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剧大师郭宝昌逝世曾向华鼎奖馈赠《大宅门》手稿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2023年10月11日,著名导演郭宝昌在家人的陪伴下于北京逝世,享年83岁。这位打造出了好几部经典之作的导演就是这样突然去世,让大家都痛惜万分。

华鼎奖主席王海歌连夜通过华鼎奖公众号发表悼念文章:“郭宝昌逝世,是中国电视剧界的巨大损失。他以《大宅门》开创了年代剧的先河,也奠定了他在中国电视剧界的地位。2020年12月28日,郭宝昌导演在澳门领取第29届华鼎奖终身成就奖时,他将《大宅门》剧本手稿其中一章,馈赠华鼎奖留念。这是极为珍贵的。我一月前曾与他联络,那时他精神挺好的。以至于他去世的消息传来,我第一反应是,这肯定是媒体搞错了吧。”王海歌悼念文章写到,郭宝昌生前最后录制的视频,是为其父母在山西红豆峡澳涞山庄举办的钻石婚纪念活动专门录制的祝福视频。郭宝昌当时接到邀请,就给王海歌打电话,为不能亲自前来祝贺深表歉意。他在录制的视频里表示:“大家好,我是《大宅门》的编剧和导演郭宝昌,是海歌的好朋友。今天是海歌的爸爸妈妈结婚60周年钻石婚庆典,祝贺!60年走过来,太不容易了,希望你们二位老人家今天能够牵手,像初恋一样拥抱、接吻,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度过这美好的一天!”

郭宝昌,一个在影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作品影响了中国几代人。他耗尽半生精力,用26年时间创作了《大宅门》。《大宅门》在2001年被搬上电视荧屏,播出时万人空巷,在央视创下了17.74的收视率,更成为影响了几代人的传世之作。这部作品不仅是他个人的情感表达,更是他对中国社会和文化的深度洞察。每一个角色,每一个情节,都有其深厚的历史背景和现实依据。正是这种真实与质朴,使得这部作品赢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与尊敬。

被圈内尊称为“宝爷”的郭宝昌一生传奇,他的宅门江湖,不仅仅是一个故事,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对生活的热爱。

郭宝昌的一生,就像他的《大宅门》一样,充满了传奇色彩。郭宝昌,自幼被卖进豪门,饱经沧桑,阅尽世情,识得众多奇人异事。

二十多年在大宅门的生活,深深影响着郭宝昌。早在16岁那年,他就动笔书写以“同仁堂”为原型的《大宅门》,当时他以自己成长的所见所闻为素材,整个故事都充满了批判性。没想到,养母郭榕看到手稿后怒斥他“你胡写就不行”,手稿也随之消失。

而在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后,郭宝昌在导师田风的鼓励下再次动笔。但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他的创作成了祸事。此后,他曾两次再写《大宅门》,可惜相关手稿都没能得到保存。

一直到1995年后,当时已经有不少佳作在手的郭宝昌推掉了一切片约,再次开始了《大宅门》的创作。他后来回忆说,自己希望写出民族资本家的奋斗与挣扎,写出一个大家庭人物关系的变化,更要反映出历史对人性的影响。

在整整四个半月的创作里,郭宝昌杜绝外界的一切影响,单位里的分房、定级、涨工资也抛在脑后,“每天七点起床,八时准时坐到书桌前写剧本。夜里十二点准时睡觉,不参与任何社会活动,不接见任何亲朋好友,冰箱里装满各种熟食,烧一大壶开水。”其中,以养母郭榕为原型的“李香秀”是他最难写的一个角色,“母亲当年的怒容历历在目,这个角色的原型就是我母亲。于是每场戏,每句词,每个动作我都字斟句酌、小心翼翼,绝不能让母亲挑出一丝一毫的毛病来。我把对母亲的怀念、敬仰、深深的爱都寄托在这个人物身上了。”

六年之后,电视剧《大宅门》播出。剧中鲜明的人物和跌宕的故事,迅速吸引了观众:无论是斯琴高娃扮演的当家人二奶奶白文氏,还是兼具豪气和痞气的七爷白景琦,乃至于充满悲剧色彩的杨九红、痴心京剧名角的白玉婷……电视剧不仅成功地讲述了这个大家族的百年传奇,也留下了一个个足以“封神”的人物。

而用郭宝昌自己的话说,剧本三分虚七分实,自己还有太多的故事没有写完。他一支妙笔,写出世间沧桑与人生百态。宝爷还痴迷京剧,五岁起听戏,迷了七十多年,也研究了一辈子,2017年他和李卓群编导的京剧《大宅门》,每次上演,场场爆满。

生活中的郭宝昌是个戏迷。他从5岁开始看戏,还在15岁那年拜师学艺,与京剧的缘分连绵了一辈子。《大宅门》里白景琦常把京剧《挑滑车》选段挂在嘴边,恰恰投射了郭宝昌对戏的痴迷,一句“看前方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也广为流传。

晚年的郭宝昌笔耕不辍,先后创作了聚焦京剧的《了不起的游戏》、讲述宅门人物故事的《都是大角色》以及长篇小说《大宅门》。在回顾自己的一生时,他承认《大宅门》或许是自己永远无法超越的高峰,“有人跟我说,郭导再给我们拍几部好看的电视剧吧!我回答,对不起,别说是几个,我一个都拍不了!因为我这一生只能做一件事,就是拍摄《大宅门》。”

他在艺术领域的贡献,让他成为了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人物。他的人格魅力,让他在电影界有着广泛的影响力。他的才情横溢,让他在文学领域也有着不俗的成绩。除了跌宕半生创作《大宅门》的历程外,郭宝昌也被称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伯乐。1983年,当时在广西电影制片厂任职的郭宝昌大力扶植新人,支持张艺谋、陈凯歌等创作了《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等第五代导演的代表性作品。多年后,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姜文、何群等导演也在《大宅门》中客串,这种“星光熠熠”的场面至今也鲜有作品能够超越。张艺谋曾说:“没有郭宝昌,就没有中国第五代导演”。

《大宅门》是郭宝昌生命的全部。晚年,这部作品相继搬上话剧和京剧的舞台,走遍全国,以不同的艺术形式留予后人。

童年看戏,少年迷戏,青年痴戏,中年思考戏,暮年研究戏……郭宝昌在80多岁的年纪写就《了不起的游戏》一书,以自己的方式讲述京剧的无法割舍与无法冷落。自称急赤白咧赶紧把想要干的事情都干完了,就是怕再不写就没机会了,而这也是他对得起老祖宗的方式。

晚年虽患病,但郭宝昌仍笔耕不辍,80岁提笔,83岁含血带泪的60万字长篇小说《大宅门》定稿。他说,“每到大风起兮的时候,我的思绪总随着风回到那个年代……”如今,心愿达成的郭宝昌随宅门风云而去,这一辈子做了太多事,又好像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大宅门》。2020年,郭宝昌获第29届华鼎奖终身成就奖。

世间留有大宅门 ,人间永记郭宝昌。郭宝昌的逝世,让我们再次感叹生命的短暂和无常。他的一生,是一部充满和奋斗的史诗,是一部让人感动和敬仰的人生传奇。他的逝世,让我们更加珍惜生命,更加热爱生活。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