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京剧界的“角儿”、“名票”、“砖家”和“戏迷”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角儿”,是指舞台当间儿站着挂头牌的演员,“角儿”又分“好角儿”和“名角儿”,“好角儿”不见得有名、“名角儿”也不见得真好。

历史上有名号的艺术大家都是好角儿,如今的兰文云、张建国、张军强、史依弘、凌珂、蓝天等,都是在戏台上唱红的、最具流派特点的“好角儿”,但个别演员没有媒体力捧,名气就不大,但确实是没有争议的好“角儿”。

戏曲曲艺行有两句行话“若想艺压当行人,就去天津抖精神”,“在北京可以成名,到天津可以成腕”是公认的行话,意思是在天津这个精与于赏的大码头站住脚的“角儿”一定是“好角儿”。

天津有两个“之最”,是来过天津的演员们感触最深的。一是最享受天津戏迷炸了锅似的叫好,天津戏迷叫好叫的是地方,叫的恰到好处,知道把握火候调动演员的精神头,往往一个好,能使舞台上的演员跟打了鸡血似的,精神倍增,台上演员卖力气的演,台下戏迷拼了命似的叫好,台上情绪高涨,台下大呼过瘾。因为戏是给懂戏的人看的,所谓“酒和知己饮,诗对会者吟”所以只有在天津,才有这种互动。

可一旦你失误了,那倒好叫的,能把那些没经验的演员叫懵。所以演员在天津最享受叫好,最怕的是叫倒好。

也有些靠着媒体以及“砖家”的炒作而爆红的“名角儿”其艺术根本不过关,来天津被叫倒好也属正常,其实被叫倒好也不可怕,前辈大师们都在天津被叫过倒好,最后不但都找回了面子,还和天津戏迷结下了深厚友谊。就怕被叫了倒好后,“灰头土脸”的走了,再也找不回面子的“角儿”,当然这些“角儿”不靠卖戏票走红的,有媒体的力捧,就不差天津的戏迷了。所以,不把观众当衣食父母的“角儿”不是“好角儿”。

戏迷对当今一些“名角儿”的争议很大,有的“名角儿”甚至被某流派研习社当作反面教材给学员们说“千万不要跟他学”。

京剧是流派的艺术,没有流派,京剧就流传不到今天,所以,“好角儿”被戏迷追捧,就是因为他们循规蹈矩的继承了前辈的规矩与法则,老戏迷在他们身上找到了乃祖那独具的神韵和味道。

那些“名角儿”也确实吸引很多人喜欢上了京剧,这不足为奇,也有很多年轻人只是听了相声演员张云雷的程腔,李玉刚的“新贵妃醉酒”后,而喜欢上京剧。所以不要误以为只有“名角儿”能圈京剧粉,但吸引的这些新戏迷懂戏吗?如果这些新戏迷再深入的研究一下,立马就会发现,京剧的唱腔真不是像唱京歌那么的简单。京歌大都为京韵,而传统京戏的唱腔多为湖广韵、中州韵。

当今很多演员以专业而自傲,很不待见业余票友,而那些新戏迷对票友也有一种成见,总以为票友是业余的,不能和专业演员相提并论,更不能对专业人士进行评价。其实演员不过是一个职业,演戏不过是为了糊口。

而票友演戏不是为赚钱,而是作为一种爱好而认真钻研。票友大都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很高的社会地位,也有政府官员及富商。他们文化层次和文学修养都很高,在某些领域或许都是专家或学者,他们对京剧的研究不仅深、还非常透,都有独到的见解,名票具备的这些特质,是那些没什么文化的专业演员根本比不了的。

在京剧最繁荣的年代,名票力压台上正角儿的事例子数不胜数。比如红豆馆主、袁克文、张伯驹、王君直、王瘐生,苏少卿等唱念做打无一不精,好多职业演员都拜他们为师学艺。

五大梅票南铁声、杨畹农、包幼蝶及被称为电台梅兰芳的陆恺张、孟广恒等,名票们都有自己非常体面的工作,不可能全都扮上在舞台上“唱念做打”。

专业演员经过八年基本功的训练,整体素质是票友比不了的,但就唱功而言,力压职业演员的票友像“夏山楼主韩慎先,马派名票金福田、王富勤、谭派名票崔英、张派名票叶少波、梅派名票孙元木、宋世义,余派名票孙志宏、言派名票易邵东、崇兴朋”等数不胜数。言慧珠、童芷苓都曾跟包幼蝶先生学过梅派戏,杨畹农培养出一大批梅派艺术家,最知名的有陆义萍、杨春霞,李炳淑。

像宋世义先生,雕刻工艺大师,如今八十岁了,还担负着国家特大型及重要的雕刻工作,六十多年来,从雕刻与京剧中相互找灵感,给他以创作的源泉,他所雕刻的四大名旦的玉牌,今年底就要完工了,这项重大工程的完工,也是宋先生对四大名旦多年的崇敬之情的夙愿。

京剧始终在专业演员和票友的互动中发展壮大,可以这么说,若没有票友的参与,京剧还不知成什么样呢,所以懂戏的人,包括流派宗师,从来不小看票友这个群体,尤其是不能轻视那些名票。

每一个行业的繁荣兴盛,都离不开研究它,支持它的群体,研究到家的也许就叫专家吧!尤其是文人的加入。

京剧也是如此,由于有齐如山为代表的文人的加入,开启了京剧史上旦角以表演形式为主的唱念做打并重的新气象。看看四大名旦背后,都站着一群文人,齐如山、罗瘿公、陈默香、 金菊隐、翁偶虹等。

这些文人虽然不能唱、不能做、更不能打,但他们给角儿们量身定做的剧本,设计的每一句唱词、念白、每一个动作都是角儿在自己师傅那里学不到的,由于有了这些文人对人物和剧情的把控,成就了四大名旦,要说到专家,这些文坛大师是绝对的专家。

还有那些张嘴就唱、扮上能演的一些文人票友,像苏少卿、朱家缙、张伯驹、刘曾复,吴桐斌、吴小如等,孟小冬就先拜了苏少卿后拜余叔岩,所以,专家首先得是行家,写的文章、写的剧评才有说服力,才能让人心悦诚服。

而现在那些所谓的砖家,只是为了给电视节目做吹鼓手,被请来配合电视栏目的收视率,吹嘘台上的演员,彷佛只有这样,这些砖家才会有存在感,才能拿出场费。

这些砖家也许在各自的领域有独到的研究与建树,但若让他们张嘴唱两句京剧,他们恐怕连散板、摇板都不知道,他们连投袖与云手可能都讲不明白。这些所谓的砖家把“四大名旦”都能说成是“四大花旦”还坐在那里口吐莲花、阵阵有词,京剧舞台上有这样的砖家真是个笑话,明明台上那个演员满嘴唱的是“水腔“他却说“挂味儿”,这些所谓的砖家严重误导了新戏迷对京剧的审美水平,用郭德纲的话说:他们应该负法律责任”。

懂戏的戏迷懂得京剧的历史,听过、看过老先生们那炉火纯青的玩意,能一针见血的指出当今演员存在的差距,差在哪里,懂得每个流派的每个特点和韵味,懂得戏里的各种规矩与尺度,更戏剧得演员的表演是否到位,所以没有演员在他们面前“蒙事”。

演员一张嘴,就知道你下过功夫没有,演员往那一站,就知道你吃几碗干饭。可惜现在这样精于鉴赏的戏迷越来越少了,“好角儿”越来越少了,这也是大环境不景气造成的演员不努力,演戏不挣钱,机会又不多,演员还怎么还能踏下心来学戏呢?

那些因听到某个名角儿或张云雷、李玉刚而喜欢上京剧的新戏迷就不同了,他们没有接触过老艺术家的玩意儿,故对演员唱的味道如何没有分辨的能力,思维完全是被媒体报道带着走,什么是“水腔”,什么是装饰音都没听说过,再让砖家一顿吹,就更不辨什么是好“角儿了”,他们最信奉砖家的话“人家专家都说好了,能不好吗?如果唱的不好怎么会那么红呢?”新戏迷就是被这样外行的砖家和媒体的忽悠,才成为那些“水腔”大师的粉丝的。

当今社会大师多了,砖家多了,彷佛现在的大师、专砖家都很廉价。其实人们如果对自己喜欢的事情多做一点点深入的了解、感受一下老一代艺术家的唱段、开阔一下自己的视野,就不难发现,利益面前都是砖家!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