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山海关五六本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山海关》【五、六本】又名:《赐剑督师·惑主出姬》剧本唱词

角色

袁崇焕:生
皇太极:副净
博尔济吉特氏:武旦
崇祯:生
陈圆圆:花旦
纪信:丑
满桂:净
左辅:副净
何可刚:末
朱海:小生
祖大寿:净
袁母:老旦
袁妻:正旦
黄门官:外
老鸨:彩旦
家人:外
番将:副净
周奎:净
福临儿:娃娃生

剧情

明天启帝听信魏忠贤之谗言,削袁崇焕职,撤去督师之权,命尚日监纪信巡抚关外。满洲主皇太极,探听属实,欣喜非常,谓袁崇焕既去,可以毫无忌惮矣。乃同次妃博尔济吉特氏,亲率精兵猛将,直抵山海关。满洲进兵之路,宁远城适当其冲,纪信接着探报,惊惶失措,传齐大小将佐,开军事会议。祖大寿素性忠勇,请及早定计,与之决战,而纪信无计可定,惟守一逃避主义,开城混杀,纪信已为满兵所擒矣;幸祖大寿一阵未溃,尚不至十分决裂。天启帝驾崩,崇祯帝登极,忠贤恶贯满盈,已被族诛;所有奸党,尽行屠戮。仍起用袁崇焕督师,镇守山海关,抵御满洲。平台召见,授以特权,并尚方宝剑,无论亲王贵戚,皆得先斩后奏。袁崇焕任事之后,加意整饬,军容陡然威武,宁远城又见一番新气象。满洲主皇太极,逞其智勇,再来犯边;依旧损折兵将,不能越雷池一步。公卿士庶,皆庆得人;崇祯帝亦深信之。初不料于无意之中,结怨于国丈周奎也。周奎尝识一妓女陈圆圆,倾国倾城之貌,举世无双,正为固宠希荣计,不惜重金,在鸨母手中,购得此株摇钱树,进献于崇祯帝。崇祯帝一见陈圆圆,如此美艳,欣然领受;召其奏技,亦一准惬意。正在清歌妙舞之时,兵部呈进加紧奏疏一件,随即拆看,系袁崇焕奏明关外情形,预备边防诸事;中有“去谗远色”语。崇祯帝悚然动容,命内侍取银三百两,赐给陈圆圆,送还国丈府,反恨周奎蛊惑君上,严饬训谕;周奎因此怀恨焉。

京剧《山海关》【五、六本】剧本唱词

《赐剑督师》
【第一场】
(八旗牌兵、八番将、皇太极、博尔济吉特氏、福临儿同上。)
皇太极(念)虎斗龙争势不平, 

博尔济吉特氏(念)胸藏韬略女中英。

皇太极(念)杀父冤仇何日报,

博尔济吉特氏(念)安排妙计坐龙廷。

皇太极(白)俺满汗皇太极便是。爹爹奴尔哈赤,宁远一战,误中袁崇焕毒计,兵败身亡。现俺承受满汗大统,俺想墨绖兴师,千秋佳话;报仇雪愤,只在此行!

夫人啊,你我东征西讨,打下基业,又不知哪个有福儿郎承受?

(博尔济吉特氏指福临儿。)
博尔济吉特氏(白)哈哈,有福分就是他,他不叫“福临儿”么?

福临儿(白)阿么,阿娘,说哪里话来?这满洲可汗,一股腥膻之气,儿是不能做官。

皇太极(白)你能做甚么?

福临儿(白)儿能做中国皇帝!

皇太极(白)此子幸大的福气!好大的志向!

(唱)小小孩童志气骄,

博尔济吉特氏(唱)龙生龙子有根苗。

皇太极(唱)造物总须有子好,

博尔济吉特氏(唱)生人还须种子高。

(榜式达海上。)
榜式达海(念)且将军贿事,奏与狼主知。

(白)臣榜式达海见驾!

皇太极(白)贤卿平身。所办之事如何?

榜式达海(白)我主洪福,幸不辱命。化用银一十八万,魏忠贤已将袁崇焕撤任。现派尚日监纪信巡抚关外。

皇太极(白)纪信军略如何?

榜式达海(白)一个太监,能有甚么军略?

皇太极(白)此乃卿家之功也!

(唱)听说去了袁崇焕,

好似眼前拔去钉。

就此拔队向前进,

直奔宁远去交兵。

博尔济吉特氏(唱)听一言来喜在心,

自古道银钱可通神。

重要边防通贿赂,

他万里江山一旦倾。

皇太极(白)巴图儿!起兵前往!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纪信上。)
纪信(念)咱家本姓纪,常在皇宫里。一朝走好运,来守关外地。

耀武更扬威,件件具适意。只怕满洲兵,实在吃不起。

(探报上。)
探报(白)启禀大帅:满汗皇太极,与次妃博尔济吉特氏,带领雄兵十万,猛将百员,前来犯边!

纪信(白)哎呀!不好了!

中军官,快传众位将军进帐!

(中军上。)
中军(白)大帅有令,传众位将军进帐。

(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祖大寿同上。)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祖大寿(同白)参见大帅!

纪信(白)罢了。奉请众位将军,非为别事。只因满汗皇太极,与次妃博尔济吉特氏,带领雄兵十万,猛将百员,前来犯边,如何是好?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祖大寿(同白)元帅就该发兵挡敌。

纪信(白)在本帅的意见,若是两下交锋,定然打他不过。众位将军,要想一妙计,暂解目前之危,才好。

祖大寿(白)怕他怎的!俺想当日袁大帅,镇守宁远孤城,以数千守兵,破满洲二十万之众,杀得奴尔哈赤兵败身亡。怕他怎的!

纪信(白)将军差矣!请教袁大帅舍身拼命,又属如何?在本帅意见,当此时代,大家须要通达一点儿才是。

祖大寿(白)请问大帅,怎样叫做“通达”?

纪信(白)打得胜他便打,打不胜他便走,大家留一个脑袋儿好吃饭吓!

(探报上。)
探报(白)启禀大帅:现有满将在城下挑战!

纪信(白)知道了。

众位将军随同本帅混他一阵,再作道理。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同白)得令!

祖大寿(白)咳!

(众人同走圆场,满兵将同上,对阵,纪信、众人同败下,满兵将同追下。)
【第三场】
(纪信、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祖大寿同上。)
纪信(白)敌人来头大得很,咱们快逃走罢!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祖大寿(同白)向哪里走?

纪信(白)向关里走。

(纪信、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祖大寿同败走,满将同上追赶,博尔济吉特氏上,截杀,擒纪信。)
博尔济吉特氏(白)你是何人?

纪信(白)咱家是、是小兵……

博尔济吉特氏(白)胡说!

纪信(白)咱家是、是小将……

博尔济吉特氏(白)你不实说么?俺便杀你!

(博尔济吉特氏以刀架纪信项。)
纪信(白)呀!咱、咱、咱实说了罢!咱家就是关外巡抚纪信。

博尔济吉特氏(白)原来就是你这一个没用的东西。

孩子们,将这人捆去监禁!

(小兵捆纪信同下,祖大寿上,与博尔济吉特氏开打。满兵同败走。祖大寿泣下场,耍刀花下。众人同下。)
【第四场】
(周延儒、温体仁、王永光、梁廷栋同上。)
周延儒(念)圣主登基万象新,

温体仁(念)一朝天子一朝臣。

王永光(念)忠心耿耿匡王室,

梁廷栋(念)独掌兵权在帝廷。

周延儒(白)文华殿大学士周延儒。

温体仁(白)武英殿大学士温体仁。

王永光(白)吏部尚书王永光。

梁廷栋(白)兵部尚书梁廷栋。

周延儒、
温体仁、
王永光、
梁廷栋(同白)请了请了。

周延儒(白)圣上临朝,你我在此伺候。

温体仁、
王永光、
梁廷栋(同白)香烟缭绕,圣驾出宫。

(周延儒、温体仁、王永光、梁廷栋同下。四太监、二内侍、崇祯同上。)
崇祯(引子)一统江山,庆丰年,国泰民安。

(周延儒、温体仁、王永光、梁廷栋同上。)
周延儒、
温体仁、
王永光、
梁廷栋(同白)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崇祯(白)众卿少礼。

周延儒、
温体仁、
王永光、
梁廷栋(同白)万万岁!

崇祯(念)万里江山属大明,朕躬绍统坐龙廷。朝中诛尽权奸辈,巩固皇基享太平。

(白)孤,大明天子,崇祯在位。先帝晏驾,众卿保孤登基,整顿朝政。可恨魏忠贤,专权误国,罪恶滔天。孤将他问成绞罪,明正典刑。客氏印月,与魏阉朋比为奸;亦曾取供,鞭死在法庭,人人称快。今当早朝,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梁廷栋(白)臣启万岁:今有满洲皇太极,带领雄兵十万,猛将百员,前来犯境。关外巡抚纪信,不知下落。现有参将祖大寿,保守宁远,前来告急,请旨定夺。

崇祯(白)纪信既为大将,为何临阵脱逃?

梁廷栋(白)那纪信,就是当日东宫里面的尚日监。

崇祯(白)此人忠厚无能,怎能掌得兵权?这又是魏贼与客氏所为。但事已如此,卿家有何妙策,以解边氛?

周延儒(白)臣启万岁:当日满兵犯境,督师袁崇焕,曾以数千守城兵,破满兵二十万众,满酋奴尔哈赤,兵败身亡;满洲三尺童子,一闻袁崇焕之名,无不惊心丧胆。后来被魏忠贤陷害,削职为民;若保边陲,非用此人不可。

王永光(白)启奏万岁:大学士周延儒所奏,甚是。那袁崇焕,熟识边情,深谙军略。欲用此人,非授以特权不可。

崇祯(白)二卿所奏,甚是有理。

内侍,文房伺候,待孤草诏降旨——

(西皮摇板)二卿保奏袁督军,

此人军略朕知名。

当殿草诏传圣旨,

(内侍接旨下。)
崇祯(西皮摇板)前往东莞召督军。

内侍臣摆驾后宫进,

边关军务朕劳心。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袁崇焕上。)
袁崇焕(引子)罢职还乡,终日里,侍奉萱堂。

(念)身在家中心在朝,边关兵信日焦劳。新君当国多明圣,诛尽权奸魏半朝。

(四差官、内侍捧旨同上。)
内侍(念)奉了皇上命,直向东莞行。

(白)前面已是袁督军的住宅,可叹他一任督军,家中只有数间矮屋,门公也没一个。咱不免高叫圣旨,闯了进去。

圣旨下!圣旨下!

袁崇焕(白)原来是位公公。

内侍(白)圣旨下跪——

袁崇焕(白)万万岁!

内侍(白)听宣读。诏曰:今有满洲可汗皇太极,带领雄兵二十万,猛将百员,前来犯边,纪信不知下落。袁崇焕官复原职加封兵部尚书,总督蓟辽天津登莱诸路军务。从速进京陛见,望诏谢恩。

袁崇焕(白)万万岁!

(袁崇焕接旨。)
袁崇焕(白)公公远道而来,多受风霜之苦,请到寒舍待茶。

内侍(白)朝命在身,不能久停。告辞了。

(内侍、四差官同下。袁母、袁妻同上。)
袁母(白)外面烘烘喧嚷所为何事?

袁崇焕(白)母亲有所不知。适才圣旨到来,加封孩儿兵部尚书,总督蓟辽天津登莱诸路军务。儿又要出去做官了。

袁母(白)儿呀,你又要做官?如今的官不是好做的呀!

(唱)听说吾儿又做官,

反叫为娘心不欢。

天到夕阳苦日短,

只怕你有辱无荣进退难。

(白)儿呀,但不知你何时动身?

袁崇焕(白)圣上旨意,刻不容缓。儿即刻起程。

袁妻(白)老爷呀!

(唱)听说夫君要登程,

不由奴家忧在心。

高堂婆婆如霜鬓,

膝下无人叹零丁。

(袁妻哭。)
袁崇焕(唱)夫人不必太伤情,

本帅言来听分明:

我到边关把贼平定,

即刻就迎接老娘亲。

夫人请上受一拜,

(袁崇焕、袁妻同拜。)
袁崇焕(唱)事奉高堂要认真。

俺尽得忠来难尽孝,

全仗贤妻照应家门。

(袁崇焕扶袁母下。)
袁妻(唱)听得夫君把话云,

尽忠尽孝两难存。

奴侍奉高堂代你职,

只怕你一腔忠义枉劳心。

袁崇焕(唱)辞别老母跨金镫,

披星戴月奔京城。

(袁崇焕下。袁母、袁妻同下。)
【第六场】
(周延儒、刘鸿训、四太监拥崇祯同上。)
崇祯(西皮原板)有孤王坐江山风调雨顺,

全凭着众公卿保定乾坤。

文凭着四辅臣运筹有准,

武凭着各藩镇平靖边氛。

独有那山海关兵信不稳,

失事机都是那魏贼奸臣。

今日里在平台君臣闲论,

专候那袁崇焕陛见朕身。

(黄门官上。)
黄门官(白)启奏万岁:现有兵部尚书总督蓟辽天津登莱军务袁崇焕,在午门候旨。

崇祯(白)宣他来见。

黄门官(白)领旨。

皇上有旨:着袁崇焕平台陛见。

袁崇焕(内白)领旨!

(袁崇焕上。)
袁崇焕(唱)听见内官传圣旨,

平台召见袁督军。

撩袍端带向前进,

三呼万岁见圣君。

(白)臣袁崇焕见驾,愿我皇万岁万万岁!

崇祯(白)贤卿平身,一旁赐坐。

袁崇焕(白)谢万岁!

崇祯(白)袁卿啊——

(西皮摇板)边关兵信不安宁,

特派贤卿去督军。

想当年宁远孤城数千卒,

杀退胡儿廿万兵。

贤卿军略朕知晓,

不知此番怎调停?

袁崇焕(白)陛下!

(西皮原板)陛下不必过劳神,

细听微臣把话论:

人怕满兵如狼虎,

俺看满兵如蝇蚊。

他屡寇边把能逞,

都由边将任非人。

臣已定下备边计,

粮饷充足、器械要鲜明。

随机应变把兵领,

必定马到把功成。

周延儒、
刘鸿训(同唱)听罢言来共开言,

(周延儒、刘鸿训同起立。)
周延儒、
刘鸿训(同唱)微臣有话奏君前:

乞求陛下尚方剑,

赐予崇焕掌生杀权。

崇祯(白)二卿之言有理。

(内臣捧剑上。崇祯捧剑出位立,众人同起。袁崇焕俯首对崇祯立。)
崇祯(唱)手把上方说来由,

叫一声袁贤卿细听从头:

命你督师边关口,

蓟辽登莱任你去留。

他们坐镇都年久,

也有公也有伯也有亲贵与王侯。

朕今赐你尚方剑,

勿论他公伯亲贵与王侯。

只要犯了你军律,

先斩后奏得自由。

将剑交与贤卿手,

及早成功答圣休。

袁崇焕(白)谢万岁!

(唱)谢罢万岁出宫廷,

(崇祯、周延儒、刘鸿训、四太监同下。)
袁崇焕(唱)边关调动众三军。

(袁崇焕下。)
《惑主出姬》
【第一场】
(陈圆圆上。)
陈圆圆(念)不受一番寒切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白)奴姓邢名沅,小字圆圆。只因父母早丧,寄养于姨母陈家,便以陈为姓。可叹奴年方二八,陷入北里;忍耻偷生,殊非本愿。昨晚有国丈在院中摆酒,欲将奴进奉入宫,陪王伴驾。倘得有此侥幸,方不枉生人世也。

(四平调)叹奴家生来命运轻,

好似杨花逐浮萍。

但愿得到了皇宫院,

陪王伴驾落一个美名。

(老鸨上。)
老鸨(念)家中栽下摇钱树,只愁富贵不愁贫。

(白)圆圆哪里?

陈圆圆(白)娘呀,呼唤圆圆何事?

老鸨(白)儿呀,哈哈,恭喜你呀!

陈圆圆(白)喜从何来?

老鸨(白)儿呀!

(四平调)贺我儿命运好福分高,

浮槎直把日边到。

今日是北里卖笑路旁草,

明日是翠被薰香金屋娇。

春意在花朝。

老鸨(白)儿呀,为娘有礼!

陈圆圆(白)喔唷,啥个事体,勿要把侬折煞。

老鸨(白)有甚“折煞”,恭喜我儿!到了国丈府,献到万岁宫中,得了宠幸,那时这个老婆子就便膝头当路走,还想会得着俺的儿吗?

(老鸨哭下。)
陈圆圆(白)格个仔老缠婆,平日厉害不过,这时节见侬有了好去处,她便这样殷勤起来了。俗语说得好,“妒妇装良善,刁人泪儿多”。

(家人上。)
家人(白)院中有人么?

(老鸨迎上。)
老鸨(白)喔唷,高大爷,来此何事?

家人(白)问你甚么事?

老鸨(白)俺不晓得。

家人(白)咱奉老国丈的钧命,来取陈圆圆进宫。

(老鸨伸手。)
老鸨(白)高大爷,身价银子带来么?

家人(白)多得很,向府上去领。多则一千银子,至少也有三百皮条子。

老鸨(白)这怎样讲?

(众人扶肩舆同上。)
家人(白)不知怎样讲。爽快些上轿!

(陈圆圆乘肩舆随家人同下。)
老鸨(白)青天白日,倒像是强盗打抢了!我的儿呀……

(老鸨哭下。)
【第二场】
(满桂上,起霸。)
满桂(点绛唇)武艺高强,

(左辅上,起霸。)
左辅(点绛唇)英雄志量,

(何可刚上,起霸。)
何可刚(点绛唇)为大将,

(朱海上,起霸。)
朱海(点绛唇)久战沙场,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同点绛唇)凌烟把名扬。

(同白)俺——

满桂(白)满桂。

左辅(白)左辅。

何可刚(白)何可刚。

朱海(白)朱海。

满桂(白)众位将军请了。

左辅、
何可刚、
朱海(同白)请了。

满桂(白)请了。督师升帐,你我辕门伺候。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同白)请。

(〖大吹打〗。四龙套、四上手、八亲兵、袁崇焕同上。)
袁崇焕(点绛唇)统领雄兵,山摇地震,传将令,神鬼皆惊,忠心保大明。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同白)参见大帅!

袁崇焕(白)众位将军少礼。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同白)吓!

袁崇焕(念)本帅奉命镇边庭,统领貔貅百万兵。将令一出山岳震,要把满酋一扫平。

(白)本帅,袁崇焕。大明驾前为臣,官拜督军之职,节制辽蓟登莱天津等处。恼恨满酋,累累犯我边界,岂肯容他猖獗!

众将官,人马可曾齐备?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同白)俱已齐备!

袁崇焕(白)出关会敌者!

(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同允。〖泣颜回〗。大绕场,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下手、八番将、皇太极,博尔济吉特氏同上。)
皇太极(西皮摇板)宁远城外打一仗,

擒来纪信小儿郎。

将身且坐牛皮帐,

再听探马报端详。

(番将上。)
番将(白)启禀狼主:宁远城上,遍插旌旗,军容整肃,旗上有斗大的“袁”字。他国狼主,又命袁崇焕来守宁远,好不威严也!

(〖风入松〗。)
皇太极(白)呵喝喝呀!怎么袁崇焕,他又来了么?

番将(白)正是!

皇太极(白)夫人,此人十分利害,我等怎样对敌?

博尔济吉特氏(白)以我之见,莫若拔队回国,慢慢定计,伤害于他,以免损兵折将。

皇太极(白)夫人说那里话来!大丈夫只有向前,哪有退后之理?今日正好替老狼主报仇,说什么“回国”二字!

博尔济吉特氏(白)此番若要出阵,倘若中了那厮之计,岂不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耳?

皇太极(白)休得多言,且听探马一报。

(探子上。)
探子(白)明将讨战!

皇太极(白)再探。

(探子下。)
皇太极(白)正要会他,他倒来了。

巴图儿!杀!

(四龙套、四上手、八亲兵、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袁崇焕同上,对阵。)
袁崇焕(白)来者敢是皇太极么?

皇太极(白)然。

袁崇焕(白)皇太极,我朝并不亏负尔等,兴兵犯界,是何道理?

皇太极(白)住了!想当年我家狼主,误中你的奸计,兵败身亡,我与你乃是不共戴天之仇!今日可算是冤家对头也!

(起打。袁崇焕、皇太极对打,皇太极败下,袁崇焕追下。众人同打连环,博尔济吉特氏对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同败下。博尔济吉特氏耍大刀花下。)
(袁崇焕上。)
袁崇焕(白)满贼不知进退。

众将官,摆阵擒他!

(众番兵将同上,翻跟头。皇太极、博尔济吉特氏同上,袁崇焕引入阵,博尔济吉特氏败走,袁崇焕、众人同追下。)
(四番兵引皇太极、博尔济吉特氏同上。)
博尔济吉特氏(白)你不听妾身之言,又被他杀了我许多兵将,如何是好?

皇太极(白)收兵一同回国。

(众人同下。皇太极看博尔济吉特氏。)
皇太极(白)咳!

(皇太极引博尔济吉特氏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二内侍、崇祯便服同上。)
崇祯(西皮摇板)召见过文武臣早朝方散,

来在偏殿且休闲。

(白)昨日国丈进宫,说有吴姬陈沅,小字圆圆,生得千娇百媚,兼习歌舞;说今日进献入宫,因何不见来到?

(唱)国事烦劳日日愁,

欢喜事抡不上朕的心头。

国丈爱朕难开口,

进一佳人分朕忧。

内监(白)启奏万岁:现有国丈周奎,带领吴妓陈沅,在宫门候旨。

崇祯(白)哈哈,果然来了。就此召见。

(唱)听说美人到来临,

不由朕躬喜在心。

朕意马心猿无主见,

将天大的国事丢在一边。

(周奎上。)
周奎(白)臣周奎见驾!

(陈圆圆宫装上。)
陈圆圆(白)臣婢陈沅见驾!

崇祯(白)罢了罢了,不须多礼,都是一旁有坐。

(周奎、陈圆圆同谢坐。)
周奎(白)万岁爷,此女如何?

崇祯(白)国丈的法眼,自是不差。

(唱)国丈法眼果不差,

进来美女貌如花。

回顾六宫多粉黛,

那娉娉袅袅总比不上她。

(白)美人呀,朕闻你在北里,清歌妙舞,名重一时;何不歌舞一回,给朕观听?

陈圆圆(白)遵旨。

(陈圆圆起舞。崇祯、周奎同以扇拍板。)
陈圆圆(四平调)圣主有道溥皇仁,

敕赐传宣入殿门。

少小不知君礼重,

沐恩赐坐在锦朝墩。

春风暖,日午晨,

一曲清歌朝至尊。

御前赐坐身躯稳,

比不得卖笑春风傍倚门。

崇祯(白)妙呀!

周奎(白)妙呀!

崇祯(白)日前红夷进贡,献来两个夷女,惯善跳舞;未知美人可能一奏其技?

陈圆圆(白)西洋跳舞,须用西装;臣婢所着之衣,恐不相称。

崇祯(白)内侍臣,将美人带进后宫,更换夷服,并传两夷女前来会舞。

(陈圆圆随内监同下。陈圆圆袒胸西装随两披发夷女同上,会舞毕。陈圆圆下,宫装上。)
崇祯(笑)呵哈哈哈……

(白)国丈这个陈美人,可称色艺俱佳!姑且坐下,候随朕同往昭阳,参见皇后。

陈圆圆(白)谢万岁!

(内监持本上。)
内监(白)启奏万岁:兵部进呈山海关加紧奏疏一件。事关军事,不敢不报。

周奎(白)看它做甚!

崇祯(白)是谁人所奏?

内监(白)是袁崇焕的奏本。

崇祯(白)那是不能不看的。呈上案来。

(内监呈本上。崇祯展本,读本。)
崇祯(念)“关外兵信尚安然,满与高丽把战宣。臣乘满兵战韩日。作为机会备边年。”

(白)有理呀有理。这袁崇焕的军略,实是不差。

(崇祯读本。)
崇祯(念)“关外军事臣担任,只有一语奏明君。去谗远色为要义,可保江山永太平。”

(周奎旁作恨状。)
周奎(白)万岁呀!

(唱)人生在世须行乐,

边关军务太繁多。

常言道得过你且过,

看那些闲文做甚么!

崇祯(白)国丈,想那袁崇焕,谏朕“去谗远色”,这一句言语,与朕此时的境遇,刚刚凑巧;可算是对症下药。似这等忠言直谏,朕怎能不听?

周奎(白)这叫做“道学话”,奏本中都是一样,哪听得这许多!

崇祯(白)一定是要听的。

(周奎夺本章。)
周奎(白)你听他做甚!

崇祯(白)呀呀呸!

(唱)骂一声周奎不正经,

你进献女色惑朕心。

忠言进谏你破坏,

这般用意为何情!

那妺嬉、妲己和褒姒,

哪一个不是人。

本当即时将你来拿下,

姑念国戚是皇亲。

(白)内侍,

内监(白)有。

崇祯(白)往后宫取三百花银,将陈沅送回国丈府。

内监(白)领旨。

(内监引陈圆圆同下。)
崇祯(白)国丈,想你身为国戚,就当忠心为主;从今以后,须小心谨慎,休得妄作非为。朕不因你年老昏愦,定要将你明正典刑。

(崇祯下。)
周奎(白)“去谗远色”,好歹不识。咳,这是从哪里说起!

(周奎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