤俊达、
尚怀忠、
侯君集(同白)二哥怎么样了?

(秦琼挣扎支持,勉强敷衍。)
秦琼(白)未——曾怎样,大家饮酒,大家饮酒。

(程咬金赶过来扶秦琼。)
程咬金(白)哎呀二哥呀!你也是铁铮铮一条汉子,焉能变脸变色,莫非你在公衙之中,受了那狗官的责打不成?

秦琼(白)无有此事。大家饮酒。大家饮酒。

樊虎、
连明(白)没事儿,没事儿。大家喝酒,大家喝酒。

(单雄信、齐彪、李豹、王伯当、谢映登、徐勣、魏征、罗成、王君可、史大奈、程咬金、尤俊达、尚怀忠、侯君集对看。)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程咬金、
尤俊达、
尚怀忠、
侯君集(同白)这个?

侯君集(白)我说秦二哥!小弟虽非衙门口的佛,也算是衙门口的魔,察颜观色,我是一目了然。有道是:

(念)每逢三六九,上堂先喝酒。不受也得受,大腿丢块肉。

(白)明明二哥挨了打,干嘛不说实话呀!

徐勣(白)是啊,明明受责,何必遮掩。想是有什么为难之事,叫你吃苦。

程咬金(白)啊——这个!

(尤俊达听程咬金要说出皇纲之事,暗暗扯他。)
单雄信(叫头)众位英雄!

(白)俺有一事不明,正要请教。一路之上,听人言讲,六月二十四,长叶岭好汉劫了皇纲,杀了官兵。我想此事出在这历城左右,必然牵连二哥在内,哪位贤弟若知其情,当众说明,我等也好与二哥分忧。

(程咬金大吼。)
程咬金(白)啊——这个!

(一锣,撕边。)
秦琼(叫头)单贤弟!

(白)此案并非在我名下,贤弟何必多问。寿酒未寒,快快饮酒。

樊虎、
连明(同白)对,个儿里就没这件事儿,大家喝酒吧。

罗成(叫头)表兄!

(白)想列位好汉,俱是血性朋友,说将出来,大家爽快,表兄何必如此!

侯君集(叫头)我说列位英雄!

(白)大丈夫敢做敢当,谁要是知道了不说,别说我的嘴敞,那我可就要把他——

(程咬金几番要说,都被尤俊达暗中拦住,至此忍无可忍,推开尤俊达,挺身向前,大喊。)
程咬金(白)可要把我憋死喽!

尤俊达(白)程大哥!

程咬金(京白)你躲开我这儿吧!

(叫头)列位英雄!

(白)不必追问,劫皇纲、杀官兵,乃是俺程咬金!

(一锣。)
程咬金(白)与尤俊达二人所做!

(一锣,撕边。秦琼急掩程咬金之口。)
秦琼(白)贤弟!你你你——你莫非吃醉了不成?

(程咬金推开秦琼。)
程咬金(白)二哥,您让我说吧!

(叫头)众位英雄!

(白)我二人劫夺皇纲,秦二哥知情保全,恩重如山!方才你等追问此事,非是俺不敢言讲,只因尤俊达他!当年曾在二贤庄上,金盆洗手,声言不再作案,今日劫夺皇纲,只怕牵连绿林,俺只得闭口不言。哪知历城县狗官,惧怕老贼,用刑逼打二哥,叫他受此折磨!眼睁睁打在二哥的腿上,痛在咱咬金的心上!望求列位成全于我,快将俺起来,与二哥销差完案哪!

单雄信、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尚怀忠、
侯君集(同白)原来如此!

秦琼(白)贤弟,休得莽撞!

(西皮快板)程贤弟把话错来讲,

忘却了誓言在武南庄。

我自有覆雨翻云掌,

随机应变换柱抽梁。

慢说小小施刑杖,

皮开肉绽又何妨。

只要贤弟身无恙,

拼得我身首两处丧云阳。

程咬金(白)二哥!

(西皮散板)二哥义气比天长,

你为咬金遭祸殃。

今日公堂受刑杖,

打在你身痛在我的肝肠。

休怪小弟性鲁莽,

踹开了贾家楼我要自首公堂。

尤俊达(白)好啊!

(西皮散板)你我二人一同往,

与二哥完案销差解祸殃。

程咬金(白)好样儿的!

秦琼(白)且慢!

(西皮散板)你二人纵到公堂上,

批票捕牌在我身旁。

我今取出牌和票,

(秦琼掏出捕牌、批票。)
秦琼(白)这是批票!这是捕牌!牌在,案在;票销,案销。也罢!

(西皮散板)叔宝当众表心肠。

当面撕毁牌和票,

(白)撕批票!

(秦琼撕。)
秦琼(白)毁捕牌!

(秦琼折。)
秦琼(西皮散板)有什么塌天大祸秦琼承当。

樊虎(白)好!

(西皮散板)二哥做事真豪爽!

(白)程老虎,秦二哥为了义气,来一个破釜沉舟。你二人不去投案,还则罢了,若是投案,反叫二哥落个知情不拿,罪上加罪,罪加一等!我说你别再犯毛包啦!

程咬金(白)这个,哎呀!

(西皮散板)进退两难无主张。

急得咬金无法想,

单雄信(白)程贤弟!

(西皮散板)咬金贤弟莫惊慌。

天下绿林结交广,

有什么塌天祸——

齐彪、
李豹、
王伯当、
谢映登、
徐勣、
魏征、
罗成、
王君可、
史大奈、
程咬金、
尤俊达、
尚怀忠、
侯君集(同西皮散板)大家承当!

徐勣(白)好哇!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