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扇剧本唱词京剧中的爱恨情仇与人性百态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宗化成尚书的情节,称之为《新桃花扇》。该京剧曾被多次翻拍成电影、电视剧等作品,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

角色列表

李香君:扮演女主角(旦),其独具魅力的形象和对情爱的执着渲染出了原著中李香君的形象;
侯朝宗:扮演男主角(小生),英俊潇洒、才情出众的形象为角色赋予了不凡的气质;
李贞丽:扮演女二号(旦),是李香君的好友,同样也为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杨文骢:扮演老生,是一个最终为李香君守身如玉的形象;
郑妥娘、卞玉京、寇白门:扮演角色(旦),除去李香君外,其他几个女角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戏份;
柳敬亭、苏崑生:扮演丑角,诙谐幽默、滑稽可笑的形象为戏剧增添了不少的喜剧元素;
阮大铖:扮演净角,虚伪狡诈、阴险毒辣的形象塑造得十分到位;
吴次尾:扮演老生,充满智慧、才华横溢的形象为戏剧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剧情梗概

明末时期,贪官污吏横行、民不聊生,李香君和侯朝宗之间的感情经历了种种离合悲欢。她们经过几经波折与劫难,最终在阮大铖的帮助下,得以在世俗与爱情之间做出自己的选择。经一场玫瑰奋斗,舞台上的人物渐渐得到了圆满的发展。在戏剧的结尾处,李香君将自己的扇子送给了侯朝宗,映托出了剧中对于爱情执着的崇尚。

历史价值

《桃花扇》是京剧艺术的经典之一,被誉为“北方青花瓷”。它是凝结着人民智慧和创造力的文化瑰宝,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其中所表现的爱恨情仇、人性百态等主题,是对于当代人们进行情感认知和感受的极好素材。京剧《桃花扇》作为中华传统戏曲的精髓之一,无论在艺术造诣还是道德取向上都能对人们进行深刻的启示,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在这个乱世之中,阁下居然背负着害民之心,铤而走险,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众学生(同白)只有死路一条!

阮大铖(白)我…..

(吴次尾、陈定生、侯朝宗同猛烈打击阮大铖。)

……

经典京剧《桃花扇》唱词剧本

【开场】
吴次尾:孔夫子曰过则改之,无过则树之。 

众生:好一个剃头盗!

吴次尾:放屁!哪位无耻之徒敢在我面前提起旧事!

众生:阮胡子被你们抓去咯!

吴次尾:呵呵,在永定门外斩了丫头正等着你们呢!

众学生:好,就去看一看!

……

)你们错了,我不是什么魏忠贤的干儿子,也没有陷害过东林党或复社朋友。我确实读过书,但我没有为了谋私利而背叛了良心和理想。我知道,我的言行已经伤害了很多人,我必须为我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

(周围人的目光逐渐柔和,停止了对阮大铖的打击。)

京剧《桃花扇》剧本唱词

【第一场】
吴次尾:你竟敢背叛良心,投靠奸邪魏忠贤,卖官鬻爵,出卖忠良,你可知道这等罪恶会带来怎样的报应? 

众学生:你这个奸贼!

阮大铖:我没有陷害过任何人,我并不是魏忠贤的干儿子。我知道我的做法有失理想,我愧对祖先和社会,愿意承担我的责任。

众学生和吴次尾逐渐明白阮大铖的真诚,并停止了打他。

……

经典京剧《桃花扇》唱词剧本

【开场】
吴次尾: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众生:阮胡子,你还想逃过法网吗?

吴次尾:陷害忠良,卖国求荣,唯恐天下不乱,这样的人,怎么能容忍他逍遥法外?

众学生:打,打他!

……

阮大铖 (白) 诸位,你们别听他们乱说。我虽然曾犯下错误,但我已经悔过了。我没有再去追求什么权势和利益,只是想过平静的生活。我在养戏班、养歌女方面的行为,也只是追求一些艺术和娱乐上的享受,并非巴结官府。至于我在文庙中的祭拜,却是想表达我的忏悔之意。我知道你们无法容忍我过去的行为,但请你们也理解一下我现在的处境吧。

侯朝宗 (白) 阮大铖,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还有脸对我们说这些话!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伤害了太多无辜的生命,你还有什么理由来辩解?我们必须让你承担你自己的罪恶,不能依靠你的道歉和解释来逃脱惩罚。

陈定生、吴次尾、
众学生 (同白) 正是!阮大铖,你这个奸贼和罪犯,应该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侯朝宗 (白) 你这个阮大铖,为非作歹,罪恶深重,今日来此却还有脸提出要求。你难道没有想过你所犯下的罪孽吗?这里是孔子庙,需要我们这些学子来担任维护秩序的职责。你既然已经被定罪,又怎么能期望我们宽容您的罪行呢?

吴次尾 (西皮摇板) 您说得没错,侯世兄。这个阮大铖,行为卑劣,道德败坏,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杨文骢 (白) 诸位,我理解你们的愤怒和不满。但在这座庙宇中,我们必须要保持敬神的心态,不能随意动手打人。倘若我们在这里制造过多的骚动和麻烦,恐怕会引起公愤。我们应该尊重庙宇的规矩,并寻找其他解决问题的途径。

阮大铖 (白) 听了诸位的话,我明白了自己的恶劣行为,深感羞愧和懊悔。我愿意为错误承担应有的责任,并做出改正。我希望能够得到诸位的原谅和宽容,重新开始我的人生。

陈定生 (白) 阮大铖这个奸贼,不知悔改,可恶至极。我们以学为名,自然不能容忍这种败坏社会风气的行径。这次能够抓住他也算是一次成功的行动。但是,我们的目的是要净化社会,消灭奸恶,而不是以欺凌和侮辱之名行事。

侯朝宗 (白) 对啊,陈世兄说得没错。我们身为学子,应该以理智和法治来解决问题,而不是以情绪和暴力来发泄对不公正的不满。阮大铖的罪行虽然严重,但也需要按照法律程序来处理。

吴次尾 (白) 是啊,侯世兄所说甚是。我们学生身份微薄,对社会的贡献也许有限,但是我们依然应该遵守法律和道德规范。不能因为自己的愤怒,就违背法律和伦理。只有在遵守法律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为社会做出贡献,让社会更加公正和和谐。

杨文骢 (西皮摇板) 诸位兄弟说得对,我们需要保持冷静,理智地对待阮大铖的问题。虽然他的行为让我们很反感,但我们也不能因为个人感情而放弃理性判断。既然阮大铖已经表示悔改,我们应该给予他一次机会,并监督他好好改过。

阮大铖 (白) 诸位兄弟,我感激你们的理解和宽容。我知道我犯了错误,但我也明白要跨出悔改的一步。我将遵守法律,秉持良知,继续前进。诸位兄弟,谢谢你们!

不妨让阮先生走上自我教化之路。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外患而轻易放过罪犯。如今,外患已经深入,我们更需要铲除奸贼,消除内外威胁。

杨文骢(白)诸位仁兄,请问是否有得到最新消息的渠道?

侯朝宗(白)道路已经阻塞,消息来源已被切断,只能靠我们自己来判断形势。

陈定生、吴次尾(同白)没错!

吴次尾(白)杨兄,你是否掌握到一些消息?

杨文骢(白)我看过官方报告了,据说官兵被打败了,流寇正在逼近京城。这说明我们面临着内外威胁的严重形势。

陈定生(白)如今,污吏横行,百姓困苦,人民怨怒不已,内乱已经是水深火热。只有加强自身的团结和正义的力量,才能打破现状,消除祸害。

杨文骢(白)内忧外患,不仅需要勇气和智慧,更需要统一战线,携手应对。现在,我们正处于最危险的关头,毫不动摇地迎难而上,才能闯过此关,迈向更美好的未来。

侯朝宗(白)我们的心血和努力都将交织成一个美好的梦想。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放弃,必须要坚定信念,以勇气和行动扛起道义的责任。唉! 我们是时候团结起来了。

哦,这么无聊的娱乐真是令人担忧!

(西皮摇板)如今大乱已经来临,困顿和疲惫已经是常态,生活和生命都在面临挑战。

杨文骢(白)各位仁兄,请问我们是否可以前往秦淮河,了解当地的情况?

侯朝宗(白)作为一名有责任心的公民,我们应该优先考虑如何保障自身和社区的安全,而不是去寻求那些无谓的消遣。

杨文骢(白)侯兄,您不是曾经去过贞丽家吗?他们是否有一个叫做香君的养女?

侯朝宗(白)我曾听人提起过香君,但我从未见过她的真容。

杨文骢(白)各位仁兄,确实有关于香君的风言风语,但我认为我们不能沉溺于这些无聊的闲话之中,我们需要更深入地考虑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例如如何面对当前的危机,改善社会环境,为人民谋福利,确保国家的安全和稳定。

陈定生、吴次尾(同白)我们非常赞同杨兄的意见,现在面临的困境需要我们更加团结一致,勇往直前,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而不是陷入琐碎的娱乐之中。我们应该共同努力打造一个繁荣稳定、和谐美好的社会。

这样合适一点:

各位先生,如今国家正处于危急关头,我们生活和生命都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不能将精力浪费在无意义的花花世界中。

陈定生(白)确实如此,我们应该更关注那些有意义的事情。我提议听柳麻子的说书,他的艺术天赋不可否认,就算他与阮大铖有关系,也不能因为他的主人而否认他的才华。

侯朝宗(白)柳麻子是阮大铖的门客,我不能认同他的一些言行,但如果他确实有才华,我们可以尝试一下。

杨文骢(白)正确,让我们不要将他的个人背景和艺术才能混为一谈。

吴次尾(白)是的,我们都应该用公正的眼光去欣赏他的表演,而不是将他和阮大铖混为一谈。听说他的表演非常出色,我们不妨去听一听。

(西皮摇板)在这样的时刻,我们不能被琐碎的娱乐所分散,而是应该用更加忧国忧民的态度,为国家和人民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这里是改写内容:

据说阮大铖除了养戏班和歌女,还养了苏崑生、柳敬亭等人在家中。有一天我写了一篇文章揭露阮大铖和魏忠贤是同党,而苏、柳二人带着一班乐工离开,这种公正正直的行为很值得赞赏。

侯朝宗(白)这种真正的英雄人物让我敬畏不已,我非常希望能够与他们结识。

龙友兄,你是否有兴趣共同去拜访他们呢?

杨文骢(白)我与柳敬亭日常接触很紧密,今天就不同行了。抱歉,我告辞了。

侯朝宗(白)好的,没有关系,我们感谢你的提醒。

杨文骢(西皮摇板)天高云淡谁相伴,

莫辜负此生与此身。

侯朝宗(西皮摇板)只怕时光荏苒如梦,

(鱼鼓声。)
吴次尾(白)太妙了!

(西皮摇板)柳敬亭就在这里了。

(白)敬亭!我们来拜访你和你的同伴,表示我们的敬意。

这里是改写内容:

(柳敬亭进入场景。)
侯朝宗(白)柳老先生,您好!

柳敬亭(西皮摇板)尽管我出身卑微,可我的骨气很硬朗。

(白)陈先生、吴先生,您们俩都在这儿,真是太巧了!

(西皮摇板)我来看看“秀才打奸臣”这出戏。

(白)好的,那我们就告辞了。

吴次尾(白)哎!为什么要离开?

柳敬亭(白)怎么了?

吴次尾(白)我们演的是阮大铖,不是秀才啊!

柳敬亭(白)我误解了……我刚才听到街坊们说秀才打胡子,我这个胡子有些紧张。

吴次尾(白)哈哈,这是误会啊!我们演的是阮大铖。

柳敬亭(白)好的,那太好了!我是个有骨气的人。

吴次尾(白)他是阮大铖的敌人魏忠贤的养子!

柳敬亭(白)我明白了。感谢您的提醒,让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戏剧内容。

此是改写内容:

我是我父亲的优秀儿子。

陈定生、侯朝宗和吴次尾同时笑出声。

吴次尾(白)啊!敬老!我们演阮大铖角色非常出色,不是吗?

柳敬亭(白)我认为还不够好。

吴次尾(白)为什么?

柳敬亭(白)因为我们没有把他打死。

陈定生、吴次尾同时笑起来。

柳敬亭(白)打虎不死,反害己啊!

侯朝宗(白)啊,柳老,很荣幸见到您!

柳敬亭(白)噢,您是?

吴次尾(白)这是侯朝宗先生,社交圈子的好朋友。

柳敬亭(白)侯公子,有失礼了!

侯朝宗(白)柳老先生,您的风度、胆略令人钦佩,很高兴能与您相识。

柳敬亭(白)哦,真是太好了。此为改写内容:

这样做是冒犯奸臣,我不愿意。

侯朝宗(白)你的想法很难得!

陈定生(白)现在很多读书人都成为了奸臣的走狗,乱咬好人,这让人感到可悲可恨!

侯朝宗(白)敬老先生有真心实意的想法!

柳敬亭(白)在下无才,最近创作了几首小曲,旨在鼓舞百姓,弘扬忠义,制裁邪恶势力。如果各位不嫌弃,请到我家品茶一起探讨。

侯朝宗(白)我们正好想去了解一下!

柳敬亭(白)好的,那就请便。

侯朝宗(白)拜托了!

陈定生(念)当前局势动荡难安,谁来担纲一方?

吴次尾(念)书中自有黄金屋,书外别寻他处。

侯朝宗(念)莫让美好也逝去。

柳敬亭(念)长歌警醒温暖人心。

侯朝宗(白)请多关照!

此为改写内容:

请进。

(众人跟着进门。)
【第二幕】
(阮大铖登台。)
阮大铖(白)唉!

(西皮散板)我自以为在这乱世中还算得上明智,

却没有料到会遇上那些轻狂的年轻人。

从此开始,我和他们的仇恨之火便日渐升旺,

只有剿灭东林党,方不负人。

(白)唉!只因我想要个好差事,所以就拜在魏忠贤门下,做他的义子。这不过是为了得到方便而已,谁知东林党仍是如此不顾情面,邵武侯的侯朝宗和吴次尾等人竟然在文庙前污辱羞辱我。我怎能容忍这种狂妄之行?嗯,等到有机会,我一定会报复!

来!

(阮升悄悄出现在台上。)
阮升(白)在!

阮大铖(白)我刚刚写的《燕子笺》你已经抄好了吗?

阮升(白)是的,已经抄好了。

阮大铖(白)好了,退下吧。

阮升(白)是。

(阮升下。)

此为改写内容:

您好,阮兄。我把这份手稿抄好了。

阮升(白)是的,原稿在这里!

阮大铖(白)阮家新买的戏班,演出服装和道具都准备齐全了吗?

阮升(白)是的,一切都准备妥当。

阮大铖(白)请告诉他们要好好排练,老爷后天要请客啊!

阮升(白)好的。

(阮升退出场外。)
阮大铖(白)嗯,我现在要把《燕子笺》校对一遍。

(吹腔)才华横溢,口齿伶俐,

作一曲,不惧君王。

今朝得志登青云,

灭东林党肃纲纪。

(杨文骢悄然出现。)
杨文骢(白)阮兄,请问一下。

阮大铖(白)哦,文骢兄弟来了啊。

杨文骢(白)我有事要和您商量。

此为改写内容:

“这样付出的代价值得吗?毕竟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阮大铖和杨文骢一同笑了起来。

阮大铖(白)今早多亏文骢兄解围,要不然我是不能幸免于难的。

杨文骢(白)唉呀,他们都是些年少气盛的少年人。

阮大铖(白)哼,他们这帮轻浮的年轻人,目无尊长,以后必定会有麻烦的!

杨文骢(白)我看你还要应付他们一番啊?

阮大铖(白)唉,如果魏公还在的话,只需要一张文书就能将他们全部抓起来。

杨文骢(白)现在可不行了。

阮大铖(白)唉!难道必须要花钱来买通他们吗?

杨文骢(白)也许只需要友好地沟通解决问题。

阮大铖(白)怕他们只是敷衍我们不肯接受贿赂。

杨文骢(白)哎呀,每个人都喜欢钱,只是不同层次的问题罢了。

女老幼全部被抄家,唯有香君得以幸免。

杨文骢(白)正是,现在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将侯朝宗控制在我们手中。

阮大铖(白)好主意!好主意!这样既可以擒贼又可以除害。

杨文骢(白)而且,我们也不必当面送钱了。可以给侯朝宗一些款项,从背后控制他。

阮大铖(白)唉,让他不知不觉接受我们的钱,这样就可以避免尴尬和麻烦。

杨文骢(白)釜底抽薪,这个计划可以彻底解决问题。

阮大铖(白)好,我们就从侯朝宗入手,一举除掉。这也是为了正义和公平。

杨文骢(白)同意,为了让社会更加安定,我们必须付出一些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

,你的话真让我感激不已。为了大义、正义和公平,我们必须付出些许代价来解决问题。李香君是个名妓,拿出五六百两银子应该不算过分。

杨文骢(白)的确如此,不过媒妁之事还需慎重。我们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阮大铖(白)是啊,也不能让别人笑话我们。

杨文骢(白)我有个主意,我们可以让其他人代为做媒,这样就不会引起外界的议论和非议了。

阮大铖(白)嗯,这个主意不错。那我们该找谁来做媒呢?

杨文骢(白)这个媒人还是要有些身份和地位的,以显示我们的诚意。不如请江南名媒谢天香代为做媒,她应该比较合适。

阮大铖(白)那就先找人联络谢天香,然后再确定具体的事宜。

杨文骢(白)好的,我会安排的。我们务必要做到守口如瓶,不让任何人知道此事。为了正义和公平,我们决不能放任这种不良风气的存在。

历史上有很多值得钦佩的故事,其中一些展示了一种叫做“古道热肠”的精神。然而,我们必须明确:这样的行为必须建立在道德和法律的基础之上。

杨文骢皱起眉头:“凭什么侯朝宗可以在我们面前装作英雄好汉?我们可以采取措施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他曾拿了我的钱,甚至是加入了我的帮派。”

阮大铖微笑着表示同意:“我们可以用文学佳句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也可以在外面说出来,让大家了解真相。”

在另一个场景中,李贞丽赞叹着春天的美丽,苏崑生也来到了这里。不过,我们必须强调:尊重他人的隐私和自由是基本的人类价值观念。我们不能随意损害别人的名誉和自由,更不能以此为乐。

“小红,能不能帮忙告诉姐姐苏师傅已经到了?谢谢!”李贞丽礼貌地请求小红帮忙。

苏崑生回答道:“一开始我是去他家教班戏为生计着想。但是当我发现他是魏党后,我与柳敬亭一同决定辞职离开这里。即使面临饥荒和贫困,我也不会成为奸党的门客。”

李贞丽赞叹道:“您的义气可嘉!这就是为什么您那么激动的原因吧?”

在小红的带领下,李贞丽看到了姐姐在楼上哭泣的情景。注意到这一点,李贞丽感到很意外,因此她立刻上楼去安慰姐姐并询问原因。

李贞丽走过来询问小红为什么哭泣,小红回答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原因。面对这样的情况,李贞丽决定前往楼上查看。这时,突然有人敲门,原来是郑妥娘、寇白门和卞玉京一同前来拜访。李贞丽非常高兴地迎接她们,并称呼郑妥娘为老妥。三位客人进屋后,李贞丽热情地邀请她们一起进去坐下。郑妥娘热情地邀请李贞丽一起前往莫愁湖游玩,但李贞丽却询问苏崑生的去向。郑妥娘不以为意地回答道:“谁需要管这个老不正经的家伙呢?”苏崑生闻言不满,但是双方还是以笑声和调侃作为了结。郑妥娘随后询问李贞丽的妹妹香君为什么哭泣,而李贞丽则回答说她正准备前往劝慰。郑妥娘认为,十七八岁的姑娘遇上春天的伤感也是很正常的。李贞丽不禁斥责她说:“你怎么这么没道德底线?”但郑妥娘还是想前往楼上关心香君的情况。郑妥娘下台,苏崑生和李贞丽开始闲谈时,后者询问是否有最近的新闻。据称,李自成即将进攻北京,同时清朝也派兵进入边境。李贞丽忧心地问道,不会打到南京来吧?苏崑生回答道,困难重重,难以预测。但是有一句老话叫做“不了了之”,表示事情到了无法处理的程度时,人们只能无可奈何地放弃。这时,郑妥娘重新出现,问到为什么李贞丽的妹妹在哭泣,原来是在看《岳飞传》时被剧情所感动,为古人担忧流泪。李贞丽赞叹道,真是看书看出了感情。郑妥娘指出,香君甚至在岳飞的名字旁画了一个红圈。但是,由于秦桧的行为,岳飞的悲惨命运仍然让人不忍回首。当香君再次下楼时,苏崑生、卞玉京和寇白门已经等在那里。苏崑生赞叹香君拥有崇高的心胸和坚定的志向,值得所有人尊敬。他认为像岳飞这样的忠臣应该得到大家的尊重,而像秦桧这样的叛徒应该被镌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卞玉京和寇白门都表示要去看看香君。这时,小红宣布香君下来了,郑妥娘也加入了他们。苏崑生称赞香君非常了不起,李贞丽则打趣道,让香君吹奏笛子,学习“良辰美景奈何天”的乐曲。“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这两句诗歌真是充满了兴亡之感!众人感叹不已,其中郑妥娘嘲笑苏崑生,说他又酸了。接着,李香君开始演唱,“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这时,杨文骢和侯朝宗走进来,众人起立欢迎。李贞丽介绍他们,杨文骢称赞唱得好,又问侯朝宗是否认识李香君。李香君向他问好,侯朝宗也礼貌地回应。侯朝宗向李香君问好,杨文骢也称赞她的美貌。他打趣说,不知道有哪个有福之人能够拥有李香君。随后他用扇子扣住侯朝宗的肩膀,调侃道:“桃花源里神仙住,是否渔郎得问津?兰香飞坠尘寰境,神仙自古本多情。”郑妥娘问杨文骢有没有漂亮的公子介绍,他却自责说忘记了。杨文骢称赞卞玉京、寇白门、郑妥娘的风采,侯朝宗也对他们赞不绝口。苏崑生却突然说郑妥娘有点不那么妥当,她不服气地问:“我怎么不妥当?你在说什么?”侯朝宗却专注于赞美郑妥娘的词令,表示想要去参观她的香君妆楼。李香君问侯朝宗和杨文骢能否进她的妆楼,杨文骢说得看香君的意思,毕竟她的妆楼不是谁都能进的。侯朝宗表示自己有些冒昧。李贞丽请香君让他们进去喝茶,香君同意了。杨文骢和李贞丽还有些话要说,侯朝宗先行告辞了。杨文骢留下来,欣赏着春天盛开的花朵和妆楼温香醉人的氛围,感到非常愉悦。李贞丽问他要不要在这里等侯朝宗,他笑着说:“见此情形喜不尽,美女打动了少年的心。”郑妥娘告诉杨文骢让她等一会儿,他上楼瞧瞧。杨文骢承认他来是为了做媒。郑妥娘说她知道这一点,因为这个秘密她是不可能瞒过的。杨文骢问她方才那个小伙子怎么样,能否和她匹配。郑妥娘回应说她不喜欢那种不中不离的人。杨文骢解释,他是当今的名士,郑妥娘问名士卖多少钱一斤。杨文骢感到不悦,说她过于俗气,只懂得买卖。郑妥娘不以为意地说,曾经有许多名士在魏忠贤当权时去卖身投靠,还有不少人口头上说:“我是不卖的哟”,却内心想着卖。杨文骢大笑不止,认为她太过幽默了。郑妥娘和杨文骢讨论了名士们的卖身问题。其间,她引用了一句俗语:“名士风流多半假,误了青春误国家。”杨文骢觉得她很幽默,大笑不止。李贞丽问杨文骢有什么要事。杨文骢犹豫地说:“这个…”郑妥娘已经察觉到他们的对话不便被他听到,所以她想把卞玉京和寇白门一起带着离开,并向孙崑生使了眼色。她问孙崑生要不要跟着他们。孙崑生指出香君今天不能上学,和杨文骢告了假。杨文骢请他不要耽搁。郑妥娘和众人一起走了。众人商量完如何行动后,李贞丽请求郑妥娘留下来陪陪侯公子,但郑妥娘担心对方和香君走得太近而拒绝了。她和卞玉京、寇白门都离开了。杨文骢和孙崑生感慨她的爽快,认为她很适合在开心的场合中出现。杨文骢问李贞丽她对侯相公的印象如何,李贞丽称他的人品再好不过了。他们相信香君一定会心满意足。白)杨老爷如此慷慨大方,实在是令人感动。我们会尽快准备好的。

杨文骢为梳栊香君推举了侯公子,并提供了一大笔聘礼。李贞丽的回答非常积极,表示只需要他一句话就够了。杨文骢请苏崑生担任媒人,他会立即派人送来聘礼。群贵客之间,应该注意仪态和言谈举止。杨文骢为侯公子推荐了几套新衣,并提议邀请手帕姐妹来参加宴会,以营造热闹的氛围。他建议饮酒过后送侯公子上楼,让他不知不觉地进入洞房。他认为这样的安排非常有趣,类比于刘阮到天台的故事。李贞丽和苏崑生都对这个计划表示了赞赏。当小红上来请杨文骢上楼时,他以有事为由,未能奉陪。李贞丽则表示理解,并让杨文骢先行。非常感谢您的慷慨大方,杨老爷。我会尽心尽力,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并将您的好意转达给柳敬亭先生。您对柳敬亭的关心和帮助,实在是值得赞赏的。我相信,他一定会感激涕零,感恩不尽。同时,我也会以您为榜样,关心周围的朋友,并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再次感谢您的慷慨和支持,杨老爷。杨老爷真是一位义侠之人,他的慷慨大方和仁义道德,实在是让人钦佩不已。请让我为您备好马匹,以便您离开此地。同时,我也要感谢您为柳敬亭先生的关心和帮助,这样的善举实在令人感动。祝福您一路顺风,杨老爷。

李贞丽(白):杨老爷,您就这样走了吗?

杨文骢(白):艺林雅事风流阵,销金帐内可销魂。

李贞丽(白):(暗中转换音乐)在场的灯笼和彩带点亮,点燃一对红蜡烛。(小乐器吹打的声音)郑妥娘和侯朝宗也上场了。

侯朝宗(白):妥娘,今晚是为什么这么热闹呀?

郑妥娘(白):今天晚上是李家的婚礼啊!

侯朝宗(白):什么?是谁结婚呢?

郑妥娘(白):今天晚上是香君正式出嫁!

侯朝宗(白):哦,原来如此。

郑妥娘(白): 下海意指香君成为人妻,开展新的生活。

请不要和我打哑谜了,请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吧。柳敬亭先生和苏师傅,你们为何在此?

侯朝宗先生,您好。我们是应杨老爷的邀请前来陪伴公子的。但遗憾的是,杨老爷因为有要事在身,未能与公子一同出席,明日再与公子会面。

对于公子所提的问题,我们是来协助他的。郑妥娘小姐,我想说,我们大家都是为了公子的幸福而聚在一起。公子和香君注定要在一起,但如果您有其他的意见或想法,也可以独立表达出来。

侯朝宗先生,我想说,情爱之事并不需要太多的顾虑和担心。您是才华横溢的秀才,即将荣升状元。现在是您施展才华,展现风采的好机会。我们一同祝福公子和香君幸福美满,也祝福天下有情人都能步入婚姻殿堂。君子以礼相待,应该庄重些。杨仁兄您的真情实意值得我们尊重和感激。对于公婆和新娘子,我们应该更加尊重和礼遇。

大家庆祝新人之喜,也不要忘了礼节和尊重。尤其是新娘子,她需要更多的照顾和呵护。请让我们一同祝福新人白头偕老,永浴爱河。

在这个喜庆的场合,让我们不要再咬文咂字,或随意开玩笑。我们应该深深祝福新人,快拜见丈母娘吧!

公婆这样的尊长,我们应该恭恭敬敬地向他们敬酒。请大家不要嬉笑,保持庄重。

这样的喜事,更需要大家共同庆祝,祝福新人白头偕老。请大家多多举杯,尽情畅饮。

公子在这段时间里遭受了很多的不安和风波,才到今天得以有这样的良缘。这让人不禁感慨,但更让人感到由衷的欣慰。希望公子和新娘子永远相爱相守,建立一个美好的家庭。

请让我们一同为新人干杯,祝福他们的美好未来。香君,请您也敬公子一杯,让我们一同祝福新人,开启新的人生篇章。

李香君向侯朝宗提出诚挚的敬酒致辞,祝福他未来的事业得到更大的发展,希望他能够为国家和人民作出更多的贡献。

侯朝宗感谢李香君给予他的赞誉和祝福,并对李香君的聪明才智表示敬佩。他喝下酒后,感到意犹未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诗兴。他即兴作诗,并将诗句题写在扇子上,以表达对李香君的感激之情。

李香君恭敬地请侯朝宗题诗,宾客们纷纷表示赞同。不过,寇白门却提出了自己捧砚的要求,苏崑生则建议让相君来捧砚。郑妥娘则提出了划拳的游戏。对此,我们应该严肃地守礼,保持庄重,不应提出不适当的要求,以免影响喜事气氛。

在这样庄严的场合,我们应该注意维护正式的氛围,尊重诗词文化的内涵。李香君在恭敬地捧砚为侯朝宗提供书写之用,侯朝宗以诗歌表达了对李香君的情感。这样的诗词文化传统,应该被保护和弘扬。

随后,柳敬亭斟酒向侯朝宗敬酒,郑妥娘和寇白门也跟着敬上一杯。在我们敬酒的同时,更应该注意节制,避免酒品过度产生不必要的失态和误解。

侯朝宗喝酒兴致高涨,呼朋引伴一同畅饮,欢声笑语中不禁略显失态。我们应该提醒各位宾客注意饮酒的节制,保持场面的庄重和雅致,以免破坏喜事的氛围。

在场的宾客们,我们在喜庆的时刻聚在一起庆祝,理应保持着礼貌和克制。尽管郑妥娘一直善意地敬酒,但我们应该谨慎地控制自己的饮酒量,以确保不会对气氛和场面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尽管郑妥娘一直敬酒,但我们坚信,她的心意已经得到了诸位宾客的认可。敬酒不应成为强迫或逼迫,我们应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默契和感谢。

当李贞丽上台宣告时间已晚,侯朝宗及时地意识到已经展示出过度喝酒的倾向,郑妥娘也理应克制自己的快乐情绪。我们应该以克制的方式结束这段宴会,以确保我们的心情保持平和而开朗。

在这个新娘入洞房的仪式上,我们应该表现出对传统礼仪的尊重和敬重。众人高声唱着歌谣相送,意味着向新娘夫妇送上美好的祝福和厚爱。这场景不仅仅是结婚仪式的一部分,更是中华文化中家喻户晓的传统礼仪之一。

随着新人下床,我们的心情也应该从热闹欢快转变为宁静平和。在这个结婚仪式的结束之际,我们不应该把注意力只放在是否“完事”上,而应该用平和的心情来体会这个美好的时刻。

有人提及侯公子和香君的关系,我们应该用更加客观的态度去看待两人的感情。我们不能轻易判断别人的喜好和决定,应该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和经历。

在这段对话中,我们应该更加严谨地表述事实,避免夸大、随意的推测和情感色彩的干扰。从历史和现实情况分析,我们应该对人物角色的描写和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而不能轻易地做出主观判断。

据记载,李香君和侯朝宗是在长成期相识相爱的。侯公子的避难和杨文骢发放的银钱与他们的感情无关。我们不能随意揣度人们心中所想,更不能轻信只言片语。

在如此重要的历史时刻,我们应该尊重事实和历史,保持审慎和客观的态度。银钱流转和角色关系的蜜汁联想,不仅没有助于解决问题,反而有可能引发更多的疑虑和猜测。

我们重申,在我们的阶段中,要以客观、理智的态度看待每个现象,用逻辑问题来分析每个事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理解人物角色间的因果关系,让这段历史真正呈现在我们面前。在这段戏剧对话中,我们强调必须遵守礼仪,尽量避免伤害他人感情。如果无法执行一项礼节,必须及时退回原礼,并且避免在今后的生活中给他人带来困扰或伤害。

我们应该注意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格言,意味着我们不能有任何动机去伤害他人,但也必须时刻保持警惕,避免他人对我们的伤害。

场景转换,我们看到了李香君于洞房中,小红为其化妆装扮。她唱着南音梆子,表达了对夫妻恩爱长久的美好祝愿。在这个场景中,我们能够感受到婚姻的美好和幸福,也能够感受到她深情的爱意。

然而,在侯朝宗暗里悄悄上来之际,我们应该注意到在婚姻生活中,必须要忠实于自己的承诺和责任,不能伤害自己的配偶或者陷入婚外情。只有充满责任和承诺的婚姻,才能真正地幸福美满。

在这段戏剧对话中,我们看到李香君和侯朝宗在洞房中并肩对镜,感受到两人之间的温馨和自由。随后,有郑妥娘、寇白门和卞玉京前来祝贺李香君和侯朝宗。大家互相问候,并向新人表示祝福,感受到了和睦友爱的氛围。

此时,李贞丽引来了杨文骢前来祝贺,杨文骢引用“看花饮酒寻常事,得风流处且风流”这句话赞美着李香君和侯朝宗的风流情趣。大家互相致意,彼此庆祝新人的喜事,体现了友谊、尊重和祝福。

最后,李贞丽向杨文骢表示感谢,同时希望杨文骢能够前去向李香君道贺。在这段对话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传统礼仪文化中的重要性,以及友谊和爱情在婚姻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这段戏剧对话中,杨文骢前来道贺并赞美李香君的美丽。侯朝宗向他询问时局消息,但杨文骢表示今日并未获得什么消息。他接过了李香君手中的扇子,欣赏侯朝宗的定情诗,称赞香君是他唯一的“标致之人”。他自嘲称自己是媒人,同时也祝福侯香之间的爱情长存。侯朝宗也表达了对杨文骢的感激之情,并表示自己与李香君之间也发誓长相厮守。

李贞丽也在一旁唠叨着,表示真正的好朋友是不在意这些礼物和妆奁的。这段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友情、爱情和仁爱精神的体现,体现了传统文化中的礼仪和尊重,同时也表达了对彼此的祝福和美好期望。

侯朝宗和杨文骢一起笑着表示,这些微不足道的礼物根本不需要太在意。然而,李香君指出侯朝宗与杨文骢并非旧交,杨文骢的囊中也并非充裕,不可能有很多钱去贷给朋友或者随便挥霍。杨文骢略显为难,李贞丽便拉着李香君到一旁谈话,提醒她不要总是盲目听从侯朝宗的话。随后,李贞丽邀请杨文骢喝杯酒,以感谢他为媒助力。杨文骢谦虚地拒绝道谢,并向侯朝宗说明了李香君的话题。这段对话凸显出相互理解、尊重及对友情的珍视。同时也提醒了人们在生活中不能太过盲目听从别人的建议,要有自己的判断力。侯朝宗表示对此事也有些不解,希望杨文骢能够解释一下原因。杨文骢回答说,此次他梳理李香君的头发,共用了五六百两银子,但这些钱并不是他自己的。实际上,这笔钱是另一个朋友赠送的。侯朝宗追问是哪个朋友时,杨文骢却表示不想让他生气地说出来。侯朝宗更加不解,坚持要知道这个朋友是谁。最终,杨文骢透露这个钱是阮圆海送的。侯朝宗惊讶地问道:“阮胡子?” 杨文骢却确认了这一点。侯朝宗顿时愤怒了起来:“我用的钱都是那个阮胡子的?” 杨文骢耐心地解释道,确实是那个阮圆海赠送的钱,但请侯朝宗不要为此困扰,因为阮圆海是个聪明人,他当初可能也看到了侯朝宗的才华和潜力,所以才选择帮助他。这段对话涉及到钱财和朋友之间的关系,展现了阮圆海聪明机智的一面,同时也提醒人们在与朋友交往时要珍惜彼此的信任和友情。魏忠贤曾经在他的门下有些苦衷和无奈。他原本想杀掉所有的读书人,但还好有阮大铖从中协调,才避免了更多的悲剧。然而,这些复社少年却不肯体谅他,一直将他视为坏人。因此,他请求侯朝宗在朋友的面前帮他解释一下。侯朝宗当时很困惑,在得知自己曾经接受了魏忠贤的钱之后,表示要尽力还清这笔债,避免被人误解。在李香君的提醒下,他暂时搁置此事,以后再讨论。他表示只要阮大铖真心悔过,努力改变,他也会原谅他。杨文骢也希望能解冤释愁,他们都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至于那五六百金,侯朝宗虽然身处困境,但仍会尽力还清。这段对话表达了人与人之间应该互相体谅,以及追求真正公正和诚信的价值。松!你少管闲事!

李香君听闻侯朝宗的请求后表示不解,多次询问他为什么要如此担心自己的名誉。杨文骢则迅速表示对外保密。李香君认为他们的做法不当,指出侯朝宗可能已经被人出卖。李贞丽则认为香君多管闲事。香君反驳说,阮大铖是魏忠贤的义子,有许多恶行和不良名声,他们却替他奔波呼应。她还指出杨文骢很可能是在设圈套,试图破坏侯朝宗的名誉。这段对话涉及到名誉和阴谋诡计等问题,让人们警醒要珍惜名誉,同时也提醒人们要警惕身边的圈套和阴谋。给我的。现在,我想还给你!

杨文骢试图让李香君保持沉默,但香君坚决不肯听从。她直指侯朝宗并无罪过,不要误解好人。杨文骢则抛出了“老爷们的事与你何干”的话语,试图让这件事不要被香君插手。但香君坚定表现了自己的态度,强调自己是个妓女,但心还无有死,分得出谁是忠臣谁是奸臣。她强调不会随便接待一个奸臣的走狗,并要求侯朝宗将实情说出来。对此,李贞丽认为香君有些冲动。但李香君却直喊要管这件事,强调自己愿意还侯朝宗欠下的债务。这段对话围绕正确态度、正义与诚实等价值观展开,提醒人们要珍惜诚实正义的信仰,坚定维护公义,不被金钱权力控制。李香君拒绝对阮大铖的受贿行为保持沉默,决意将侯朝宗所欠之债还清。她摇起板子高喊“抱不平”,杨文骢只得笑出声。李香君则揶揄那些读书人,有的只是骨头虚弱。杨文骢认为她的话语无理,李贞丽则在一旁劝说她冷静。李香君则将阮大铖的奸谋诡计批判得尽情,宣称六百两纹银不过是聚敛之财。她还表示要将自己的贵重物品、衣着脱下,作为还款之物。这段对话展示了正义和不屈不挠的精神,提醒人们要勇于维护道义和公理,坚定不移地对抗不良势力,永不屈服。李香君表达了她的心声,她并不是无端使气性,更不是天生爱骄矜。她在这件事情上坚信阮大铖的心肠是残忍的,把好人陷入了污名之中。杨文骢有些尴尬,他认为李香君太过自负。用钱的本是侯朝宗,跟她并没有半毫关系。但是李香君建议侯朝宗要道出实情,以表达他的诚信,并表示他是自己的同心共气人。杨文骢继续批评李香君只顾使气性,她种下了祸根。但是李香君并不相信这种说法,她坚信正义会战胜邪恶。这段对话展示了坚定不移的信念和正义的力量,鼓励人们要勇于捍卫自己的信念,相信正义的胜利。李香君宁愿承担大祸也要表明自己的立场,她决定把侯朝宗叫回来,把事情讲清楚。因为正直光明的品质是人人都应该尊敬的,含糊躲避是不做人的表现。所以她拒绝接受阮大铖的礼物,将自己所穿所戴的卸下放在桌上。侯朝宗也感到惭愧,他深知读书人最应该弘扬的是气节,而非违心从命。他走上前来并礼恭敬,向李龙友分清事情的真相,他无法接受这种违背自己道德信仰的行为。他坚信崇尚气节才是最为重要的,他并不认为自己比李香君更过得去。这段对话展现了正直的品格和追求真理的勇气,提醒人们要有崇高的道德情操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坚守自己的信念。李侍郎向杨文骢表明,他并非不愿意领受阮大铖所赠送的礼物,而是缺乏坚定的自信,担心自己的能力无法胜任。这种缺乏自信的行为引起了小女子们的嘲笑。所以,他希望杨老爷可以带回这些妆奁礼物。而其余的银两,将于明日凑齐送回。此时,李贞丽向杨文骢作出解释,提醒他不能对李香君的小孩子脾气生气,并希望他能够理解。杨文骢表示道别,阐述这种自卑的情况实在是十分无趣。接着,李贞丽让李香君去送杨文骢,并请求他去拜见阮大铖,并告诉他侯朝宗并没有接受他的恩惠,也不会替他奔走。杨文骢听到这件事后,大感不满,认为这种情况是无法接受的。在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李贞丽提醒侯朝宗要小心,再次向他喊话,提醒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杨文骢下场,令人猜测未来的风雨会有多激烈?李香君主动表示送杨文骢出门。侯朝宗和吴次尾、陈定生相遇,二位友人急匆匆地过来。他们告诉侯朝宗最近在大街小巷、茶楼酒肆之类的地方,都有人发匿名告示,指责他收了阮胡子的钱,甚至参与了阮胡子的党派。很多朋友都在明伦堂等待他对此事做出回应。吴次尾和陈定生认为这一定是阮胡子的阴谋诡计。侯朝宗深叹一口气,虽然这种指责是奸贼的诡计,但是他自己也有不小的过错。吴次尾问他要怎么办,此时杨文骢到来,并要求他为阮大铖在朋友面前发表讲话。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刻,侯朝宗必须冷静思考,对于这种恶意指责,他需要采取哪些应对措施,才能保持清白并摆脱困境。板)几番曲折变亲疏。

陈定生(西皮散板)不识时务误知音,

李香君(西皮散板)知音难觅倍亲故。

侯朝宗(白)香君明珠自照耀,

吴次尾(白)浩气英姿奋斗多。

陈定生、
吴次尾、李香君(白)匡扶正义任重道远,

侯朝宗(白)化险为夷显英雄!

众人(齐)行唱《唐山调》一段!

全剧人(齐)会唱《穆桂英挂帅》者一行上来!

李香君因被阮大铖所骗,对他存有愤恨之情。她将阮大铖送来的首饰和衣服都摘下来,表示自己决不会穿上奸贼的东西。陈定生和吴次尾对她十分敬佩,纷纷表示叫人尊敬。李香君劝说侯朝宗应及时前往明伦堂向众人说明前因后果,并公开认错。这样他就能还自己一个清白,也能揭穿阮胡子的诡计。侯朝宗十分感激李香君,认为她是自己的知己和值得尊敬的友人。陈定生表示他十分愧对李香君的仁义之心。众人决定现在便前往明伦堂解释清楚事情真相。他们表示匡扶正义并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必须不断拼搏奋斗。通过度险如夷的努力,他们必将成为真正的英雄!全体演员歌唱《唐山调》一段,其后会唱《穆桂英挂帅》的演员也开始上台。朝宗和众学生面对军卒的消息,得知闯贼已经进攻了京城,崇祯皇帝在煤山殉难。凤阳总督马世英和四镇武官在拥立福王为皇帝,建都南京,继承大统。即将上演的一幕描述他们不服福王的行为。侯朝宗指责福王好色、贪婪,他不孝不忠、贪婪好色,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众学生附和道“我们不服!”。他们决定去找马世英面谈,为自己的信仰争辩。这一幕以众人紧锣密鼓准备去见马世英为结束。朝宗和众学生跌跌撞撞地走着,似乎受了伤,但并未放弃他们的信念。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我们不服!”,对福王登基一事表示了强烈反对。接着,四个校尉上来打了侯朝宗和众学生,随后军卒敲锣上场。军卒宣布了一个好消息:万岁登基了,凤阳总督马世英成为了阁臣,阮大铖、杨文骢等人得到了升迁和赏赐。他们将陪同新皇帝,共同治理国家大事,如此太平如意啊!马世英、阮大铖和杨文骢上场,他们宣誓效忠圣天子,为太平、安民而努力。马世英表示,我们在这个危急存亡的时刻,安抚民心至关重要。而阮大铖则认为,要想安抚民心,首先必须消灭奸细。马世英问道:“哪些人是奸细?”阮大铖回答道:“像侯朝宗和吴次尾这样的人,他们企图破坏国家大事,必须加以清除!”阮大铖认为,侯朝宗和吴次尾等人不忠于朝廷,反对老相爷,是不轨之徒,必须清除。马世英认同他的观点,命令阮圆海将他们抓捕并问罪。阮圆海表示遵命,马世英告辞后,他得意洋洋地表示此番报仇机会来得正是时候。他决心要将那些轻佻的学生一个个斩尽杀绝。杨文骢表示不满,担心这样做会引起更多的麻烦,但是又不愿得罪阮圆海,于是决定既要顺着阮圆海的意愿,又要让侯朝宗逃脱。他认为现在的世道变幻莫测,若是复社的年轻人得势,情况将更加复杂。最终,他决定通过暗中传信的方式,帮助侯朝宗逃脱,既不得罪阮圆海,又能保护自身。杨文骢自认为有三个善举,能够解决三个问题。他认为在乱世中生存,需要八方应对灵活变通。李香君唱起了西皮慢板,说姻缘是前世注定的,难得两人心意相通。侯朝宗的样子非常懊恼,他向李香君抱怨阮大铖和马世英等人勾结,立福王由崧为皇帝,而福王却是个酒色之徒,无法负责治理国家。北方已经陷入万分危机,国君无道,大臣奸佞,魏忠贤的亲信又掌握了大权。他感到读书人不应坐视奸贼自私自利,导致国家走向崩溃。他计划和马世英等人辩论,为正义而战。亭来到侯朝宗家中,告诉他杨文骢说阮大铖派兵要抓他。此时李贞丽也来了,她担心这样的情况如何是好。柳敬亭建议他们躲到扬州,去找史可法暂时避难。李香君催促侯朝宗收拾东西出发,李贞丽也发话了,让侯朝宗赶紧行动。侯朝宗感到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但他似乎还在犹豫,不知该去哪里。亭告诉李香君准备一个包裹,李香君听从命令。柳敬亭建议侯朝宗先去郑妥娘家,再到他家改变打扮,然后连夜乘船过江。李贞丽主动提出为侯朝宗雇船。侯朝宗嘱咐李贞丽和柳敬亭多多照顾李香君。柳敬亭、李贞丽和李香君忙着准备行装,随后出发。侯朝宗感慨自己不得已只能与李香君分手,但他相信一到江北就会有更多为国报效的机会。李香君建议侯朝宗保重自己,自己也会小心照顾。她保证不会让侯朝宗失望,侯朝宗可以放心地离开。

Similar Posts